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章 人活著的意義
  郝孟不知道其他的精神異人的念種有多大,但是他知道自己這一份念種定然舉世無雙。

  人頭大小的光團便帶給他評級水準的異力,那他若是有朝一日將天上那輪大日煉化,化為己用,該是強大到什么程度的實力?

  一念天地翻轉,一念江海倒灌。

  腕表的創造者,極夜特等搜查官,稱號救世主的黃粱,究竟留下了什么驚世駭俗的東西。

  莊的聲音依舊古井無波,“主人,你當務之急是進化,待你成功評級后便可修習異力納引法門,正式踏上修煉之途,屆時我會替你制定詳細合理的修煉計劃。”

  停了停,莊說道:“創造者曾說過,無論你愿意直面妖魔,還是選擇背棄事實都無所謂,他的初衷并不是要撿到這腕表的人必須成為下一個救世主,值此亂世,想要活下去就必須擁有強大實力。”

  “我們可以不使用這份實力,但不能沒有。”

  郝孟默然。

  混沌天地轟然破碎。

  郝孟的心神退出識海。

  屋內青年緩緩睜眼。

  郝孟坐了一會,然后打開電腦開始羅列自己和喬殷的關系網,父母、親朋、好友同學等,所有能想到的人,曾經去過的地方,事無巨細。

  他要尋找蛛絲馬跡。

  既然喬殷是真實存在的,那絕不會憑空消失。

  真相是什么。

  郝孟一定要搞清楚。

  捋清思路后的郝孟心結解開,一直壓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干完手頭活便沉沉睡去,醒來后已經清晨,他估摸著時間,剛想回電腦前把手頭的稿子翻譯一些,掙點零花錢。

  他才剛拿起腕表,莊的聲音已經響起,“主人是要翻譯這些稿子嗎?”

  郝孟點了點頭。

  再然后,他看見腕表中射出一道細微白光進入電腦。

  屏幕上突然飛快的出現一行行代碼。

  短短幾個呼吸。

  總共六份譯稿,近20w字全部轉換成譯稿。

  “這……”

  郝孟一呆。

  這就是人工智能嗎?

  這就是莊嗎?

  這他娘的,完全是掙錢神器啊!

  以后還怕缺錢用?

  “牛逼。”郝孟感嘆,起身走出房門前往衛生間洗漱。

  “今天先去喬殷的公司和她上過的大學看看。”郝孟心頭思量,“若是沒有什么發現,明天就回趟鄉下老家,可惜喬殷的親朋都搬走了,蹤跡難尋,否則……”

  正在郝孟想著時,莊的聲音再度響起,“主人,稍等……”

  三秒后。

  一大片信息流涌入郝孟腦海內。

  莊說道:“我在周夏官方信息網內整合尋找了和喬殷一家有關的所有信息,這是他們車禍那年的交通科事故調查紀錄,這是他們的戶口人脈關系,還有他們一家的租房、就業、購車、醫療……”

  詳細的淋漓盡致,令人發指。

  郝孟目瞪口呆。

  這已經不是牛逼可以形容了。

  這完全是究極外掛!

  根據昨晚莊所說,這還是他的基礎功能……

  既然有了方向,郝孟當機立斷,說做就做,剛準備打車出門時,鑰匙開鎖聲響起。

  賈仁回來了。

  “你這……”

  郝孟看著那一手撐墻一手扶腰的漢子,他神色憔悴的讓人心酸。

  “不至于吧……”郝孟搖搖頭,“你這好歹是一名超人系異人啊,動不動就割自己一刀,拽脊椎鬧著玩的狠人,被一群小娘們折騰成這樣?”

  軟弱無力的漢子哪能受得了這委屈,當即硬著脖子反駁道:“她今天穿了華倫天奴和巴黎世家!”

  郝孟一愣,“啊?”

  漢子咬了咬牙,“她穿了華倫天奴……”

  賈仁不甘的又說了一遍,“她穿了巴黎世家!”

  郝孟終于反應過來。

  玩的花呀,原來還帶了裝備。

  郝孟腦子里浮現一連串介紹。

  裝備:華倫天奴。

  主動技能:魅惑,被魅惑的目標會失去控制并朝施加魅惑的單位移動,過程中可以釋放技能和普攻。

  裝備:巴黎世家。

  被動:增加敵方80%攻速,100%暴擊,己方多承受45%傷害。

  技能結束后敵方損失90%血量,沉默三十分鐘,進入重傷狀態持續三天。

  郝孟覺得賈仁輸的不怨,可以理解。

  郝孟想要說什么,最后只是拍了拍賈仁肩膀,勸道:“哥們,歇兩天吧,身體重要,來日方長。”

  賈仁看了他一眼,把車鑰匙還給他,默默的往里走。

  “砰砰!”

  身披黃掛的外賣小哥突然出現喊道:“你好,外賣到了!”

  郝孟疑惑道:“送錯了吧?我們這沒有點外賣。”

  外賣小哥撓頭,對照信息,“沒錯啊,是這里,10棟1002,賈先生不是這里嗎?”

  才往屋里走的賈仁急匆匆跑出來,“謝謝!謝謝!是這里!”

  好家伙,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這也不是吃的啊?袋鼠買藥?”郝孟停下腳步,好奇的看了一眼,然后就滿臉呆滯。

  只見賈仁撕開包裝將里面的罐子一個個取出。

  肉蓯蓉、淫羊藿、瑪咖、枸杞、金鎖陽、黃精……

  賈仁滿臉嚴肅,一本正經,“兄弟,咱才這年紀,有些敗仗真的輸不得,我一定要把場子找回來!”

  號稱專修肉體,體魄無雙的超人系這么沒牌面的嗎?

  他是賈仁在這方面的引路人,但沒想到這家伙天賦異稟,一日千里,進步神速,造詣已然遠超他這位前輩了。

  郝孟當即抱拳說道:“告辭!”

  “哎哎!等等!”賈仁見到郝孟往外走連忙喊道:“你要出去?”

  郝孟略作猶豫,如實相告,“我想去查查和喬殷有關的線索。”

  漢子齜牙咧嘴,唉聲嘆氣,“你們這些精神異人真是一根筋,算了算了,等我一下,我好歹還背著監視員的任務,哪能老擅離職守,我和你一起去!”

  賈仁拿起水杯,往里倒了半杯的藥材,再倒滿熱水,這才頂著黑眼圈跟上了郝孟。

  兩人下了樓,奔馳e300緩慢的駛離小區,前往a市大學。

  半天時光飛速而過。

  郝孟按著自己腦子里的記憶在大學里尋了半天,可無論是學校的檔案,監控攝像頭,還是喬殷曾待過的班級,都沒有任何發現,沒有她的存在,沒人認識她。

  明明是朝夕相處的同學導師,一問全都迷茫不知。

  學校的監控里偶爾會見到郝孟的身影,但卻是孤獨一人,可在郝孟的記憶中,明明是他陪著喬殷在學院里逛的。

  記憶和現實產生了巨大沖突。

  郝孟離開了a市大學,在常去的逛街地點、書店、飯店等地方詢問查找,皆是毫無所獲,店員們反倒是對他很有印象,甚至覺得他可能不太正常,總是一個人自言自語,就餐從來是雙人份,對著空氣幻想有個身邊人。

  一切結果和極夜組織告訴他的一模一樣。

  郝孟愈發覺得謎團重重,籠罩著巨大陰影。

  傍晚,年輕人心不在焉的回了家,瞌睡了一天的賈仁立馬跑回次臥,沾上枕頭就打起呼嚕。

  郝孟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啟程回了趟老家,賈仁不情不愿的跟著,經過三個小時的路程終于抵達小城,這里地處省界邊緣,屬于四五線小城市,老兩口都是老實巴交的鄉下人,進城務工的半輩子積蓄買了套二室一廳。

  郝孟不想讓老兩口擔心,旁敲側擊的問了問,得到的結果如出一轍,他們對喬殷的印象還停留著小時候,提起那場車禍便長吁短嘆,世事無常。

  郝孟在家呆了一下午,老兩口張羅著飯菜,吃完晚飯后,年輕人坐在樓道里抽煙,目光時不時瞥一眼對門。

  那里就是喬殷的家。

  在郝孟的記憶里,因為喬殷父母雙亡,房貸斷供,房子被銀行收回抵押,不過因為一家三口全喪命的緣故,這房子被說成風水不好,小城的人們最信這個,所以至今都沒能賣掉,而無依無靠的女孩也被他們收養,長大成人直到如今。

  “莊。”郝孟在心頭問道:“你怎么看。”

  莊回答道:“查喬家一方。”

  郝孟微微點頭。

  他也是這個打算。

  莊已經替他搜尋羅列了喬殷的人脈關系,通過支離破碎的信息推斷計算,整合了大片的地址和信息,想要一一拜訪難度非常的大。

  事到如今,也只能慢慢來了。

  第二天一早,賈仁便火急火燎的催促著郝孟回a市,昨晚的他就像是渾身有螞蟻在爬,難受的不行,連拖帶拽的將郝孟帶上車,一腳油門便轟隆上了高速。

  年輕人坐在副駕,想著過往,窗外的樹木飛速倒退。

  郝孟拿出手機,參造莊列出的信息開始制定尋查計劃。

  “你這是……”賈仁探過半個腦袋一瞥,看著那密密麻麻的信息頓時瞪大眼睛,“你不會這些地方都要去一遍吧?”

  郝孟隨口答道:“看情況。”

  賈仁沒了聲音。

  滿腦子都在想事的郝孟并沒有發現賈仁的異常,他正在心頭盤算路線,不知過了多久,他聽著那油門的轟隆聲猛然驚醒。

  “慢點,慢點。”郝孟放下手機,“怎么還越說越快了,這都180了,這是高速又不是飛機跑道。”

  漢子右手抓著方向盤,左手肘搭著車框握拳頂著半邊腦袋,無悲無喜的緩緩道:“你說人活著的意義是什么?真沒意思。”

  年輕人手一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驚惶抓住右邊的握手,看看漢子又看看前面,只覺得這一刻天地都變成黑白色了。

  郝孟說話都有點結巴了,“你,你,你慢點,我知道你最近壓力大,咱……咱們下高速要不先去金巴特洗個腳?”

  賈仁無動于衷。

  眼看速度已經飆上200,郝孟咽了口唾沫,趕忙道:“下午金巴特,晚上伊薇拉,我再去星樂迪定個凌晨包廂!”

  “有點餓了,先吃個飯?”

  “可……可以!你說了算!燒烤火鍋涮羊肉,白的啤的都行!啊,你慢點啊!”

  “嗯?我怎么一直踩著油門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剛才在想事情想岔了,兄弟你剛才說什么?洗腳唱歌?”

  “……你是屬十二生肖倒數第二個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