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十五章 不是野獸,便是神靈
  破舊車輛停在小區門崗前,保安反復核對了兩遍才開門放行,在這富麗堂皇,豪車遍地的高檔小區,這輛幾近報廢的帝豪顯得分外顯眼。

  名為賈仁的漢子跟上樓,美曰其名貼身保護,并毫不客氣的討要了次臥。

  郝孟走進衛浴間解開繃帶。

  從擁有精神異力之后,郝孟的五感和身體發生了巨大變化,像這種致命的貫穿傷,尋常人即使僥幸活下,也只能乖乖躺在醫院接受診治,哪能這么活蹦亂跳。

  左肩縫合處,血肉又疼又癢,酸麻難耐。

  衛浴門突然打開,脫得精光的漢子肩上搭著條毛巾,走到噴頭下開始淋浴,“喲,不錯嘛,恢復力很強啊,精神異人的肉體都偏孱弱,但你這恢復速度,堪比高階超人系的異人了。”

  郝孟對這突然出現的監視員不親近,也不抗拒,只是問道:“高階?超人系?”

  漢子使勁搓著身子,哼哼唧唧,“看來還沒人和你說過異人的劃分,那這項艱巨的啟蒙任務只能由我這種古道熱腸的新人導師來了。”

  “極夜降臨,人類異變,謂之異人,異人初次覺醒,實力一般為初等,天賦異稟者可以達到中等,而極少數的人,覺醒即是高等水準,萬中無一。”

  “每一個異人千錘百煉,實力提升至極限時,可以進行考核獲得評級,從d到s,從丁到甲。

  “異人種類也由此定型劃分,主體方向可以分為三大系:超人系、自然系、涅槃系。”

  賈仁拿起洗發水往掌心倒,“超人系,顧名思義,遠超常人的體魄,恐怖的力量與速度,離譜的恢復能力,而自然系則涉及到了元素、法則和五行變化,可以操控風雨雷電,水火土木,破壞力恐怖,三者之中,涅槃系是人數最少,同樣也最強大的,鬼魅無蹤,隨處可動的精神異力使其攻擊防不勝防,由精神異力衍生出的陣師、術士、念者等是當之無愧的同階異人霸主。”

  郝孟細細消化著這些聞所未聞的信息。

  “你身上有明顯的超人系特征,但你的精神異力更強大。”賈仁笑呵呵道:“以你目前的情況,無論主修哪一系都可以,但切莫想著同修,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魚和熊掌不可兼得。”

  郝孟隨口問道:“你是什么系?”

  正在洗頭的賈仁一頓,語氣驕傲:“我是一名優秀的超人系強者!”

  頓了頓,賈仁苦口婆心勸道:“郝孟,聽我的,還是修超人系好,別去折騰那胡叼治的精神異力,你是不知道,那東西虛無縹緲的,一不小心還容易把腦子修壞,組織里的精神異人,十個有八個是神經病。”

  “那些自然系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天天玩火弄水,動不動拿雷電砸人,時間長了,一個個都把自己當成掌控世界,高高在上的神靈,真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縱觀極夜百年歷史,唯我們超人系一枝獨秀,體魄無雙,真男人就是應該這樣拳拳到肉,猛的一批!”

  漢子胡吹海喊,可惜并沒能讓郝孟有所心動,他眼睛一轉,突然笑瞇瞇道:“郝孟,如果你愿意勤加修煉這一脈,像你肩膀這種皮肉傷?”

  郝孟突然瞪大眼睛,看著那漢子拿起洗浴臺上的刮胡刀朝著自己手腕用力一劃!

  鮮血四濺!

  傷口足有兩寸深!

  汩汩鮮血瞬間浸染整個洗浴臺。

  然而下一瞬,郝孟就見到一副讓他此生難忘的畫面,那割開的血肉居然迅速長出一根根肉芽,飛速交纏。

  齜牙咧嘴的漢子打開水龍頭,沖洗血跡。

  手腕已然恢復如初!

  見到郝孟呆住了,漢子分外滿意,他裝模作樣的咳嗽一聲,故意嘆道:“最近開車開久了,上醫院拍了個片說是腰間盤問題,髓核外突了。”

  年輕人驚駭的看著漢子拿著刮胡刀在自己后腰用力一劃。

  再然后。

  他右手探入裂開的血肉內,抓住森白脊椎來回摁了摁,調整完感覺舒服了后才收回手。

  恐怖傷口幾個呼吸便愈合。

  漢子忍著劇痛,興奮的看著郝孟,一副怎么樣怎么樣,趕緊夸我的表情。

  青年沉默許久,用一種難以言說的眼神看著他。

  一般人能干出這種事情?

  這是人的腦子能想出來的事情?

  “你有病?”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質問,漢子也沉默了。

  郝孟退出浴室,決定要離這個人遠一些。

  賈仁默默的看著滿地鮮血,再看看鏡子里帥氣逼人的自己,“為什么?他為什么沒有喊666,為什么沒有驚呼著超人系牛逼,驚為天人?然后一頭扎入超人系一脈的苦修中?”

  ……

  城北,清水莊園。

  別墅四樓,男人大口的喝掉杯中的伏特加,仍是止不住纏著繃帶的右手傳來的陣陣疼痛。

  “少爺。”曾經在會議室內出現過的魁梧男人走上前,沉聲道:“已經查過了,那小子身世簡單,和李昊沒有絲毫交集。”

  “沒有?”

  男人將酒杯砸的粉碎,“那他打個報警電話就能喊來一市之長?不是他難道是潭汐?潭汐要有這層通天關系,還會藏到現在?”

  商令的滿腔怒火已經瀕臨爆炸邊緣。

  恨!

  不僅丟了地域合同,還差點被打廢一只手!

  魁梧男子眼神閃爍,低聲道:“少爺,屋里當時還有一人……而且你不覺得太奇怪了嗎,那翻譯電話才打完幾分鐘就有狙擊手和武裝直升機到了,出警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男人一僵,深呼吸一口氣,死死盯著自己的心腹保鏢,“你的意思是……他們早就埋伏在那里了!”

  當時除了他們雙方,屋里是還有一方人的!

  “艾木森?”商令幾乎咬碎了后槽牙。

  負責貼身保護的保鏢點頭說道:“沒錯,從治安局傳回的消息說艾木森是第一個被釋放的,他離開后就去見李昊了!而且還有一個信息非常奇怪,不知真假。”

  “什么?”

  “治安局的人說,艾木森……會說普通話!”

  商令猛地睜大眼睛。

  “他會說中文?!”商令迅速將所有可疑點串聯。

  “是了,一個毛頭小子怎么有膽子和我叫板,原來是這樣。”商令立馬推測,“我一直在想,連我費盡心思都找不到的納瓦霍語翻譯者,為什么潭汐能在最后關頭找到一個熟練外語的翻譯。”

  “那小子就是艾木森的人!是艾木森派給潭汐的!”

  “而艾木森是商州集團的合作伙伴,是老頭子的人!”

  “這場合作,至始至終,都是老頭子為了給潭汐鋪路而設計的!什么狗屁的公平競爭,老頭子一早就打算將這份地域所有權送給潭汐!”

  “在會議室內,我已經立于不敗之地,潭汐大勢已去!艾木森明白這一點,所以干脆當破局者,攪合所有事!”

  男人越想越氣,一腳踹翻面前桌子,一通亂砸發泄心中的怒火。

  保鏢待男人發泄完,平復心情后才走上前低聲問道:“那少爺,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商令喘著粗氣,兇狠如狼,“老頭子已經偏心到這種地步,那就不能怪我了,越過我把商州集團交給那花瓶?想都別想!”

  保鏢心頭一震。

  商州集團這場奪嫡大戰,終于要正式拉開帷幕了!

  ……

  商州療養院,三樓。

  行將就木的老人靜靜的躺在明黃軟塌上,周邊是各色昂貴的醫療機器,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態,富人的續命游戲向來是難以想象的天價。

  窗簾處,一道凹凸身影拉開一絲帷幕,望著窗外的青山綠水。

  穿著高領風衣的貝雷帽男人走進屋內,坐到床榻邊的小凳上一言不發的盯著老人。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靜悄悄的屋內只有時不時響起的機器滴答聲。

  不知過了多久,窗前女子轉過身,沉聲道:“我不想爭了。”

  男人伸出手,肌膚呈現病態的雪白,他伸手握住老人干枯手掌,答道:“扶你上位是老爺的意思,爭不爭由不得你。”

  潭汐咬唇道:“我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沒有權謀,沒有實力,我知道自己的幾斤幾兩,這么大一個商州集團,這么強悍的敵人,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停了停,潭汐面露凄涼:“我今天差點就死了。”

  男人摘下帽子放在邊上,他全身雪白,患有罕見的白化病,因此被喚作白牛,這個陪著商七圖征戰四十余年的頭號心腹淡淡道:“你也說了是差點,現在不是還沒死么。”

  女人心頭涌現怒氣,可又不敢發泄,她加重的呼吸用了片刻才回復正常,問道:“郝孟是你的人?”

  商令能得到的消息,她自然也收到了。

  白牛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他從包里拿出文件夾,往后一扔,拋物線在到達潭汐面前時,卻是詭異的直停懸浮,無風自動。

  “簽下它,一個月后去z市和艾木森對接余下的事情。”

  潭汐對白牛這一手離奇手段并無任何觸動,她只是盯著面前攤開的紙張。

  《1999年極夜事件絕密檔案授權協議》

  女子看都沒看便直接簽下。

  白牛伸手一招,文件夾飛回他手里。

  潭汐用一種很冷漠的目光看著白牛,說道:“無論你做什么,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女人大跨步離去。

  白牛默默無言,守候著病入膏肓的老人,如一座雕塑紋絲不動。

  人人都知道商七圖病情嚴重,可即使是商令和潭汐也不知曉,這一位商界巨鱷其實已經整整六年沒有睜眼了。

  而潭汐,卻是五年前嫁入商家的。

  男人緩緩閉眼,呼吸逐漸變輕,最后甚至若有若無。

  床上老人和凳上男人安靜無聲。

  除了潭汐外,能夠來到這里的屈指可數。

  商七圖在這里躺了六年,他也在這呆了六年,享受孤獨,沉醉寂靜。

  離群索居者,不是野獸,便是神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