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二章 我能給你幸福
  振興翻譯社人丁興旺,員工數量已經破30余名,因為是文職工作的緣故,陰盛陽衰,放眼望去都是嬌滴滴的各色女孩。

  曲振興今日定了一間園內的恬云轟趴別墅,帶著一眾人燒烤玩樂。

  當郝孟兩人趕到時,曲振興正趴在爐子前燒炭,不時扯嗓子喊一聲忙前忙后的老孫過來幫忙,七八個姑娘圍坐在桌前正在給烤肉、素菜串簽,褚曉曉指揮著公司內僅有的四個男丁搭帳篷搬桌子。

  “副總編來了!”曲振興一眼就看到了走過來的郝孟,喜出望外,用力擺手。

  他旁邊的是誰?

  曲振興腦子里剛浮現這個念頭,只見那漢子熱情的迎上來,“我來!我來!這些粗活交給我就行了。”

  曲振興很開心,心想我副總編今天帶了個很上道的朋友來嘛,可就在遞起扇子鉗子的時候,漢子目不斜視,直接側身繞過他,擠到了姑娘堆里。

  “中午好!中午好!”漢子隨手抽過一張凳坐下,拿起桌上鐵簽一邊干活一邊熟絡的像是老朋友一般,“來遲了來遲了,不好意思!。”

  姑娘們對這漢子并沒印象,但也樂得有人幫忙,一群人說說笑笑,很快就打成一片。

  郝孟接過扇子坐到爐子邊,曲振興懶得管那不當人的漢子,湊在郝孟邊上笑呵呵道:“副總編,聽說你在商州集團的會議上大展雄風,殺的對面片甲不留,威震八方……”

  年輕人撥開煤爐讓火燒的更旺,隨口道:“差點就把命丟在那了。”

  胖子笑容一僵,“哈哈,我副總編就是愛開玩笑。”

  商州集團的消息已被封鎖,像胖子這種也只能得到零星信息,并不知曉那日究竟發生了什么,但潭汐成功拿下地域所有權合同是板上釘釘的,借此機會,曲振興這三周已經和商州集團搭橋上線,這個巨無霸隨便從指甲縫里扣出一些就夠他這小翻譯社活的有滋有味了。

  郝孟儼然已經成了他的財星。

  不過若是胖子知曉,和潭汐站邊就意味著和如日中天的商家二公子作對,恐怕他就笑不太出來了。

  郝孟將烤紅的木炭敲碎鋪開在燒烤架底部,拿起串號的簽擱在鐵網上刷油翻轉,動作熟練,看的胖子一陣汗顏,這活他是真沒干過幾次,可奈何公司里基本都是小姑娘,老孫那鳥人又指望不上,只能他親自出馬了。

  一身黑色長裙的褚曉曉走了過來,她今天沒有扎發,和以往干凈利落的女強人模樣截然不同,她咬著一顆蘋果,一邊點頭一邊點評道:“手法不錯,像那么回事,郝孟你之前不會是開燒烤店的吧?”

  年輕人笑道:“那可不,翻譯社樓下那家十年燒烤就是我的。”

  褚曉曉白了他一眼,在一旁殷勤的洗水果倒茶水的老孫湊過來,堆笑道:“郝副總編,你前兩天接的那些稿子……”

  郝孟微笑點頭,“放心,沒問題。”

  老孫當即松了口氣,還來不及道謝便被一巴掌拍在腦袋上,曲振興瞪眼道:“幸虧有郝副總編,不然就那些破稿子接回來,鬼能給你翻?”

  老孫撓頭訕笑。

  褚曉曉推了推眼鏡,秀氣婉約的她是職場女性的典型,她上下打量著郝孟,“不過說實話,郝孟你確實挺神的啊,普通語種也就算了,那些稀奇古怪的語種你也認識大半,大家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你怎么就不一樣點的呢?”

  美女總編冷不丁道:“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電影里那種會十幾國語言的外國特工?”

  這回輪到郝孟翻白眼了,我把你當朋友,結果你想拿我去領50w?

  褚曉曉總算放過了郝孟,轉頭數落起老板,這家伙最近和商州集團搭上線后就飄的很,公司也不來,事也不管,一股腦的都丟給了她,著實讓她氣惱的很。

  曲振興開始變得頭大,扭著身子尋找著腳底抹油的機會。

  年輕人目光掃了掃四周,卻發現場地里的很多人都注意著這里,且目光大多停在自己身上,轉念一想也釋然,自己如今也算這個圈子里的傳奇了。

  才烤好一排,漢子跑過來眼疾手快的全部擄走,捧到了一桌子的姐姐妹妹面前,美曰其名這里干活的最辛苦,理應先吃,惹來嬌聲歡鬧一片,陶醉在香水中的賈仁樂不思蜀。

  “大叔。”一個烏黑大眼的小姑娘悄悄指了指坐在自家老板和總編中間的年輕人,問道:“我剛看你和他一起來的,你也認識他嗎?”

  桌上的幾人也投來好奇目光。

  “他?”賈仁吹牛不打草稿,“那是我小弟。”

  小姑娘眼里冒著星星,艷羨道:“真的嗎?他老厲害了,業界內都把他稱作行業新星,年紀只有二十出頭,掌握的語種卻有十幾種呢。”

  談起這個,邊上的幾人也紛紛開口。

  “是啊,郝孟會的語種還多數是偏僻系的,好幾家翻譯社的老板都開重金想要挖他。”

  “我今天是第一天見到真人,瞧著也不像那種古板僵硬,只會讀死書的書呆子,長得還挺帥呢。”

  “喲喲喲,小妮子發.春了嗎?看上就過去要聯系方式啊。”???.

  “哼……你們難道不動心嗎?這可是正兒八經的青年才俊,褚姐說他沒來翻譯社之前都開著奔馳,還是自己打拼下的呢。”

  “看看看,原形畢露了!你就是看上人家錢了。”

  “對啊對啊!我就喜歡當個俗氣的女人,以后爭取傍個大款,這輩子不愁吃喝。”

  “咦……”

  ……

  聽著耳邊的七嘴八舌,賈仁只覺得手上的烤串也不香了,酸成一只檸檬精。

  不就是會翻譯嗎?

  不就是兜里有兩錢嗎?

  他賈仁努努力,也是能……做到的吧?

  越想越失落的的賈仁偷偷回到了燒烤架旁,一言不發的接過燒烤的活,開始懷疑人生。

  郝孟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既然手頭活有人干了,他當即站起身準備去逛逛,曲振興很有狗腿子的覺悟,立馬跟在他身側毫無老板的架子。

  姑娘們單獨面對郝孟一人可能還會有所拘謹,但是他旁邊有個曲振興,對于這平日里大大咧咧的良心老板她們向來沒有隔閡,兩人在鶯鶯燕燕中穿過,幾個膽大的姑娘也和郝孟搭上了話,年輕人當然來者不拒,溫良恭儉和善的緊,可讓好些姑娘芳心如小鹿亂撞。

  歡聲一片,嬌笑不斷。

  遠處的賈仁看看頗受歡迎的郝孟,再想想自己自來熟了大半天才得到的待遇,當即痛苦的抱著腦袋,失去了來這里的初心和快樂。

  瘦小男子在他身側坐下,長吁短嘆。

  他們兩人在這場盛會中格格不入。

  “還不如去洗腳……”賈仁軟弱無力的呻吟,這些青春可人的小妹妹們的確活力十足,但自己好像沒什么能拿得出手可以讓她們投懷送抱,比起這個,那些數字技師們就不一樣了,只需要幾張票子就能讓她們溫柔的善解人衣。

  “洗腳?”老孫咽了口唾沫,兩人四目相對。

  賈仁瞧見了他眼里的探索欲,發出了邀請,“哥們,做個伴,一起去嗎?”

  原名孫勝,從小卻被取了孫大剩外號的男人眼里有著期待,但又十分猶豫,過了一會才咬牙道:“正經嗎?”

  漢子沒懂他的意思,“啊?”

  老孫頓了頓,小聲道:“正經就下個月發工資來,不正經馬上借錢來。”

  漢子立馬熱情的握著老孫的手,只覺得找到了同道中人,總算不虛此行。

  ……

  郝孟和胖子在院里逛了逛,和姑娘們笑笑鬧鬧,算是打了個照面,這些名義上的同事們都認識了一下這位業界傳奇的副總編,年輕帥氣還有才多金的郝孟顯然比胖子受歡迎多了,一路上被暗送秋波,體貼照顧,區別對待,手上嘴里的吃喝不斷,看的胖子都陷入悶悶不樂,自己這老板還不如一個副總編待遇好。

  終于,兩人進了別墅內,這棟屋子是胖子花了六千大洋租的,kvt、影院、臺球室、桌游室應有盡有,提前買好的大量零食酒水也早就擺放到位,

  “老板!”

  “老板中午好!”

  屋里還有著一些人在打牌看電視,見到兩人進來找了個招呼,兩人簡單回應后便往二樓走,想要到處看看

  在二樓陽臺,年輕人停住腳步,陽臺的遮陽棚下,有個馬尾辮正坐著安靜看書,帆布鞋牛仔褲,一件普通的t恤撐起鼓鼓的胸脯,清純的一塌糊涂。

  聽到動靜,馬尾辮轉過腦袋,微笑點頭算是禮貌性的招呼。

  郝孟恍惚間,似乎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在她身上重疊。

  “副總編?副總編?”見到郝孟不動,胖子戳了戳他。

  郝孟回過神,下意識的繼續往樓上走,“她是?”

  胖子笑道:“那是我一個朋友女兒,她和你一樣,也是在我這做兼.職,小姑娘年紀不大,今年才大一,但會的語種也挺多,當然了,和我副總編肯定不能比。”

  郝孟突然停下腳步說道:“你相信一見鐘情嗎?”

  胖子面色一僵。

  男人的世界里哪有什么一見鐘情,只有見色起意。

  見到郝孟轉身,胖子挎下臉,“別吧!郝祖宗,她只是個孩子啊……”

  郝孟沒有理會胖子,遵從內心的悸動,他決定學習一回最無所畏懼的趙甲第同學,大跨步的來到陽臺,直勾勾的盯著神色平靜的女孩,直接了當道:“我叫郝孟,我想和你交往。”

  女孩愣了一下,“為什么?”

  郝孟認真道:“我能給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