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九章 下礦
  利駿酒店,頂層。

  滿地散落著凌亂衣服,大床上糾纏躺著三具身體,空氣中彌漫著特殊的荷爾蒙氣味。

  門外響起敲門聲。

  居中的男子睜眼醒來,披上睡袍走到套房客廳,魁梧漢子筆直而立,不茍言笑。

  本名早已遺失的西山虎沉聲道:“他們來了,除了潭汐和郝孟外,還有一個許規。”

  商令坐在沙發上,兩手橫放,“許規么?這家伙曾經是老頭子手下一員虎將,除了白牛外少有對手,一身國術功夫出神入化,二十年前在a市東邊荒地,僅他一人就挑翻了三岱株式會社七十余人,一戰成名。”

  商令望向西山虎,說道:“怎么樣,有把握嗎?”

  魁梧漢子緩緩道:“許規的名號即使在我們雇傭兵圈子也是響當當的,若論單打獨斗,恐怕無人能出其左右,不過……”

  漢子大手按著腰間的凸起,“人力終究有極限,七步之外,槍快。”

  商令隨即問道:“那七步之內?”

  西山虎淡淡道:“少爺別被那些影視片段誤導了,人類是不可能和槍械抗爭的,七步之內,當然是又準又快。”

  男人失笑搖頭,“那也就是說,十拿十穩了。”

  商令走到了落地窗前,還纏著繃帶的右手輕輕按在玻璃上,凝視東邊,“我越來越好奇古塔納氏族藏著的寶貝了,這塊地域下面究竟有什么,老頭子的生意脈絡顯然不是單純的商業了,軍火?生物?還是更駭人的東西?”

  “這些東西,老頭子居然想要讓一介花瓶接手,真不怕葬送整個商州嗎?”

  男人眼中涌動著冰冷,喃喃道:“它們一定是我的,也必須是我。”

  商令偏頭,吩咐道:“讓我們的人時刻注意古塔納氏族的情況,但凡有任何異動,及時上報!這一次,我要潭汐萬劫不復!”

  “是!”

  ……

  兩日后,天明。

  悍馬停在入口,眼前的礦場已被拉起警戒線,地上不少區域還殘留著暗紅血跡,有治安員守在四周,勘探人員漫山遍野的分布,礦洞口子的碎石已經被清理出一條小路,大型的挖掘機還在日夜不停的挖掘。

  郝孟三人走進洞內,高瓦數的探照燈將漆黑洞穴照的亮如白晝。

  戴著礦工帽的艾木森和烏扎已經在里面等候多時。

  五人往前走了二十分鐘,周邊是各種開采的痕跡,但艾木森腳步不停,最終走過一條矮小通道,里面竟然是一部礦梯,礦梯飛速下降,嘎吱作響的繩索布滿銹跡,看的潭汐眼角直跳,其余人倒是古井無波,約莫三分鐘后,電梯終于到底,一個巨大的地下世界出現在眾人眼前。

  上方的所謂石礦開采只是個幌子,古塔納氏族真正開采的是下面這個世界!

  “這是……”

  郝孟走出礦梯,摸著身旁的黑色巖石,心臟砰砰直跳,即使此地已經是開采完畢的區域,可空氣中仍然彌漫著一股熟悉的氣息,那些坑坑洼洼的巖石里,更是殘留著一縷縷紅色粉末。

  月石!

  整個洞穴內,到處都是月石!

  郝孟走了一會,終于在地上找到一塊拳頭大小的黑石,他手掌用力,黑石表面碎裂,其內露出像是紅瑪瑙一般的顏色。

  賈仁湊上前來接過黑石打量了一番,“唔……成色一般,屬于中等層次的月石礦,像這樣的原料,一般一方左右可以提煉出一枚月石。”

  郝孟先前也粗淺了解過月石礦,他手上的原料和賈仁給他的月石雖然材質一樣,但是氣息明顯弱了許多,想要真正成為能流通的貨幣,還需要一系列繁雜的制作過程。

  眾人再度往前走。

  片刻后,氣溫驟降。

  艾木森的神色變得凝重,他指了指前方路口盡頭設置的路障,路障邊上的石壁上,畫著許多歪來扭曲的奇怪紋路,隨著礦燈一照,微微發光,直到此刻方才看出,這四周一整堵幾十米高的石壁,橫向近百米,居然全都是畫滿了這種紋路!

  層層疊疊,玄奧繁密。

  就像一層封印,將石壁后面天地里的妖魔鬼怪阻擋。

  “保護網……”

  郝孟微微凝目。

  從這些紋路上,他嗅到了明顯的異力氣息!

  念力!

  這些保護網,是由精神異力勾勒的!

  艾木森轉頭望向潭汐和許規,搖頭道:“我們只能走到這里,一旦步入礦鬼的領地,以我們普通人身體素質,只需要一剎那便會如云雪消融。”

  潭汐當然是沒有意見,她一個弱女子,能站在這里已經很不錯了,但許規卻是皺皺眉,以他的實力,即使是一些剛評級的異力都不是他的對手!

  許規搖頭說道:“無妨,我也想看看這礦鬼究竟是什么東西。”

  艾木森只能苦口婆心的勸說,“這東西和常理不同,非人力可以理解,即使是評級異人都拿它們沒辦法。”

  老者淡然道:“老夫也不是沒有和評級異人交過手,都這把年紀了,還會懼這種神神鬼鬼的爛玩意?”

  正當許規準備無視艾木森的提議準備跟進去時,站在前面的郝孟和賈仁腳步猛地一頓。

  兩人霍然抬頭,望向石壁頂端。

  不明所以的眾人突然感覺一股徹骨冰涼席卷全身,這種冷,是直浸骨頭里的,讓人靈魂都打顫。

  緊接著,他們都發現山壁頂端的巖石微微扭曲,居然出現了一只碧綠色的眼睛,它足有一丈大小,像是人眼,但眼白是綠色,瞳孔卻是紅色的。

  眼睛靈活轉動,觀察著四周,而后終于往下一看。

  艾木森、潭汐和許規如墜冰窖,驚慌失措,被眼睛盯上的那一刻,他們簡直感覺像是有無數刀子插進了自己身體,那種痛楚,那種寒冷,直侵內心最深處的黑暗。

  眼睛的視線隨后偏移,頓在郝孟兩人身上,郝孟體內的精神異力不受控制的自主涌現,縈繞身側,而賈仁則是指尖一彈,一股淡黑色的異力飛速射向眼睛。

  異力還未接近便被半途被凍成冰塊,從半空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墻壁之上的保護網陣紋光芒大放,無數絲線瞬間涌現纏繞向眼睛,碧綠色眼睛與其抗衡了一會,隨后還是禁不住消磨,緩緩閉合,石壁恢復如初,卻留下一道陰森怪笑,令人毛骨悚然,一身雞皮疙瘩,久久的在洞內回響。

  “這就是那只礦鬼么?”郝孟若有所思。

  賈仁也是撓頭道:“這只礦鬼,不太像幼生期啊。”

  驚慌失措的三人逐漸冷靜,艾木森和潭汐毫不猶豫的往后倒退。

  賈仁一瞥那神色變化的老人,突然笑瞇瞇道:“許老,我們走吧?多個人多份力量嘛。”

  郝孟倒沒有賈仁的壞心思,只是單純覺得這妖異太邪門,也是點頭道:“言之有理,人越多越安全。”

  先前還言之鑿鑿的老人,此刻一步后撤,面無表情,“算了,老夫年事已高,手腳大不如從前,還是留在此地保護小姐和酋長吧。”

  賈仁撇撇嘴,郝孟也沒有強求,兩人對視一眼,齊步朝著前方路障走去。

  兩人的身形被如黝黑大嘴的巨洞緩緩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