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十二章 脫籠猛獸
  青年走進屋內。

  商令死死頂著眼前這個本該躺在醫院,生死垂危的年輕人。

  “不……不可能!”

  商令怎么也不敢相信,這個小子竟然還能出現在這里!

  他是親眼看著這小子被抬上擔架,身上還插著一截金屬斷茬的!

  那種傷勢,就算不死,也不可能現在還出現在這里!

  艾木森難掩震驚,第一個開口詢問,繁雜的納瓦霍語落在郝孟耳中卻是清晰可聞的中文,“這位朋友,你從哪學到的納瓦霍語?”

  郝孟答非所問,沉聲道:“初次見面,我叫郝孟,是譚總的翻譯。”

  艾木森摸著滿是胡茬的下巴,眼神奇異,“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烏扎,我們有多久沒聽過除z市族人外的古塔納氏族口音了?”

  名為烏扎的心腹感嘆道:“酋長,很久很久了。”

  金發男子大笑著走上前,伸手重重擁抱了一下郝孟,“兄弟,無論你是從哪學的納瓦霍語,你肯定和我古塔納氏族有不淺交集,非常高興能認識你,自我介紹一下,艾木森,周夏境內的古塔納氏分家酋長!”

  身上還有傷勢的郝孟臉龐微抽。

  “抱歉抱歉!”艾木森覺察不對,松手后撤,問道:“這些傷?”

  青年略一遲疑,如實說道:“我和譚總遲到的原因。”

  艾木森和心腹對視一眼,頓時明白事情原委。

  商州集團的地下暗流,兇險爭鋒,他們這些合作伙伴可是一清二楚。

  金發男子咧嘴笑道:“兄弟,據我所知,你選的的站隊有點危險啊,要不重新換個勝率大點的?”

  郝孟淡然道:“換不了,也不想換。”

  青年緊接著問道:“酋長先生,會議的事,你看?”

  金發男子大笑一聲,返身往回走,“我的主要目的是和商州集團合作,至于是和哪一位拍板都無所謂,今天既然新認識了你這個朋友,就給你這個面子!”

  商令從一開始的目瞪口呆,到逐漸神色暗沉,再到見到兩人竟然往回走到會議桌前坐下,那張輪廓分明的臉龐已經變得鐵青。

  相反,美少婦的精致小臉已經揚起燦爛笑容。

  雖然她聽不懂這三人叭叭叭的說了些什么,但她知道,局勢扳回來了!

  潭汐快步走到桌前坐下,拿出合同譯稿,沖著青年眨眨眼,后者在她身側坐下,她這才趕忙沿著合同開始商議,郝孟在一旁便以納瓦霍語說道:“酋長先生,那就開始吧?合同第一條,合作時間從……”

  郝孟轉述著潭汐的話語,艾木森雖然聽著,但卻對這些沒有表露太大興趣。

  兩人的交流逐漸跑偏。

  “郝孟,你是不是父母祖上或者朋友是古塔納氏族的?”

  “不是,具體原因無可奉告,酋長先生見諒。”

  “嗯……郝孟,是個明眼人都看得出商州集團的情況,你既然選擇潭汐這一方,像今天碰上的事,以后絕不會少,切莫小瞧了這商州的太子爺啊。”

  “無妨,來便是了。”

  “哈哈哈,有膽氣……哎,兄弟,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因為看上了這小娘們才幫她的?那這我可得勸誡你兩句啊,她是商七圖的人,那老爺子可不是凡人,雖然如今年事已高,但只要一天不咽氣,就還是那威震八方的商界巨鱷,動動身子便是驚濤駭浪,雖說像她這年紀的人是最肥美多.汁的時候,可色字頭上一把刀啊。”

  “額,這……老哥,我們還是先聊合同條款吧?”

  “沒事,過過過,咱們哥倆先拉拉呱。”

  ……

  長條的會議桌末尾,商令安靜閉眼坐著,盯著會晤的四人卻是一言不發,老翻譯戰戰兢兢的站在他身側,備受煎熬。

  和剛才他們商談的局面相比,那個年輕人和艾木森就像是久別重逢的同鄉故友,交流之間毫無阻澀,是和他們對話時從沒出現過的高興喜悅!

  老翻譯余光一直注意著面無表情的商令,他越是這樣,老翻譯就越心顫害怕。

  潭汐雖然聽到郝孟和艾木森一直在交流,但敏銳的覺察到他們聊得好像和自己在說的合同條例不太一樣,當即桌下手肘頂了頂郝孟,投去疑惑眼神。

  郝孟略有尷尬,總不能把和艾木森聊得有關她的也翻譯過去,只能解釋道:“艾木森先生同意你上述的所有條件,沒有異議。”

  潭汐半信半疑,不過見到艾木森笑瞇瞇的模樣,提起的心放下許多。

  十五分鐘后。

  合同過半。

  潭汐才翻過面前一頁,一直站著的烏扎眼神一凝,俯身在艾木森耳旁說道:“到了。”

  正在和郝孟閑聊的艾木森一停,微微直起身,調整坐姿,笑道:“郝孟兄弟,準備一下,接下來的條款我們得認真點了。”

  潭汐那雙動人明眸望向郝孟,不解其意。

  遠處的商令此刻也是緩緩起身。

  就是這里!

  從這里開始,他找的老翻譯便出了問題,合同被迫終止。

  老翻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郝孟從潭汐面前拿起合同掃了一眼,從這里開始,涉及的便是地域內的具體場地開發、劃分和股權比例等,并無什么特殊起眼的地方。

  青年微笑道:“請。”

  艾木森指著合同上的條款,笑道:“既然是自己人,表面功夫就算了,這合同上的所有條款我都同意,但是我有一些附加條件,這是和商七圖定的歷年來的慣例,只不過今年的比例有些不同,你且記好,只能筆譯,不能口翻。”

  “第一,異獸材料加工費,甲九乙一。”

  “第二,月石開采速度需要加快,人員由乙方提供,甲方不予幫助,今年總產量須上漲20%。”

  ……

  “第十四,乙方撤出保護網,甲方新建夜塔,所需費用皆由乙方負擔。

  艾木森一連說了十四條,他直視著郝孟,“以上條款,有哪些聽不懂的名詞,我可以重新給你復述和解釋一遍。”

  郝孟雙手互搭頂著下巴,五指緩緩用力。

  果然!

  他的猜想證實了!

  這份合同,根本不是什么地域所有權交易,它牽扯的是這個世界最大的秘密!

  極夜!

  “郝孟?”潭汐小聲道:“他說了什么?你翻譯下啊。”

  青年偏頭看了她一眼。

  潭汐滿臉茫然。

  不遠處的商令瞇眼成縫,見到郝孟從剛才的口若懸河,到現在的緘默不語,他心頭升起了巨大喜悅。

  不僅是他找的老翻譯,就算是這個口音和艾木森同根同源的小子也僵住了!

  “郝孟!”潭汐有些急了,催促道:“他究竟說了什么,你倒是說啊,就算條件很離譜,我們也可以商量著來!”

  會議桌末尾的男人望向身邊的老翻譯,后者立馬道:“還是和先前一樣,有很多生僻詞語,我根本不懂他們說的詞語是什么意思……”

  老翻譯看著沉默的郝孟,心頭升起一絲希望,繼續道:“商總,那小子很可能也聽不懂!他雖然精通納瓦霍語,但這概念不一樣,就像……嗯,這么說吧,就像一個普通人,碰見科學教授在說專業性名詞,例如碳氮氧氟氖之類,能聽得懂讀音,但是連那些個字怎么寫都沒見過,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現在我和那小子,就是這種情況。”

  商令若有所思,喃喃道:“這樣啊……”

  語言之間本就是有差異的!

  翻譯的作用就是將一方語言用合適的,相近的意思以另一種語言表達出來,但是如果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那還談何翻譯?

  商令嘴角一扯。

  連老天都在幫著他!

  男人緩步走到美少婦身后,雙手按著她的椅子,微笑道:“看來你與我,終究都還是和這場合作無緣啊。”

  女子緊抿紅唇,只是失神的盯著一言不發的年輕人。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成功已經遙遙在即了!這個時候居然出問題了!

  商令微微俯身,鼻中沖入清新發香,輕聲說道:“潭汐,你不該和我爭的,事已至此,別覺得還能沾老頭子的光去安享后半輩子,從你踏進商家的門時,就只有兩個結局。”

  “活著成王。”

  “或者埋尸他鄉。”

  “不過也好,黃泉路上,那小子還能給你做個伴。”

  潭汐微微轉頭,凝視著近在咫尺的可憎臉龐,纖細手指捏的發白。

  商令感嘆道:“真是張絕色容顏,如感狐媚,如蠱妖色,難怪老頭子一把年紀還被你迷得神魂顛倒,可惜了。”

  男人成長過程中,依次會對玩具,女人,金錢,權力,不死有癡迷的欲望,現在的商令,顯然已經走到了第三四步。

  女子漠然轉頭,沉聲再次喊道:“郝孟?”

  郝孟長長嘆息,終于回應道:“我在。”

  青年將合同攤開,沒有顧忌場合,從兜里拿出煙給自己點上,用普通話說道:“我在來之前就知道這份合同不簡單,現在看來確實如此。”

  潭汐柳眉緊皺,不明白郝孟究竟在說什么。

  她看到青年站起身,卻是立在她身前,和她椅背后的男人對視。

  “在停車的時候,我其實就打算離開了。”郝孟緊盯著商令,“我并不想摻合你們這種事,我的初衷只想掙點小錢,安穩過日子,但是你為什么要殺我啊?就僅僅因為我要來當翻譯?”

  “你這么手段通天,肯定早知道消息了,那你就不能事先來找我一次?威脅也好,利誘也罷,我那時必然就放棄了,我不想給自己惹麻煩的。”

  “甚至你出價高點,我就站你這邊了。”

  “憑什么啊?”

  “你就這么不把人命當回事嗎?對一個無辜之人痛下殺手,對你而言就這般無所謂嗎?”

  郝孟的一連串問題并沒有使商令有任何情緒變化,他只是用一如既往的淡漠目光注視著眼前的青年。

  一個翻譯。

  毫無背景,資歷平平。

  商令搖頭,眼神憐憫,“小子,我眼中的這個世界,和你所認知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你認為的準則、人性,只是你們這些弱者可憐的保.護傘,你說對了,我確實對你的生死無所謂。”

  “要怪就怪你自己,人生路上走錯一小步,那也是萬劫不復的深淵!”

  年輕人長吐一氣。

  商令從青年眼中看到了一種涌動的異樣情緒,這種情緒,讓他突然毛骨悚然。

  他的心中,泛起了一種極其不好,后知后覺的感覺。

  潭汐同樣嬌軀一顫,這眼神和她在醫院里見過的一模一樣!

  這種感覺,就像……

  對了。

  就像一只即將失去控制的脫籠猛獸!

  年輕人最后看了商令一眼,而后拿筆俯身。

  “嘩嘩嘩……”

  青年下筆如有神,龍蛇飛舞,迅速寫下之前艾木森口述的十四條款項,絲毫不差。

  郝孟將寫好的紙推到了美少婦面前。

  潭汐小臉上瞬間涌上狂喜之色。

  反觀商令,他的神色猛地收斂,變得十分可怕。

  這小子能翻譯!

  他聽得懂!

  艾木森遙遙瞥見紙上內容,滿意點頭,他洞察這劍拔弩張的氣氛,起身笑道:“可以了,我們的事已經辦完,你們只要把寫的這些帶回去,剩下的就看商七圖了。”

  潭汐連忙看向郝孟。

  郝孟仿佛沒有看見商令的恐怖表情,將艾木森的話復述了一遍。

  “成功了!?”潭汐一呆,隨后萬分驚喜!

  這就成了?

  她終于拿下這份地域所有權合同了!

  潭汐強壓激動,立馬起身,笑吟吟的走在前方,“艾木森先生,我已備好慶祝酒席,這邊請。”新筆趣閣

  艾木森微笑著跟上。

  一道不合時宜的冷笑響起。

  門口迅速出現了許多彪形大漢,將走廊圍的水泄不通。

  潭汐俏臉一沉,轉頭冷喝道:“商令!你想干什么?!”

  艾木森老神在在,絲毫不慌,身側的心腹不留痕跡的往酋長身前站了一步。

  商令背對著眾人,沉默片刻后,他徐徐轉身,笑容和煦,“別誤會,我只是聽說a市這些天不太平,多找了些保鏢罷了,艾木森先生,你先去,我隨后就到,為了慶祝合同順利簽訂,今晚我們必須不醉不休!”

  老翻譯迅速復述。

  艾木森看了看商令,再看看潭汐,似笑非笑,聳聳肩走到門外,雙手互抱靠墻而立,表明自己立場。

  潭汐悄悄的把手伸到背后,掏出手機撥通了號碼。

  商令緩步走到會議室邊上的巨大落地窗前,俯視著下方的林立建筑,頭也不回的道:“別試了,沒人會來的,現在這棟樓里,全是我的人。”

  美少婦嬌軀一僵,“你……”

  男人一只手按在玻璃上,喃喃道:“潭汐,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經營二十余年的底蘊,豈是你短短五年可以動搖的,若不是老頭子屢屢插手,你這五年早就死上一百次了。”

  潭汐咬牙道:“商令!你別太過分了!這商州集團現在還不是你的!我還真不信你敢在這里動手!”

  商令從兜里拿出雪茄,點燃后長吸一口,緩緩吐出。

  短暫的沉默。

  商令輕聲道:“沒錯,我確實不敢在這里動手,在這里殺了你,老頭子肯定得讓白牛來扒我的皮。”

  男人轉過身,那張臉龐已經滿是獰笑,“潭汐!今天你可以安然無恙的從這里走出去,但是你手上的紙和你的這個翻譯,你今天必須留一個在這里!”

  美婦人臉色徹底陰沉。

  帶走了紙,她就算完成了這筆合同,可后續的交接合作怎么辦?她上哪再去找個納瓦霍語的翻譯者?而且此事一旦傳揚出去,她潭汐手下的人心必然渙散,一潰再潰!

  可若是留下紙,就等同于把此次成果拱手相讓!商令借此一步登天,她更是死局!

  帶著紙走,茍延殘喘,一落千丈,可至少還能撐著。

  帶人走。

  那就真是一敗涂地,生死由天了。

  潭汐神色變幻,不自覺的將手上紙攥得緊皺不堪。

  郝孟抬頭,與其對視,四目相接,郝孟從那雙誘人美眸中看到了……

  歉意。

  郝孟明白,她已經作出選擇了。

  年輕人顯得有些疲憊,還有那不加掩飾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