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三章 抽煙對身體不好
  郝孟癩蛤蟆式的大無畏開局并沒有收獲奇效。

  女孩的長相氣質決定了她從小就受到各種追求,但從來沒有像眼前人一樣簡單直接,讓應對這方面得心應手的她有些措手不及。

  女孩穩了穩心神,平靜道:“抱歉,我拒絕。”

  同樣的簡單直接。

  她冷靜的看著面前人,在心頭猜想他會怎么回答,怎么做,可再次讓她出乎意料的是,年輕人只是點了點頭,認真道:“不好意思,打擾了。”

  郝孟轉身離開。

  女孩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

  這算什么?

  過來調戲她一頓?

  走到樓梯口的青年突然想起了什么,回頭笑道:“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女孩略作猶豫,還是說道:“寧清。”

  胖子同樣目瞪口呆的看著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年輕人,這年頭的小伙子追人都是這么追的嗎?

  是他老了,還是這時代配不上他了?

  “副總編,你這是?”胖子追上郝孟。

  青年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沒讀過幾年書的胖子想了想,吞下嘴里想要發表的意見,這一位畢竟是他現在的財神爺,若是換做他人,胖子可能會問一聲:你丫的是不是有病?

  好在郝孟確實像是沒放在心上的樣子,也沒有問胖子再打聽她的情況,胖子只當這是個不值一提的小插曲,兩人逛了逛屋子,閑聊一會便回了樓下,路過二樓的時候,陽臺上的馬尾辮已經離開了,來到樓下的郝孟說要上個廁所,胖子便往院子而去。

  空無一人的廁所里,年輕人一手撐著墻壁,閉眼沉默許久,而后背靠墻壁,后腦勺貼在冰涼瓷磚上。

  他的身子緩緩貼墻滑落,一手捂著臉龐,肩膀聳動。

  在見到那馬尾辮的時候,郝孟不可抑止的想起了她。

  那時候的喬殷,也是這般清純簡單的打扮,陽光傾瀉在她精致小臉上,那朵注定只會為他一人綻放的絕美之花。

  再也沒有那個會攬著他肩膀笑顏如花的女孩了。

  再也沒有見到他會驚喜萬分,興奮的像個孩子的她了。

  對于親近之人的離開,不會有瞬間的大悲大慟,而是在慢慢的生活中陸續有他的影子,轉頭時卻見不到人后的那種崩潰絕望。

  郝孟至此不敢回原先的住所便是此理。

  他害怕見到打開冰箱的半盒牛奶,那窗臺上隨風搖曳的綠蘿,那安靜折疊在床上的絨被,還有那深夜里洗衣機傳來的陣陣喧嘩。

  他害怕自己的身體中的記憶,習慣性的一推門就喊出她的名字,一醒來卻見不到枕邊的熟悉容顏。

  坐在飯桌前,對面卻沒有人,躺在沙發上,腦袋卻無處枕。

  撲面而來的畫面感,看著手機里再也打不通的號碼,那種瞬間窒息的感覺,心臟像是被針扎一樣驟縮,被突如其來涌來的悲傷痛苦淹沒。

  廁所門口,剛剛才走過來的馬尾辮怔怔的看著那角落里的青年。

  她只是過來洗個手的。

  那就不存在他在制造偶遇,逢場作戲。

  那個剛才莫名其妙的有些可笑的家伙,為什么會這么……

  傷心?

  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可寧清卻心頭一顫,有著難以言說的情緒翻涌,她沒有發出一點聲音,默默離開。

  片刻后。

  郝孟收拾好情緒,洗了把臉,又恢復了平常模樣走了出去,院里的人們歡聲笑語,曲振興在臨時搭建的臺子上唱歌跳舞,郝孟在角落找了個位置坐下,從兜里掏出煙,摸了摸兜里沒找到火機,察言觀色一直注意著全場的瘦小男人已經趕忙拿起火機點起火。

  漢子慢悠悠的從邊上走來,三個大老爺們縮在角落里看著熱鬧人群。

  看曲振興蹦迪唱歌自娛自樂是小菜,主要是看那些青春靚麗的小妹妹,穿著清涼,細胳膊大長腿,大片雪白比太陽還晃眼。

  賈仁也從兜里拿出一包沂蒙山,沖老孫揚了揚。

  老孫搖了搖頭,說道:“抽煙對身體不好,會導致基因突變,影響后代的。”

  賈仁撇嘴道:“你不是已經結婚有孩子了嗎?”

  經過短暫的交流,兩人已經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只差拜把子和相約去一趟金巴特鞏固感情了。

  老孫點頭道:“是啊,就因為我以前抽煙,所以我孩子基因突變,都和我沒有血緣關系了。”

  漢子點煙的手一抖,火機和香煙都掉落在地。

  郝孟終于轉過頭,“誰和你說的?”

  老孫笑呵呵道:“當然是我老婆啊,她很關心我的。”

  郝孟:“……”

  賈仁:“……”

  郝孟從邊上果盤里挑出一個青棗遞過去,賈仁左看看右看看,拿生菜卷著烤肉也遞了過去。

  “謝謝!謝謝!”老孫分外驚喜,感激道。

  賈仁覺得這個新認識的朋友不該受這種委屈,嘆道:“大剩啊,你看這草地綠油油的,多好看。”

  孫勝嚼著烤肉,點頭附和道:“是的,我也覺得挺好看,這地方的環境真不錯。”

  郝孟沒有再接著提醒,畢竟有可能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他只能拍了拍老孫的肩膀,“兄弟,以后有什么難纏的稿子可以給我打個電話,我能幫盡量幫。”

  老孫感動的熱淚盈眶,“郝副總編!你真是個好人啊!”

  漢子撿起地上的煙,狠狠抽了一口,原來今天剛認識的朋友是個大怨種,這真是件讓人傷心的事。

  三人坐了沒多久,有幾個膽大的姑娘便笑嘻嘻的坐了過來,發出邀請,當然不是沖著另外兩人來的,她們想要喊郝孟打牌,后者沒有拒絕,點了點頭。

  無人問津的賈仁和老孫又成了難兄難弟,眼巴巴看著郝孟身側的女孩越坐越多,嫉妒的幾乎質壁分離了。

  漢子突然靈機一動,從兜里掏出了奔馳鑰匙然后掛在腰上,咳嗽一聲,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開始在場中閑逛。

  老孫滿臉疑惑。

  漢子給他傳授經驗,“男人炫富,和女人賣騷是同一性質,都是吸引異性的最好手段。”

  老孫欲言又止,想了想還是說道:“可是……我們都知道奔馳是郝孟的啊……”

  漢子陰郁了。

  ……

  寧清戴著一頂遮陽帽,站在樹下注視著被姑娘們環繞的青年。

  她側過頭,見到褚曉曉站在她身邊。

  “諾,那就是我和你常說的怪物。”褚曉曉感慨道:“迄今為止,他已經翻譯了十六類語種,且全是精通水準,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寧清沉默不語,她的學習成績在a市大學內都名列前茅,且醉心于語言系,從小到大筆耕不輟,即便如此,她也只掌握了常用的六大語言和兩種特殊語言,這說起來已經夠離譜的了,可在這青年面前黯淡無光。

  正因為優秀杰出,所以寧清才更知道要想掌握多種語言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她頭一次對一個異性感到好奇。

  并不只是因為他的耀眼,還有一些是因為先前一幕中她見到后的那心頭悸動,男人身上的秘密永遠是能讓女子最沉醉的醇酒。

  褚曉曉摸了摸她腦袋,笑道:“感興趣了?也不至于啊,學校里那么多青年才俊排著隊追你,有錢有權的社會大佬們搶著包養你,也沒見你有絲毫所動。”

  寧清沒有說話。

  褚曉曉神色突然收斂,沉聲道:“小丫頭,我希望你以后是找到自己真心喜歡的人,而不是委曲求全,敗給這無趣且爛透了的現實。”

  馬尾辮擠出一個勉強笑容。

  ……

  團建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八點多,吃喝玩樂了一天的人們各自散去,余下了一小半人打算在這里過夜,畢竟是設施完善的高檔別墅,體驗一把奢侈。

  郝孟告別了白日里玩的比較開心的四五個姑娘,沒有理會她們幽怨神色,一個個欲語還休,甚至就只差明說只要你勾勾手指,今晚她們就樂意在這別墅里來一場露水姻緣。

  “郝副總編!”喝的滿臉通紅的曲振興大咧咧的喊道:“你要走了嗎?”

  郝孟微微點頭。

  胖子咧嘴笑道:“幫個忙唄,我喝了酒,開不了車,你送一下她們兩個回家?”

  胖子身后,褚曉曉和馬尾辮站在一起。

  青年看了眼胖子,他是故意的嗎?

  “行吧。”郝孟隨意點頭,想從兜里摸鑰匙但是想起車子是賈仁開來的,當即左右環顧,這家伙人呢?

  “找你那朋友么?”褚曉曉淡淡道:“他和老孫晚飯吃完就開車走了,聽說要去金巴特,我如果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一家足浴會所,你們的休閑活動確實挺豐富的。”

  郝孟面色一僵。

  胖子大笑著攬著郝孟肩膀,“沒事,開我的吧!”

  郝孟接過他手里的鑰匙,走向不遠處停著的凱迪拉克,

  胖子一直將三人送到車上才往回走。

  郝孟開車,褚曉曉和寧清坐在后座,郝孟調整了一下鏡子和座椅,隨口問道:“你們去哪。”

  褚曉曉回答道:“我去三水花園,她去金牛小區。”

  郝孟微微點頭,發車出發。

  三人沒有其他交流,郝孟也沒主動說話,車內只有油門和發動機的聲音,為了緩解氣氛他打開了收音機。

  車窗外是柏油馬路,樹木成蔭,路燈明亮。

  收音機里是最新的新聞和交通路況。

  時間流逝,很快就接近了目的地。

  褚曉曉一直低頭看著手機,馬尾辮則是默默的望著車窗外。

  “插播一則新聞,本臺收到最新消息,z市的一處石礦發生坍塌,疑似爆炸失誤產生的事故,目前已致21死67傷,具體傷亡數據還在不斷增加,詳細情況請看本臺記者的前線報道。”

  郝孟微微皺眉,“至少21人死亡,罕見的特大事故了。”

  褚曉曉抬頭,“z市多礦,資源豐富,但那些礦老板大多都是黑心鬼,這次捅出通天大簍子,怕是要迎來一次大審查了。”

  馬尾辮沒有發表意見。

  郝孟眉頭越皺越深。

  z市,石礦?

  不會這么巧吧?

  年輕人拿出手機,點開新聞,褚曉曉見到他動作,不滿道:“開車也玩手機?你好歹把我們兩個當回事吧。”

  馬尾辮女孩終于回過頭,那對纖細精致的柳眉微蹙。

  “抱歉,有點急事。”此刻正身處高架上,沒有辦法靠邊停車,他從后視鏡中見到兩女不悅神色,雖然對自己駕駛技術很有信心,而且以他目前的身體素質,說實話閉著眼都不會出事,但說是這么說,事卻不是這么個事,他無奈放下手機,剛想好好看車卻見到反光鏡里有一排黑色車輛迅速接近。

  領頭的一輛賓利與他平行,車窗搖下,透出半張美的驚心動魄的嬌顏。

  郝孟心頭一沉。

  果然……

  但郝孟并不想停車,打算先把車上兩人送回去,可沒料到那駕車的干瘦老頭一腳油門猛沖往前,隨后車胎在地上摩擦出黑痕,擺尾擋在了前方。

  “嗤!”

  郝孟一腳剎車踩死,尖銳嘯聲響起,胎痕磨出二十余米遠,兩個女子好在綁著安全帶,可仍是被慣性帶著往前一沖,驚魂未定。

  “郝孟!”

  褚曉曉當即咆哮,馬尾辮小臉上也浮現一絲怒容。

  還不待褚曉曉大罵,她的聲音戛然而止,前方車上走下一道傾國傾城的人兒,氣質雍容高貴,縱使是自信如褚曉曉,在見到她的時候都自慚形穢。

  馬尾辮看著那風華絕代的尤物,同為女子,她也不得不承認這女人長得……太好看了。

  郝孟搖下車窗,瞇眼成縫,卻沒有絲毫留情,“有病?”

  褚曉曉和寧清同時瞪大眼睛,這家伙……居然對這么一個氣質高貴,雍容美麗的女子如此質罵!

  潭汐并沒有在意他的話,沉聲道:“計劃有變,我們馬上去z市。”

  青年冷淡道:“等我忙完手頭事。”

  潭少婦看了一眼后座的兩人,目光在清純麗質的馬尾辮身上頓了頓,這小丫頭的氣質即使是她都感覺有點驚艷,潭汐隨后就收回視線,以平淡語氣拋出了一個讓郝孟悚然一驚,全身顫栗的消息。

  “商令殺了艾木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