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十七章 加鐘
  “你要月石?”

  賈仁有些意外,“你現在又用不上這玩意。”

  郝孟解釋道:“這機器人挺有意思的,以后還想來玩玩。”

  “這樣啊。”漢子眼珠子轉了轉,笑瞇瞇道:“郝孟啊,你也知道,下三區對于這種極夜之物管控的非常嚴格,我兜里也沒有多少月石……”

  “你開個價。”

  “哎呀,咱哥倆什么感情,談錢不是俗了么?”

  “那你說。”

  “咳咳……我從來沒來過下三區,感覺全身腰酸背痛還腳麻,你看……”

  “懂了,洗腳按摩,安排!”

  “嗨呀,兄弟,破費了破費了,真難為情。”

  “走!”

  郝孟將月石揣進兜里,和興沖沖的賈仁離開了這里。

  館內三樓,巨大的投屏上正映照著進入此地的兩人,一旁的小畫面中正循環播放著山崖和館內的測試畫面。

  熒幕之前,男人負手而立,默默注視。

  片刻后,他拿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號碼為9999開頭的區號。

  “甲級潛質,可納入執刀人培養計劃。”

  ……

  金巴特足道。

  作為一名優秀的公司骨干級銷售經理,郝孟熟絡合作的交際法則。

  讓對方有錢掙。

  喝酒喝開心。

  洗個小腳按個小摩,或者k個歌。

  三部曲到位后,生意一般也就拿下了,男人的交際就是如此簡單,樸實無華,

  “喲,郝哥!好久沒來了!”停車小童樂呵呵的接過鑰匙,當郝孟隨手從車里拿出一包黃金葉丟給他時,臉上的笑容變得更濃郁殷勤,扯著嗓子往里喊道:“貴賓兩位!樓上請!”

  賈仁跟著郝孟走進裝修的富麗堂皇的會所里,嬌俏可人的兩個迎賓小妹妹滿臉堆笑的迎上來,“郝哥!”

  “郝哥,76號和88號今天都在呢。”

  “郝哥來之前也不打個招呼,不然就不讓61號上鐘了。”

  邊上的賈仁眼睛一亮,“熟客啊?”

  年輕人一笑置之。

  a市的大小足道,spa會所,除了那些私密高端的專業樂場,只要是對外營業的郝孟都略有了解,尤其是這金巴特足道,小妹妹們個個水靈可愛,美貌聽話,帶來的客戶每次都贊不絕口,最近幾年儼然成了郝孟待客的標配。

  賈仁目光一直沒移開走在前面引路的迎賓小妹,纖細小腰扭啊扭,包臀裙配上藍色紐扣制服,以他的角度一抬頭就能看見雪白大腿和大片春光,待走到二樓房間后他才艱難的移開目光,而后一把抓住了邊上的郝孟手臂,五指用力,激動道:“郝哥!帶帶小的!”

  郝孟呵呵一笑,“吃好喝完玩好,安排!”

  “哥!親哥!”賈仁從兜里一掏,又是兩顆硬幣大小的紅色石頭,不由分說的塞到了郝孟手里。

  年輕人心頭一喜,反手收起石頭。

  漢子坐在沙發上,左看右看看,迫不及待又有些緊張。

  沒過多久,敲門聲響起。

  “你好,76號技師為您服務。”

  “你好,91號技師為您服務。”

  兩個膚白貌美的小姑娘端著腳盆走了進來,一頭金色波浪的柔媚女子飽滿胸口掛著76號的牌子,嬌聲道:“郝哥。”

  另外一個身材高挑的黑色長發女子模樣更勝一籌,黑絲大長腿,領口三顆扣子只扣了一個,嬌軟雪白滿溢,微笑道:“貴賓晚上好。”

  郝孟看了一眼眼睛發直的漢子,“要哪個自己挑,不滿意的話再換。”

  賈仁頓時道:“行,都行。”

  “那你就91吧。”郝孟站起身,“我全身是汗,先去洗個澡。”

  76號金發技師嬌笑道:“郝哥,我來幫你。”

  “不用了。”郝孟擺了擺手,惹得金發小妹滿臉幽怨。

  一旁的賈仁咽了口唾沫,91號黑絲技師已經捧著足浴服走上前,柔柔道:“貴賓換衣吧。”

  “啊?”

  賈仁覺得自己一直都是個老實本分的漢子,看到那材質簡單,幾乎就是半透明棉服的一次性浴服,錯愕的望向郝孟。

  這也能穿?

  這跟沒穿有什么區別?

  “換啊!大老爺們還害羞么?”郝孟翻了個白眼,干脆利落的在屋里兩個美人面前脫完了衣服,穿著拖鞋往浴室走去。

  “啊?這……”

  可憐賈仁活了半輩子都沒經歷過這種場面,從小便是在戰爭區長大的他僵在原地,77號技師見他沒有動作,體貼的上前替他寬衣解帶。

  片刻后。

  待郝孟洗完澡走出來的時候,賈仁已經換好衣服躺在沙發上,技師跪在他身側,靈巧著從上到下按摩。

  賈仁從一開始的身體僵硬,到慢慢的放松,然后悄悄的將手伸到技師雪白大腿上,黑發姑娘咬唇不語,神色嫵媚,漢子得寸進尺,昏暗的電視燈光隱去了越來越大的動作。

  “郝哥。”等候已久的金發技師笑吟吟的湊上前。

  “腳就不用洗了,按會吧。”

  郝孟現在還殘留著筋疲力盡的力竭感,仰躺在沙發上放松休息,知曉他脾氣的技師輕緩的按摩著。

  有些疲憊的郝孟不知不覺睡去,待他再醒來的時候是身旁技師輕輕推醒了他,小聲道:“郝哥,時間到了,我們走了噢。”

  郝孟隨意點頭,腦袋一側,卻看見賈仁直勾勾看著他。

  黑發技師已經在倒水收拾,整理凌亂衣衫。

  “郝哥。”賈仁可憐兮兮的看著他,意猶未盡。

  郝孟了然,淡淡喊道:“加個鐘。”

  漢子一拳砸在郝孟肩膀上,激動道:“好兄弟!一輩子的好兄弟!”

  他轉而屁股前挪,抓住了黑絲技師姑娘的柔軟小手,樂呵呵道:“莉莉,我們再聊會。”

  黑發姑娘柔順點頭,這里的姑娘就是這點好,毫不嬌柔造作,棒的一批。

  郝孟不再看那兩個又躺回沙發的男女,披上浴袍往外走去,來到二樓大堂的角落。

  四下無人,年輕人從浴袍兜里取出手表和紅色石子。

  “機器人是吞下去的,那這手表有什么地方能塞進去嗎?”郝孟來回研究,可這款式簡單,模樣方正的腕表嚴絲合縫,毫無破綻。

  “奇怪。”年輕人思量,“難道是我想錯了?”

  突然,郝孟看見石子像是被一股吸力扯住,咻的一聲貼到了腕表屏幕上,再然后,一絲一縷紅色能量涌入腕表之內,石子迅速縮小,顏色變淺,三個呼吸間便化作粉末。

  腕表的屏幕微微一亮,隨后便熄滅。

  “果真有用!”郝孟的心臟撲通直跳!

  沒錯!

  腕表的能源是異力,而這月石里面蘊含異力!

  郝孟拿出第二顆月石,如法炮制,里面的異力再度被腕表吸收。

  “不夠,還不夠……”郝孟皺眉,“看來這腕表所需的異力很龐大,光靠這些根本不夠,我需要更多的月石!”

  郝孟沒有把最后一顆月石用掉,返回了房間。

  “賈仁身上有月石,但是不知道有多少。”

  “我記得艾木森的地域合同上就有一條月石的開采協議,那說明那里很多很多月石,可是我得怎么樣才能搞得到?”

  年輕人躺在沙發上,攬著金發技師柔軟小腰卻心不在焉,左右思考。

  沒多久,一個小時到點。

  “郝哥?”賈仁聲音很小。

  “加鐘!”郝孟喊了一嗓子。

  又一小時后。

  “郝哥……”

  “加鐘!”

  ……

  “郝哥,加鐘?”

  “要加鐘你自己喊吧,我睡一會。”

  ……

  天亮了。

  一晚上只是淺睡的郝孟精神面貌不太好,一晚上沒睡的賈仁卻精神煥發,興奮的像只猴。

  兩人回了家,郝孟補了個覺,睡醒已經是傍晚了。

  他走出房門,賈仁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瞧見郝孟出來當即眼巴巴的看了過來,郝孟隨口道:“晚飯了,想吃點什么?”

  “都行!”

  郝孟略作思量,帶著賈仁到了樓下的烤肉店。

  “好吃!”

  “真是人間美味啊!”

  “外面哪有這么舒服,這下三區真是天堂啊,難怪一個個都拼了老命的要擠回來。”

  賈仁大快朵頤,啤酒配肉,吃的不亦樂乎。

  吃飽喝足后,郝孟讓賈仁帶他回到了昨天的極夜俱樂部。

  “賈仁,能教我一點你們的格斗技巧嗎?我以前粗略學過散打和拳擊,但并不精通。”

  “兄弟,你光這身體素質就足以在下三區橫著走了,還練什么呢。”

  “練完唱歌去?”

  “唱歌?嗯……不如還是洗腳吧。”

  “有公主。”

  “兄弟!來!你看好了!攻擊的時候下盤要穩,集中注意力,調用身體每一個部分,比如這右直拳,小腿發力起蹬,然后擰轉腰身,繃緊身體后猛地打出,彭……你試試!”

  “好,我試試……感覺好像確實不一樣了!”

  “對嘛!來來來!我再教你!我們異人的力量已經遠超常人,但是你沒有搏殺經驗,所以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先掌握身體,最大可能的挖掘和發揮自身力量……”

  直到深夜。

  郝孟結束和機器人的苦戰,總結經驗,回味著之前的戰斗,他撿起機器人吐出的小了一號的月石,招手道:“賈仁,走!”

  “來了!哥!”

  一個小時后。

  星樂迪ktv。

  賈仁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站著的清一色美女,衣衫半解,氣質千秋。

  “兩位貴賓晚上好!”

  眾美女紛紛彎腰嬌聲道。

  “這就是傳說中的夜場選秀嗎?”賈仁激動的身子發抖,

  郝孟拿起酒杯,“隨便挑,一個不夠就兩個。”

  “好!好!郝哥!我要那16號,還有34號!”

  ……

  郝孟和來串門的ktv營銷和經理撞了幾杯,又被他們帶著去其他幾個包廂見了熟人,來來去去再回到自己包廂已經凌晨了。

  郝孟拿著話筒吼了兩嗓子,又和縮在角落抱著姑娘的賈仁碰了兩瓶。

  “賈仁,不唱兩首?”

  “嗯……不了。”

  “出來玩么,放松點,開心點!唱不好也沒事,你老這么安靜坐著多無趣。”

  “沒事……”

  在他懷里的清秀小妹也忍不住了,委屈勸道:“大哥,唱一首吧,你這都摸了兩個時辰了,絲襪都起球了……”

  “……”

  “郝哥,包廂時間好像到了……”

  “加時!自己喊!”

  “嘛唔!兄弟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