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十九章 巍巍白日
  郝孟呆愣,陡然醒覺。

  腕表蘇醒!

  重新開機了!

  屏幕上出現一個方塊型二維碼人頭,聲音直接透入郝孟腦海,“感謝主人的能源供應,目前已正常啟動,無特殊消耗可待機一年左右。”

  郝孟吃了一驚,“一年?”

  這月石的能量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郝孟追問道:“你現在能源補充了多少?還需要多少才能補滿?”

  腕表上的人頭嘴唇開合,答道:“主人,腕表本身的能源微不足道,只能支持基礎功能,目前已經補充了百分之五,待你評級之后擁有自主異力,我便可綁定在你身上,時刻由你供應異力,陸續提供各種功能。”

  百分之五……

  投了32塊月石,才恢復了百分之五能源!意思是補滿需要640塊月石!

  郝孟算是聽明白了,能源是會消耗的!而且單憑腕表本身能源還無法開啟大多數的功能!

  青年想了想,問道:“那你現在有什么能使用的功能嗎?”

  腕表答道:“主人,我已然蘇醒,目前可替你翻閱各種固態信息、資料、事件等,你可以將我當成一臺無所不知的人類科技最強電腦,你目前使用的翻譯便隸屬于此系之一,該功能消耗極少,幾乎可忽略不計。”

  郝孟心頭一動。

  這就等于擁有了一個活生生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寶貝兒!

  腕表繼續說道:“除此之外,目前已開啟的特殊功能有讀心術、防護罩、短期增幅三類,此三樣需要的能源上不封頂,讀心術欲要窺探的人實力越強則消耗越大,防護罩和短期增幅亦是同理。”

  郝孟聽的瞠目結舌。

  “防護罩他能理解,應該是保命手段,那短期增幅他也猜到七八,可能和興奮劑一樣,能夠在短時間增幅他的實力,那讀心術是什么鬼啊?

  天底下還有這種東西?

  “能不能細說介紹下?”郝孟連忙問道。

  腕表當即說道:“主人,讀心術可以窺探他人內心活動,對普通人使用為消耗1%的能源,于異人往上,從初中高等,為2%、3%、4%遞增,維持30分鐘,腕表自身能源無法支撐窺視評級異人的消耗。。”

  “防護罩開啟強度亦是如此遞增,消耗4%的能源可制造承受評級以下的能量罩,維持1分鐘。”

  “短期增幅為神經類異能,可通過刺激身體各處獲得短暫爆發的力量,5%的能源可施展一次,維持5分鐘。”

  郝孟摸著下巴,有了初步了解。

  青年深吸一口氣,語氣有些顫抖,問出了上次沒有得到確切答案,一直埋藏在心里的問題,“喬殷……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說過,我的精神異力是由你贈送的,那說明在我撿到你之前,我只是個普通人,可為何沒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她就像是從沒出現過……”

  腕表再次肯定道:“主人,她是真實存在的。”

  腕表旋即繼續說道:“主人,閉上眼睛,放緩呼吸,摒除所有念頭,展開所有的精神異力,想象自己正徜徉在星海,極靜極安,仿佛和周遭一切融為一體,徹底靜心。”

  郝孟略有猶豫,按著照做。

  隨著精神力的擴開,周遭天地反饋回腦海之內,雖閉著眼卻“看到“了肉眼無法觀測的宏觀世界,大到樓宇街道,小到微塵砂石。

  一分鐘。

  五分鐘。

  十分鐘。

  時間推移,郝孟心無雜念,慢慢的進入了一個玄妙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

  意識飄蕩的他霍然驚醒。

  “這里是……”

  這是一片廣闊世界,天上閃爍著微光,細細一看,竟然是一座遠在天邊的恢弘宮殿,中門大開。

  相隔不知多遠,卻剎那間放大,詭異出現在宮殿門前。

  郝孟癡癡望去,宮殿龐大的難以想象,通體金磚,磅礴大氣,帶著不可觸犯的圣潔和輝煌。

  “主人。”

  一道冰冷聲音響起,郝孟心頭一驚。

  門內大殿中,蒲團之上,由白光交織著的光人盤腿而坐,手上捧著一團銀白色的光團。

  “你是……腕表?”郝孟吃驚道:“這里是哪里?”

  光人只是擁有著人類的輪廓,但沒有五官皮膚和肌體,緩緩道:“是的,主人,我即是腕表內的人工智能,也是腕表之靈,創造者為我取名為——莊。”

  莊低頭看著手上光團,“主人,我手上的這團是你的精神異力,而此地,則是你靈臺識海的泥丸宮,人類通過冥想可以進入此地。”

  莊詳細解釋道:“主人,泥丸宮又名"黃庭""天腦",乃是人身之中重中之重,有總攝眾神,照生神識。孕育人魂之功。

  “修煉者引氣入體,淬煉本身。是以泥丸者,形之上神,一身之靈,百神之命窟,津.液之山源,魂精之玉室,夫能腦中園虛以灌真,萬空真立,千孔生煙,德備天地,洞同大方,故曰泥丸。

  “人身雖上應天象,各有所司,但泥丸宮中一旦生出元神,便是魂魄合一,不論生死,陰陽神和,靈秀天成,主宰全身。”

  郝孟睜大眼睛看著四周。

  靈臺識海?泥丸宮?

  這是他的額頭?

  這片混沌天地,在他身體里?

  年輕人直愣愣的看著那光團,他極為熟悉那股波動,心念一動,光團便化作光流來到他周身歡快流淌,如臂指揮,正是他的精神異力。

  這是莊贈送給他的!

  莊緩緩說道:“主人,精神異力是我渡入你體內的,而你如今這堪比高等的身體素質,也是由這精神力自動淬煉細胞而帶來的,所以在你撿到我之前,你過的生活是真實且正常的。”

  年輕人緩緩握拳。

  這樣的話,那問題就出在極夜組織或者……喬殷身上了。

  極夜組織管控著下三區,他們的信息網無所不知,除非是故意瞞著他!

  又或者。

  喬殷……有大問題!

  莊的機械聲音平靜而冰冷,“萬事既起,皆有蛛絲馬跡,主人大可細心回顧尋查,終會有所發現。”

  “對!”郝孟咬咬牙,既然得知這一切并非虛妄,那他定要找出真相。

  這整整二十余年的相伴,點點滴滴,一朝之內盡皆消失,人心又不是石頭,哪能說放下就放下。

  郝孟調整心態,恢復平靜后屈膝盤腿,和光人相對而坐。

  “莊,極夜降臨,世間動蕩,我想知道外面的情況以及這所謂的評級和修煉方法。”

  “好。”

  光人手掌一抹,無窮信息呈肉眼可見的光帶憑空浮現,徑直灌入郝孟眉心。

  時間在這概念模糊,也是是一秒,也許是一天。

  郝孟無神的黯淡雙眸恢復靈動。

  “極夜降臨,地球遭逢巨變。”莊緩緩道:“靈氣復蘇,動植物發生異變,人類感應到天地中出現游離著的宇宙能量,將其命名為異力,任何生物體內都有此物,數量有多寡,一旦超過臨界線便會引發變化,謂之覺醒。”

  “此便是異人的開端,人類初次覺醒從初起到高不等,錘煉體魄,強化身體后,終將到達新的臨界點。”

  “極限則進化,這是恒古不變的生物法則,目前可捕捉到的規律大致為拳力超1000kg,速度超30米/秒便可達到進化邊緣,極夜組織也將此劃分為評級標準。”

  “異人成功進化后,體內細胞擴展,經過特殊的修煉法門可將天地中的宇宙能量納入體內,存于細胞,自由使用。”

  “極夜組織目前將修煉分為:丁丙乙甲四大評級,也可劃做dcba四階。”

  莊雙手平放在膝蓋上,聲音冰冷,“評級異人的進化方向有三種,超人系、自然系、和涅槃系,三者各有千秋,超人系專修體魄,異力內斂,身體即是最強大的武器,自然系操控著元素法則異力,可引動天地之力,破壞力恐怖,涅槃系以精神異力為主,修自我真我。”

  郝孟用了很久才消化完這些知識。

  莊說道:“主人,你目前的身體素質已經達到高等極限,距離進化只有一步之遙。”

  異人覺醒后大部分都是超人系,而自然系和涅槃系是天賦決定的,前者是進化后的異力自帶元素法則,后者是進化后識海開啟,泥丸宮納成精神異力。

  郝孟翻閱著腦海里的知識,眉頭一皺,突然道:“莊,資料上說,精神異人覺醒后,泥丸宮內會誕生念種,念種大小決定著修煉上限,他們不同于超人系和自然系步步苦修,而是時刻挖掘念種內的力量,沒有瓶頸,直至巔峰。”

  莊點了點頭,“沒錯,精神異力是最強大的,但也是限制最大的,每一個精神異人在覺醒的時候便注定了高度,正常的念種一般為丙級程度,天賦佼佼者的念種可達到乙級層次,迄今為止,覺醒即擁有甲級容量念種的異人寥寥無幾。”

  郝孟看著身側的光團若有所思。

  精神異人的念種代表著實力極限!

  前兩系都是不停修煉,納引天地異力逐步成長,而精神異力一覺醒體內就擁有了金山,要做的就是一步步開采這金山轉化為可用的實力,當金山挖空的時候,修為也到頂了。

  在此期間,修煉暢通無阻,不會存在瓶頸期!但登頂后也是終點。

  當然,這并非絕對,極夜百年歷史上,也有一些天縱奇才突破桎梏,將精神異力錘煉的更為強大,但那屬于極為高深的頂尖層次,絕非現在的郝孟能夠了解觸碰。

  “那我……”郝孟望向莊。

  他的精神異力,或者說念種,就是這一團嗎?

  這一團的強度,甚至連最低等的丁級都還差一些。

  這豈不是說,他的精神異力到頂便是丁級初等的水準?

  莊和郝孟心神相連,緩緩說道:“主人,你本身并無精神異力的天賦,甚至于超人系的天賦也是由其附帶的。”

  郝孟吐了一口氣。

  果然如此。

  就在郝孟準備放棄時,莊卻是繼續說道:“主人,你雖然自身沒有念種,但是你在這一脈的修行方法可以照舊,挖掘金山,化為己用。”

  年輕人一愣,“什么意思?”

  光人站起身,身上的光芒變得璀璨,他伸出右臂指著天。

  郝孟順著他的手指望去。

  泥丸宮的識海天地死寂而冰冷,唯一的光亮只有天上那輪大日,是這黑暗深邃的世界內唯一的存在。

  郝孟不解其意。

  突然,年輕人眼睛瞪得滾圓,心頭浮現一個讓他心神劇顫的念頭。

  高掛在混沌天地的白日,耀眼輝煌。

  年輕人身子狠狠一抖,猛地望向光人。

  “你的意思是……”

  郝孟難以置信,心頭被無比的駭然吞噬。

  莊平靜說道:“是的,主人,這是創造者留給你的念種,你現在使用的精神異力便是我從其中抽取的一絲。”

  年輕人嘴唇發抖,手腳難以控制。

  天上那輪大日。

  是念種?

  他低頭看了看手上只有人頭大小的光團,在看看那無比遙遠,卻散發著熾眼光芒的大日。

  灼灼耀光,不可直視。

  巍巍白日,高山仰止。

  宛如神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