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三十章 不是賈仁?
  蜿蜒礦洞一直向前,曲折環繞,相比外面開掘的龐大洞窟,這種礦洞的規模小了很多,并且越往里便越狹窄,人工痕跡逐漸消失,趨近原始。

  郝孟手指輕撫身旁潮濕的洞壁。

  隱隱間,他能夠感應到一絲一縷滿溢的無主異力,顯然這四周以及更深處布滿了月石礦。

  “莊。”

  郝孟在心頭呼喚。

  很快,莊便回應道:“我在,主人。”

  郝孟一邊警惕四周,一邊問道:“這里是一條月石礦,你需要的能源可以在這里補充嗎?”

  莊的聲音在郝孟心頭響起,“主人,這些都是月石原料,其內摻有雜質,需要提純之后才能吸納,無法直接補充。”

  郝孟略有失望,這月石礦數量龐大,只需要一丁點便能讓腕表補滿能源,可惜無法吸納。

  兩人走在通道內,只有礦燈的光芒照亮著兩側。

  “等等。”

  賈仁突然停下腳步,郝孟疑惑望去,只見他五指輕叩墻壁,聽了一會敲擊聲,有些空洞。

  漢子猛地捏拳,狠狠一砸。

  石壁轟然倒塌一大片,連綿往前數十米,這石壁后面是一臂寬的空洞,兩人緊緊盯著又一堵石壁,不同外面的坑坑洼洼,這里面的墻壁光滑如鏡,就像是被什么東西強行擴開一般。

  外面的石壁是人工開采挖掘的,而里面的這個通道,更像是……

  超自然痕跡。

  賈仁吸了一口這里的空氣,而后眼神投向郝孟,后者默默展開精神異力。

  天地黯然失色,一切成了黑白,郝孟的精神異力如一顆星點,在洞穴之內搖曳飄蕩,找尋著蛛絲馬跡。

  突然之間。

  一點碧綠閃現。

  第二點。

  第三點。

  通道之內,剎那浮現無數碧綠光點,那些盡皆是念力!

  郝孟霍然睜眼,心神一顫,這個通道,是由精神念力打通的!天哪!

  這是多么強大的精神念力,才能做到在地底下打出這么一條不知終點的通道,難怪石壁會如此光滑整潔。

  賈仁同樣也看到了那些被勾動的精神念力,這些都是施法者殘存的念力!

  “打通這地底通道的,不會是……”郝孟咽了口唾沫。

  賈仁也被震得頭皮發麻,低聲道:“不至于吧……有沒有可能是后來的精神異人留下的?”

  郝孟反問道:“你才說過,斬妖師對這種小礦瞧不上眼,都不樂意來一趟的。”

  漢子撓撓臉。

  是啊。

  能打通這么一條地底通道的,即使殘留的念力都如此強大的,定然是一名精神異人型的斬妖師,可這座月石礦的規模只能算中下,古塔納氏族哪里能請的動這種級別的人物來開掘?

  那也就是說,這通道,極有可能是九十年前的這月石礦主人留下的。

  可這就更恐怖了。

  九十年啊!

  什么樣的念力,會在九十年后的今天還殘有余力,到處散落?

  這說明開辟這通道的人,精神念力已經極端凝聚和強大!

  “不是丙級高等……”賈仁眼神飄忽,“乖乖,難道是一名牒譜斬妖師?”

  郝孟同樣心頭狠狠一震。

  他這些天一直消化完莊給他的信息了,此刻分外清楚譜牒兩個字的概念。

  如今的異人分階,丁級是入門,達到丁級極限,闖下一方威名的可以嘗試搜查官考核,通過者便可獲得初等搜查官名號。

  可再往上,中等搜查官卻不是丙級極限,而是乙級極限!

  丙級這個層次,是打基礎的!

  異人從丁級跨入丙級之后,需要選擇走兩條路,一為斬妖師,二為除魔者,將其中之一磨練至極限,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即可成就乙級,也被稱為真正的斬妖師和除魔者,名列譜牒。

  換句話說,丙級的斬妖師和除魔者,都是初學者。

  真正的斬妖師和除魔者全是乙級層次的!

  中等搜查官,更是乙級中的佼佼者。

  丙級的雖然也能被冠以斬妖師和除魔者,可只有入了極夜組織譜牒的,才是名副其實的巔峰異人。

  每一個乙級強者,在極夜內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俯視萬千生靈。

  賈仁愈發驚疑,喃喃道:“不對啊,這如果是一位譜牒斬妖師遺留的月石礦,組織豈會輕易交由古塔納氏族自由開掘?再說了,這么多年來,礦鬼時不時就會誕生,也定然有丙級斬妖師來過此地,以他們的手段,肯定早就發現問題并且上報了,怎么會輪到我們來發現?”

  郝孟聽著賈仁的自言自語,后背不禁一涼。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們是第一個發現這個通道的?”賈仁摸了摸下巴亂糟糟的胡子,搖頭道:“我可不信,比我們強的多了去了,這么簡單清楚的情況,只需一眼就能發現,既然之前沒人發現,那就說明……”

  郝孟低沉接過話頭,“是故意讓我們兩個發現的。”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只有這片礦脈的主人——礦鬼!

  “有意思了。”賈仁從喉嚨里吐出一聲笑容,他身子緩緩繃緊,難得的滿臉認真,緩緩道:“剛才打過一個照面,我就覺得這只礦鬼不同尋常,現在看來,它似乎還有不弱的智慧,這是在給我們下套嗎?它故意展露這條從未被人發現過的通道,意欲何為?”

  不知道。

  郝孟根本無法回復,賈仁也沒指望他解答,純粹是自言自語罷了。

  “這事情有點邪。”賈仁緩步往回退,說道:“我們先撤,出去向組織報告后再做打算。”

  郝孟沒有異議,緊跟著賈仁。

  身后被砸出的缺口近在咫尺。

  可兩人無論如何伸腿,身子都詭異的邁不過去。

  明明近在眼前,卻像是在另外一個空間。

  郝孟當即望向賈仁,后者放棄了嘗試,呵呵一笑,“我就知道,沒那么容易撤。”

  通道空間內,那些之前被郝孟勾動的殘余念力突然涌動,盡皆撲向了兩人身后的空洞,眨眼之間就修補完成,整個通道變得煥然一新,前后看不到盡頭。

  “這……”

  郝孟瞠目結舌,在剛才這一瞬間,他竟然從這么散落的念力中感受到了活力!

  有人在操控它們!

  賈仁同樣眼睛瞪得滾圓,“這念力是有主的?”

  按它們猜測,這念力是當年的古塔納氏族的斬妖師留下的,可那名斬妖師死了九十年了,怎么可能還活著?

  而且就算不是他,一個能夠操控這種級別念力的,至少也是乙級!

  這洞穴內,有個活生生的乙級?

  賈仁被嚇懵了。

  乙級強者!

  那代表了全人類最頂尖的一撮人!

  郝孟瞧得神色劇變的漢子,心頭也是一沉,他環顧四周,猛地厲喝道:“賈仁!”

  漢子喉嚨滾動。

  郝孟低沉道:“如果這里真的有一名乙級強者,他豈會縱容礦鬼的誕生?還是說,人類和妖異能共存?”

  前者已經是不可思議了,后者更是天方夜譚!

  妖異天性殘暴,和人類水火不容,只要見面便是生死相向,他們是親眼見到這里有一只礦鬼的,如果這里有一個乙級強者,這礦鬼豈會不知道?

  那它怎么可能還這般……安靜?

  兩人早就打翻天了!

  縱然那礦鬼絕非乙級強者對手,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平淡!

  漢子猛地驚醒。

  可那又是誰在操控這些念力?

  前后矛盾!

  “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郝孟沉聲說道:“既然退無可退,那就往前走走看。”

  漢子凝重點頭,兩人緩緩往前走。

  通道深不可測,仿佛通往地獄。

  兩人緊繃身體,萬分警惕,防備著任何可能出現的情況。

  突然之間。

  郝孟心頭響起了一道冰冷聲音,“主人,有問題。”

  年輕人一愣。

  莊適時提醒道:“主人,任何一個極夜的初等搜查官,都是同階頂尖之人,這所謂的頂尖,是從心智、膽識、實力等各方面評測的,是真正的萬里挑一的人才。”

  郝孟變得一頭霧水。

  什么意思?

  莊這個時候給他科普解釋一遍初等搜查官的意義干什么?

  陡然間。

  郝孟全身僵硬,只覺得一股難以控制的恐懼席卷。

  “你的意思是……”郝孟的身體都在輕顫。

  莊的聲音依舊很平靜,說道:“沒錯,論見識,論定力,論實力,你和賈仁都有著天壤之別,可為什么連你都能輕易捕捉到的邏輯錯誤,賈仁卻被嚇住了?”

  郝孟在心頭喃喃道:“他是裝的?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想不通。

  根本想不通。

  莊卻是適時答道:“主人,既然我們已經有了這猜測,那不妨再多敢想一點?”

  郝孟傻傻的站在原地。

  再多敢想一點?

  想什么?

  莊的聲音再次響起,輕描淡寫的語氣卻如晴天霹靂在郝孟腦子里炸響。

  “他,也許不是賈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