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四章 戰斗機
  郝孟死死盯著潭汐。

  潭汐像是沒見到郝孟的表情,繼續說道:“他現在窮途末路,無所不用其極,接下來的目標是我,但也有可能是和他有恩怨的你,或者我們兩個一起死,所以我再問你一遍,現在走不走?”

  車上的兩個女子小臉微白,這對話內容顯然不是她們能接受的范圍。

  郝孟面沉如水。

  他一把扯掉安全帶下車,看了一眼車里兩人,“把她們送回去。”

  潭汐一個眼神,身后一個黑衣人立馬上前坐進車內。

  潭少婦一手撐在車框上,對著車內兩人伸出一根纖細手指豎在鮮艷紅唇上,輕聲說道:“別說,別問,就當不知道,明白嗎?”

  褚曉曉和馬尾辮到底只是個普通人,此刻心驚膽戰,在潭少婦久居高位的氣場影響中下意識的點頭。

  郝孟跟著潭汐上了前面的賓利,飛馳而去。

  黑衣人冰冷問道:“去哪?”

  褚曉曉連忙回答,車輛啟動向著目的地而去,寧清的漂亮眸子內還殘留著驚色,不由自主的望向褚曉曉,后者同樣滿臉后怕,她見到寧清張了張櫻桃小嘴似乎想要說什么,趕忙伸手捂住她嘴,并且驚慌的看了一眼前面開車的黑衣大漢。

  蘭心聰慧的寧清頓時明白,不再說話,轉頭看著賓利遠去的方向。

  褚曉曉經過初始震驚后立馬聯想到了商州集團,那有些眼熟的美少婦身份當即水落石出,可寧清就不一樣了,她對郝孟的印象就只有今天那驚鴻一問,再然后是那男人最脆弱的一面,繼而便是此刻的驚憾。

  寧清這輩子到現在只有短短十九載歲月,這是她第一次碰見如此……峰回路轉,莫名其妙的事情!

  “那個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

  賓利在盤龍山道上飛馳,尾氣沖天,在一次次輪胎摩擦的尖嘯聲中抵達了山頂,下了車的郝孟默默的看著眼前的停機坪。

  商州集團的財力已經恐怖到如此地步,居然還擁有私人直升機。

  這可不是極夜前!

  如今的下三區上空是有人造屏障的,一旦有飛行物靠近便會發現破綻,繼而戳破世界和平的謊言,所以下三區內是嚴禁飛行物的!

  潭汐居然能搞到直升機和升空許可!

  螺旋槳開始打轉,勁風越來越大,飛機離地在嘈雜聲中直奔z市而去。

  兩地相距五百余里,以直升機的速度也需要一個半時辰,若是開車即便是高速暢通無阻也需要3個時辰。

  至于速度最快的客機。

  潭汐還做不到搞上一輛客機,這無關金錢,直升機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美少婦在面前的平板上滑動,然后遞給了郝孟,上面是現場報道,一張張石礦塌陷的圖片,一排蓋著白布的死者。

  郝孟瞇眼,“艾木森也在里面?”

  女人搖搖頭。

  她再度一劃,一張從胸膛起就血肉模糊,連腦袋都沒了的尸體圖片出現,慘烈模樣看的郝孟都眉頭一皺。

  這不是落石砸的。

  潭汐輕聲說道:“巴雷特m82a1,使用最廣泛的大口徑狙擊步槍。”

  年輕人雙手捂面,揉了揉臉頰長吐一口濁氣,想要借此驅散心頭升起的駭然。

  瘋子!

  別說現在,即使是在知曉極夜秘密以前,一把狙擊步槍都是極端的威懾力!

  在周夏這種槍械管理極度苛刻的國度,即使是手槍都難搞到!更何況這種極限單兵武器!

  郝孟現在一想到接下來會被一架巴雷特隨時盯上,他整個人都泛起陣陣寒意。

  念力?

  超人系?

  高等身體素質?

  這些優勢在一顆853秒/米的12.7口徑狙擊彈面前蕩然無存!

  照那天會議室的說法來看,潭汐背后有白牛和商七圖罩著,商令是不敢明目張膽的下殺手的,頂多找人策劃車禍這種幾率性的事,拿狙擊槍給潭汐爆頭這種事?

  商令前腳做了,后腳就會被白牛宰了。

  但把準心瞄在郝孟身上,誰能讓他有所顧忌?

  年輕人此刻是由衷感受到了刺骨冰涼。

  “他娘的!”郝孟忍不住罵道:“治安局的人都是白癡嗎,為什么會在下三區內出現一把不受管制的巴雷特?”

  商令能掏出一把手槍都已經是非常離譜的事情了!

  在周夏境內私人擁槍是極其嚴重的!更別說一把巴雷特了!

  郝孟很不喜歡這種生死在別人手中掌控的感覺,換句話說,如果商令想讓郝孟死,只需要在一千米外扣動扳機就行了,即使是郝孟現在的體魄,也沒有絲毫生機!

  別說是他,恐怕就算是青卷、賈仁對上都兇多吉少!

  這種熱武器的威力著實太恐怖了!

  艾木森的死就是最好的證明!

  郝孟深呼吸一口,壓下心頭情緒,沉聲問道:“那我們現在去z市做什么?”

  潭汐緩緩說道:“艾木森雖死,但古塔納氏族依舊還在,我們需要盡快解決麻煩,敲定后續合同。”

  “解決麻煩?”郝孟洞察到了一絲異樣。

  這個麻煩指的顯然不是商令,以現在的狀況,誰解決誰還不一定呢。

  潭汐看向前面正駕駛著直升機的干瘦老者,喊道:“許老。”

  本名許規的老者頭也不回的道:“艾木森雖然是商令殺的,但你不會以為這石礦的塌陷也是商令干的吧?”

  青年聞言,猛然挺直背。

  是啊。

  石礦內是月石,是極夜組織需要的資源,區區一個商令,怎么敢,也怎么有能力去動這一塊?若是商令對那月石礦起了念頭,恐怕都不需要他們動手,極夜方面就會有人前來掃除一切障礙。

  月石礦的塌陷和商令無關!

  許規再次問道:“上回那漢子呢?”

  郝孟搖搖頭,“沒來。”

  許規略微沉默,答道:“你要是能把他找來最好就找來,不僅僅是為了防著那架巴雷特,還有那月石礦里的玩意,如果有他在,我們的成功率會高很多。”

  “月石礦里的玩意?”郝孟在為數不多的信息中迅速想起了合同的第十四條,“保護網?夜塔?”

  月石礦里有什么東西,是需要建造保護網來應對的?那夜塔是類似哨塔的東西還是什么攻擊性武器?

  許規終于回頭看了他一眼,“看來你知道的也不少么。”

  郝孟剛想說話,突然響起了一陣從遠到近,越來越響的轟鳴聲。

  三人齊齊望去。

  “那是……”

  潭汐紅唇微張,難以置信。

  許規喃喃道:“果然是高階異人,甚至在組織里的地位還非同凡響。”

  一輛流線型的黑色戰斗機在他們身側平行齊飛。

  在這個客機都不見蹤影的下三區,直升機已經是交通工具的天花板了,只有商州集團的真正核心人氏才知道商七圖當年為了這一架直升機花費了多少財力和關系。

  換成潭汐和商令,兩人甚至連個起飛許可都得使盡渾身解數。

  可現在。

  賈仁駕駛著一輛戰斗機出現在他們眼前。

  不是直升機,不是客機。

  戰斗機!

  許規將廣播打開調到通用頻道,沒過多久賈仁的聲音便響起。

  “嘛呢。”賈仁氣急敗壞,“我的郝祖宗哎,你能不能不要想一出是一出啊,要走之前好歹和我打個招呼啊,上頭給我打電話問你人呢,我還想搪塞一下,結果你已經上天了?”

  賈仁是真的快氣死了。

  他和老孫正躺在金巴特的沙發上,小姐姐穿著紗裙給他躺式采耳,燈光昏暗,氣氛曖昧,小姐姐軟軟的香香的對著耳朵輕聲細語,再配上那一套柔式轉魅式的按摩。

  男人的快樂不過如此。

  可才進行到一半,連正戲都沒開始,一個9999區號的電話就飆來了,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熊,噴的賈仁一臉懵逼,不至于吧,自己才擅離職守兩個時辰,郝孟就算跑還能跑上天?

  再后來,當知道郝孟真的上了天跑去z市,還有可能被一架巴雷特盯上時,賈仁就瘋了。

  天知道他被罵成什么熊樣,第九區最高戰略部的那位楊部長以防萬一,甚至給他派了一輛戰斗機來趕路。

  這牌面……

  要命咯。

  即使是賈仁的身份地位,也遠遠不夠調用一架戰斗機的!

  這說明什么?

  說明他監視的這個家伙,在第九區最高戰略部的那些高層眼中,是塊不容閃失的寶貝啊!

  否則能借他一輛戰斗機趕路?

  還是在下三區這種禁地之內?

  他本身是直屬戰斗區戰略部的,所以下三區的官再大也管不了他,但現在不一樣啊,他擅離職守,吃喝玩樂去了,這平常沒事的時候,大家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要是這祖宗出了狀況那就攤上大事了!

  公用頻道里賈仁在扯著嗓子干嚎,機艙里的許規和潭汐神色變化。

  他們一開始還以為這漢子是郝孟的靠山,現在看來他們完全猜錯了。

  兩者全然不是上下級的關系,甚至不是平等,而是那漢子還隱隱處于下勢。

  “這家伙……”潭汐眼神復雜,她一開始只以為他是個普通翻譯,可后來李昊的出現,使她以為郝孟是艾木森或者白牛的人,這讓她原本對他有的救命之恩和些許好感都蕩然無存。

  直到現在,郝孟又展露了不一樣的實力,竟然能喚來一個和白牛同一層次的高階異人,那李昊毫無疑問是因他而出現的!

  白牛、李昊、商七圖這些人是同一階層的,是遠超她和商令的存在!

  也就是說,郝孟完全俯視著她和商令!

  潭汐甚至差點脫口而出,想要問他究竟是打著什么算盤才會接近自己,可話到嘴邊還是咽了下去。

  她不知道郝孟要什么,但她只知道一點,現在的郝孟是她對抗商令最大的底牌。

  如果真能渡過商令這難關,潭汐才能得以喘息,回過頭來審視殘局,屆時郝孟也該露出真面目吧了,究竟是沖著她,為了男人那點對美貌女子的征服欲,還是對商州集團有覬覦之心,欲要取而代之,或是更深層次的目的。

  驅虎吞狼?

  那全是后話。

  不把眼前難關渡過,她潭汐都等不到思考這些問題的那一天。

  穩坐機艙內的郝孟面色尋常,沒有回復賈仁。

  在一眾人心思各異的時候。

  z市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