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八章 重重束縛
  郝孟雖然知道自己已非常人,但心態并不是一時之間就能轉換的,斬妖除魔這種事,離他太遙遠了。

  所以他現在很生氣。

  賈仁個鳥人,直接把他推上了風口浪尖!

  面對殷切期盼的艾木森,年輕人只能長嘆一聲,軟弱無力的說道:“先看看吧。”

  可對艾木森來說,這就夠了!

  精神異人對妖異有天生的壓制!

  郝孟居然是一名精神異人,這危機定然立解!

  艾木森熱情的將郝孟迎進深巷的一間木屋里,外表破舊,其貌不揚的木屋里面卻別有洞天,裝潢精致,古色古香,幾人在茶桌前坐下,艾木森燒水煮茶,手藝熟練,顯然精研此道,就如他的普通話一樣。

  一道人影快步走來,正是那日和他一起出席會議的心腹烏扎,這個皮膚黝黑的漢子剛想俯身耳語,后者擺了擺手,示意他直接說便可。

  烏扎立馬說道:“商令現在住在西城區的利駿酒店,他帶的殺手已經查清楚身份了,是商州集團沖突時露過面的貼身打手,此人外號西山虎,真名不知,據說是周夏特種兵出身,后來不知因何原因退伍,成了一名活躍在國際領域賣命的雇傭兵,因其槍法精準,辦事利落,闖出了不小名氣,被商令重金養在身邊。”

  郝孟想起了那天的那個鐵塔般的漢子,近二米的身高,無比魁梧,有著極強的壓迫感。

  年輕人皺眉道:“不對吧,下三區之外是混亂天地,這些雇傭兵難道也簽過保密協議?”

  全世界都唯余周夏一國,哪還有什么國際領域?

  艾木森解釋道:“不是,他們還不夠格,這所謂的國際領域自然是下三區范圍內的,我們身處第九區,周邊還有八區和七區,當年極夜降臨,世界顛覆,許多國家殘余的政權和力量都涌入周夏避難,他們固然放棄了一定的地位和權力,但終歸是曾經的他國機構力量,這些年暗里明里的摩擦不少。”

  “當然了,這些都是小動作,無論是極夜組織還是九大區,真正的核心一直都是周夏。”

  邊上的賈仁無情嘲笑道:“一看就知道沒好好讀組織給你發的資料,下三區共有近3億人口,第九區是最平穩和原始的,另外兩區就不一樣了,因為有各國政權力量,所以表面上挺正常,實際上亂的一批,再加上極夜里也陸續涌現不少他國強者,近些年更是越來越猖獗。”

  郝孟對目前的世界局勢又多了一份了解,至于賈仁的陰陽怪氣被他自動過濾了。

  艾木森作出了分析,“商令現在以為我死了,他現在要確認古塔納氏族還能否繼續和潭夫人進行合作,所以我們現在不能暴露破綻,否則天知道那家伙還會干出什么事來。”

  氣氛變得沉悶。

  任誰都不想被一把威力巨大的狙擊槍瞄上。

  潭汐看了一眼身旁的許規,后者微微點頭,隨后對著艾木森說道:“既然商令已經動手了,來而不往非禮也,更何況z市是酋長大人的地盤,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我們要不?”

  老人拿手在脖子劃了劃。

  艾木森揉著臉頰,嘆道:“許老,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你的赫赫威名,但是你有信心能繞過十幾條槍在z市和商令展開一場大戰嗎?我們要考慮后果的,治安局和組織可以對我們的內斗睜一眼閉一只眼,但若是影響到正常社會秩序和無辜平民,誰能擔得起這個責任?”

  許規枯瘦十指輕敲桌面,沉默不語。

  他們現在和商令有一個最大區別,后者沒簽保密協議,所認知的這個世界還是曾經模樣,對他來說,即使鬧出滔天大禍,也僅僅只有和治安局進行角斗,像他這種層次的人物,組織不介入,他便是俗世的一方霸主!

  手腕通天,形容的就是這種人!

  就算他當街殺人,惹出血禍,被無數人公之于眾,也頂多是治安局進行抓捕,憑他的后手,肯定早就逃之夭夭。

  可艾木森、許規他們呢?

  他們的身份已經是極夜外圍成員,簽過保密協議了,治安局無權處理,等待他們的,將是組織的審判!

  許規浸淫武術多年,是俗世中那種一打十的頂尖人物,但是在熱武器面前,只需要一梭子他就可以提前進棺材了。

  年輕人嗤笑道:“真有意思,商令被劃作普通人,但卻享受著普通人得不到的待遇,十幾條槍?開什么玩笑!如果不是商七圖的這商州集團,如果它不是隸屬極夜的外圍組織,他能搞得到這些武器?”

  漏洞!

  巨大的漏洞!

  不動用異力,郝孟他們根本拿商令沒辦法!

  可商令卻依托商州集團,通過極夜組織的連帶關系,搞到了在周夏境內根本不可能搞到的管制武器!

  直升機也好,巴雷特也罷,這些武器都是商七圖的!

  商七圖是極夜外圍的頂尖成員,所以擁有這些很正常!

  但是商令也能使用,這就是個大問題!

  而極夜組織還不介入,這就更要命了!

  行走于界限之上。

  商州集團,終歸是一處無法地帶。

  屋里的人們都看著郝孟。

  年輕人環顧那些視線,他明白這些人現在都在等他開口,他才是整個事件最后的轉折點。

  也是對抗商令的最后力量。

  青年側頭,盯著那張絕美嬌顏,瞇眼沉聲道:“從那次車禍后,我和商令的就已經是個人私仇,而非為了你們。”

  美少婦微微張嘴,又默默低下了頭。

  她曾經引以為傲的財富、權力和力量所帶來的自信,在簽下那份保密協議后蕩然無存,她此刻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什么能夠打動這青年的東西了,除了那不知道他會不會要,也管不管用的皮肉了。

  她明白郝孟之所以還站在這里,是因為商令那蠢貨很有可能還會對他動手,郝孟是為了自保罷了。

  青年緩緩說道:“準備一下,挑個時間,我們下礦。”

  艾木森眼中迸發狂喜。

  這月石礦是古塔納氏族最大的寶藏!不容有失!

  青年走出木屋,蹲在小巷的青石臺階上,從兜里掏出煙給自己點上,漢子也蹲在他身邊,從他煙盒里抽出一根,然后順手把剩下的塞進了自己兜里,他不再嘻嘻哈哈,淡然說道:“我聽過你和李昊青卷他們的爭吵,也知道盛齡讓你制怒的事,他并不是在乎你的死活,而是因為更深的牽扯會連累到一個人。”

  “是不是感覺很不爽,到處都是束縛,到處都是限制,組織重重疊疊的各項規定,就像一塊塊大石,壓得你動彈不得,空有一身力量,卻不得施展。”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這世界變得可以讓你一拳直接打死商令,會是什么樣的?”

  郝孟偏頭看著漢子。

  漢子吐出一大口煙霧,“失去束縛的力量,它就算百分之百是善良的,是正途的,可人們依舊會擔心,會恐懼它有朝一日會失控,尤其是這力量,強大到沒有什么能夠束縛的時候。”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強到了某一種地步,你會開始懷念現在的,因為這些束縛,會讓你有顧慮,會讓你害怕所造成的后果,一旦能隨心所欲后,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青年抽著煙,沉默不語。

  小巷另一邊,走出屋子的潭汐和許規朝這邊望了一眼,然后默默的離去。

  漢子直勾勾的望著離去的妖嬈背影,淺薄衣衫勾勒出豐腴嬌軀的完美曲線,兩瓣蜜.桃臀搖晃間,是最吸引男人的弧度。

  郝孟丟掉了燃燒到底的煙蒂,站起身一只手按在漢子肩膀上,微笑道:“別看了,你看她一百遍,她依舊不是你的,你看書一百遍,知識就是你的,吾輩應當勤勉,持書仗劍耀周夏。”

  漢子翻了個白眼。

  可緊接著,青年便平靜說道:“我不知道我會走到什么程度,但我唯一知道的是,今天的我,看待前一天的自己一些想法和事情都會覺得挺幼稚,而明天的我,又會抱著同樣的心態看今天的我。”

  漢子一愣。

  青年也往前走去。

  賈仁笑了笑,腳尖擰滅煙蒂,喃喃道:“我開始希望你能活的更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