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三十二章 向死而生
  郝孟嫌棄的看著一溜煙躲到他身后鬼哭狼嚎的漢子。

  對嘛,真正的賈仁應該是這樣的。

  那礦鬼雖然能模仿賈仁的外貌,但其心性、習慣,又豈是一時之間就能臨摹的。

  郝孟凝目看著遠處的正主,它的身體緩緩顯露,那是一團近乎半透明的煙霧狀,只有頭顱稍稍具現化,但一直在變化扭曲,唯一不動的就是那兩只碧綠眼眸,毫無生機,枯寂冰冷。

  “行了,別鬼叫了!”郝孟一瞪眼,“怎么辦?”

  漢子哭喪著臉,“不知道啊!異力對它無效,拳腳更是沒用,只有斬妖師的特殊手段以及念力能夠對付它。”

  郝孟失去了和他交流的欲望,說的盡是些廢話,他能不知道這些么?

  事到如此,郝孟只能咬咬牙,體內念力洶涌而出,形成一柄柄粗糙尖錐齊齊刺向了那礦鬼。

  “噗……”

  礦鬼的煙霧狀身體扎滿了尖錐,像是一只刺猬。

  漢子頓時驚喜叫道:“有用!果然有用!念力可以攻擊到它!”

  無形無色的妖異是沒有身體的,所有的物理攻擊和念力都會像是打在空氣上一樣,但念力不同,它能夠攻擊到礦鬼!

  郝孟面色沉重,絲毫高興不起來,他雖然知道自己的攻擊奏效了,但與之心神相連的異力卻傳來奇怪感覺。

  下一瞬。

  所有尖錐倒炸而開,妖異身體上的空洞迅速愈合復原,毫無痕跡。

  郝孟看向邊上的漢子,漢子目瞪口呆,愣了一會方才哀嚎道:“沒用!沒用啊!這是一只真正的妖異!你的念力太弱了,對他造成的傷勢幾乎為零!”

  “它至少是丙級修為!只有同階的精神異人或者高一級的斬妖師才能對付它!”

  漢子變得麻木,了無生趣,“罷了罷了,人生自古誰無死?早死晚死都得死。”

  郝孟見到賈仁擺出迎戰姿勢,大吼道:“小子!看好了!”

  “嗯?”

  只當賈仁有最后底牌的郝孟,看著他渾身縈繞著濃郁的黑色異力,像是炮彈般徑猛地沖向了礦鬼,舉起蘊含著恐怖力量的拳頭狠狠砸下!

  拳頭落在礦鬼的軀體上,徑直穿過。

  攻擊落在了石壁上,炸開無數碎石,賈仁也是一頭扎進了被自己砸出的洞里,灰頭土臉,掙扎著爬出來,他還沒來得及再次出手,礦鬼的身體便詭異扭曲,突然形成了一只猙獰的黑色大手,幾乎實質化,有血有肉,一把按在了賈仁胸膛上,將他死死摁在巖壁上。

  尖銳五指收攏,賈仁面色迅速漲紅發紫,上半身衣衫崩裂,一條條血痕飛速顯現,即使以他的身體恢復力使血痕緩慢愈合,但也抵不過更快的形成,僅僅三個呼吸,他便全身是血。

  賈仁雙手死死抓著面前的黑色大手,盡可能的阻攔著它摁下的進度,同時艱難偏頭,朝郝孟望來。

  郝孟眼睛瞪得滾圓,怎么辦?

  他的攻擊并不作效,根本救不了賈仁!

  越是緊急時刻,郝孟的腦海卻越清明,達到20%腦域闊度,他的靈智已然遠超常人。

  “妖異沒有形體,只有念力能對付!”

  “我的念力無法作效!不夠!”

  “賈仁說讓我看好了?看什么?看他先死么?不不不,有問題!他肯定在提醒我什么!”

  “快啊!快啊!想出來!我一定得趕緊想出來!肯定有哪個細節,哪句話我疏漏了!”

  剎那間,時間仿佛停滯。

  識海之內,泥丸宮里的郝孟和莊相對盤坐。

  “莊,我要捋清進入礦洞后所有脈絡。”

  郝孟默默的看著莊光手一揮,無數畫面在眼前回放。

  進入礦洞,秘密通道,賈仁追來……

  突兀的。

  天上那輪大日落下一滴黃豆大小的白色液體,砸在泥丸宮兩人對坐的地面上,落地的一瞬間,郝孟只覺得全身清明。

  福至心靈。

  清晰無比的腦海,瞬間挑出了三個畫面。

  郝孟和賈仁對礦鬼的判斷,它很有可能是被什么限制了,所以無法直接抹殺他們。

  念力能扎進礦鬼體內,但效果微乎其微。

  最后一幅,便是賈仁死死抓著胸口上摁著他的黑色大手。

  郝孟霍然站起身,心神退出泥丸宮。

  找到了!

  就是這里!

  郝孟周身的精神念力染上了一層肉眼可見的白色,是那大日滴落下的那一絲念力!

  這些念力眨眼之間就纏繞在了礦鬼的黑色大手之上。

  妖異猛地發出尖叫。

  “嗤!”

  就像白雪遇上沸油,看似強大的黑色大手,在那一絲一縷纖細的念力絲線面前不堪一擊,隨著絲線陡然合攏,整只黑色大手被切割成無數碎塊,黑色鮮血四濺。

  “啊!”

  礦鬼瘋狂哀嚎,身子陡然暴退。

  郝孟緊繃的心神終于一松,果然如此!

  賈仁讓他看好了,是讓他看機會!

  礦鬼先前就沒有直接出手,說明它有顧忌,有束縛,可現在它直接對賈仁動手了!

  同時。

  礦鬼沒有形體的!

  但是那黑色大手卻能摁死賈仁!賈仁同時也能抓得到那只黑色大手!那說明這大手是真實存在的!是血肉之體!

  這就是機會!

  掙脫后的賈仁踉蹌著跑回郝孟身邊,胡亂拿袖子抹去胸口鮮血,這些傷口呈現肉眼可見的恢復程度,他疼得齜牙咧嘴,不過眼中卻涌著興奮,一拳砸在郝孟肩膀,“好小子!不賴么!”

  郝孟面色認真,沉聲說道:“初等搜查官,名不虛傳。”

  這只妖異是擁有智慧的!甚至可以制造出一個賈仁的假體,所以賈仁是無法把話說透的,只能靠郝孟自己去揣測,同時拿命去搏一線生機。

  他故意先上去送死,逼迫礦鬼露出破綻。

  但是郝孟如果慢一步,或者抓不到這個破綻,那他就真的死了!

  絕地之中,向死而生。

  郝孟終于深刻體會到極夜的初等搜查官的含金量了。

  眼前這個其貌不揚,嘻嘻哈哈的漢子,擁有著和表面極其不符的城府心智和膽識。

  萬里挑一的異人佼佼者,該當如此。

  賈仁一腳踢開地上的碎塊血肉,直視著那只飄蕩在空中,碧綠雙眸已經染上猩紅之色的妖異,咧嘴一笑,眼神同樣的冰冷兇狠,“現在,我們能坐下聊聊了么?”

  形體歪曲飄蕩的礦鬼沉默許久。

  終于,一道嘶啞的陰冷低語緩緩在通道內響起。

  “百年歲月,人類果然變得越來越狡詐難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