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十一章 艾木森-古塔納氏
  與此同時。

  商州集團,頂樓。

  金發男子雙手拄杖,大馬金刀的坐在會議首座上,閉目養神,座下末位,身著白西服的商令帶著一個花甲之年的老翻譯,不時低頭看一眼手表。

  寂靜無聲。

  十五分鐘后。

  16:00。

  艾木森霍然睜眼,開口說話。

  商令看向一旁的老翻譯。

  老翻譯手里捏著紙筆,戴著一只耳機,他并沒有立馬回答,而是借助可以錄音的通訊筆,用耳機回放了三遍后才點頭說道:“商總,艾木森先生同意與你進行合作會談,同時他表示并對譚總的爽約感到氣憤,認為她極大的不尊重此次合作,對商州集團能否繼續合作持有懷疑態度,希望你能改變他的看法和印象。”

  商令微微一笑,面朝遠處的艾木森點頭,“轉告他們,我將拿出最大的誠意,促使此次交易完美成功。”

  老翻譯以納瓦霍語敘述一遍。

  商令旋即起身,帶著老翻譯走向了首座的艾木森。

  老翻譯一邊取出準備好的翻譯合同稿件,一邊低聲道:“商總,他們的地方口音很重,我……”

  商令動作一頓,瞇眼看著他。

  老翻譯連忙解釋道:“商總你放心,問題不大,相關工作已經準備齊全,一定能完成此次會議翻譯,我的意思是,翻譯期間我可能會需要一些停頓時間。”

  商令這才收回視線,淡淡點頭,接過稿件開始商議其上條款,一旁的老翻譯趕忙開始復述。

  艾木森聽著翻譯,微微點頭,時不時提出需要糾正和商議的條款,老翻譯雖然每次都需要借助錄音筆回放,但好在沒有讓兩人等太久,合同在時間的流逝下逐步敲定。

  商令逐漸露出滿意笑容。

  只要拿下此次地域所有權協議,他就能真正接觸到老頭子產業下隱藏的龐然大物了。

  那也標志著他商令,終于從無冕之王加冠登基,成為商州集團的皇上皇了。

  合同頁數過半。

  艾木森邊上的心腹突然湊上前說了幾句。

  老翻譯皺起眉頭,神色驚疑。

  “嗯?”商令從鼻尖發出低語。

  老翻譯變得有些搖擺不定,小聲道:“商總,他們……他們剛才好像說合同開始正式簽訂了。”

  “正式簽訂?”商令捏著手上已經過半的合同紙張,“這合同都快對完了,你現在和我說,他們開始才正式簽訂?”

  老翻譯趕忙解釋道:“商總,雖然他們的口音很重,但這一句好像確實是這么說的……”

  商令指節輕抹下邊嘴唇,眼神變得有些危險,“好像?”

  花甲歲數的老翻譯渾身泛起雞皮疙瘩,心中悚然,顫聲道:“商總!我確認他們是這么說的!”

  商令淡漠道:“繼續吧。”

  老翻譯急忙繼續,然而很快他就變得頭皮發麻,戰戰兢兢。

  兩人的口音本就很重,從這一頁合同之后,在涉及那些關鍵詞時,更是會伴隨著一些生僻語句,聽的老翻譯心底發抖。

  翻譯不了!

  就拿普通話舉例,周夏土地遼闊,每個區域都攜帶不同的口音,將東西南部四個區域的人聚在一起,他們都能知道對方說的就是普通話,可只能聽個大概,同一句話甚至要確認三五遍才能聽懂,一些偏僻地區的口音更是難以辨認。

  這兩人的納瓦霍語,顯然就是后者。

  老翻譯能夠勉強聽懂他們在說什么,可涉及到需要精細核對的合同條款、數據時,他就滿頭大汗。

  老翻譯花的時間越來越長,一句話要翻來覆去聽十幾遍都語氣猶豫,艾木森索性仰靠在椅背上,雙手抱在身前,無悲無喜的眼神落在商令身上。

  商令臉上還掛著微笑,只不過那在桌面上敲擊的越來越快的手指暴露了他的內心波動。

  一個時辰悄然而過,相比之前半小時就翻譯了半本合同,他們此刻這一小時才翻了四頁,緩慢進度并未讓艾木森有絲毫意見,他只是平淡等著,反倒是商令神色越來越暗沉。

  老翻譯拿著紙筆的干枯手掌在微微發顫,舉步維艱。

  片刻后。

  商令突然露出笑容,起身說道:“艾木森先生,會議已經進行很長時間了,你先暫做休息,我去準備些茶點,稍后再議。”

  老翻譯如蒙大赦,連忙站起身,快速的翻譯了一遍,艾木森笑著點頭,表示應允。

  商令微笑著離開,老翻譯立馬跟在他身后。

  才出會議室的大門,男人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他的臉龐微微抖動,死死盯著身后的老翻譯,直看的后者蹬蹬倒退。

  商令的聲音幾乎從牙縫里擠出,“你在搞什么名堂?”

  這個老翻譯是他花了七位數聘來的老學究,他祖父曾經在漂亮國西南部生活了近三十年,精通納瓦霍語,受此影響,老翻譯也學習過這種語言。

  老翻譯聲音發抖,“商……商總!你也知道,自從百年前邊境封鎖,我們和漂亮國就失去了外交聯系,我雖然會納瓦霍語,可也只是在年幼時和祖父學習過,除此之外沒有遇見過第三個會納瓦霍語的人。”

  “況且他們的口音真的太重了,我確實聽不太……”

  商令猛地狠狠一拳砸在邊上墻壁上,嚇得老翻譯應聲摔倒,驚慌失措。

  男人連續深呼吸三下,手上青筋逐漸消退,慢慢恢復理智。

  他也知道老翻譯所說屬實!

  納瓦霍語的翻譯者太難找了!

  他,商令!錢財無數,資源恐怖!一年前就放出消息,廣納賢人,即便如此可依舊找不到幾個合適的,眼前這個是他千挑萬選,矮的里面找高的才尋出來的!

  像潭汐之前找的三個,比他這老翻譯都遠遠不如!純粹是半吊子!

  甚至可以這么說,在納瓦霍語一塊,眼前的老翻譯在周夏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商令在解決那三人的時候,還特地給過他們機會,承諾只要能幫得上一點,就一點忙,他就答應放過他們,那三人瘋狂求饒,承諾可以效力,可是一經測試,那三人完全就是廢物!

  一點用都沒有!

  他甚至想過讓人偷渡去漂亮國尋找一個當地翻譯回來,可是跨越邊境的難度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縱使他手腕通天,也難以和龐大的國家機器抗衡,只能作罷。

  暗殺翻譯,制造車禍,費盡心思和手段,冒著被老頭子問責的風險,他所求的就是完成今天這場會議,可到頭來,仍舊是功虧一簣!

  商令的眼睛都泛起了血絲,他一只手揪著老學究的領子將其提按在墻上,咬牙切齒,“老東西!我不管你今天用什么辦法,必須給我搞定這場翻譯!否則別說報酬,你就等著去黃浦江喂魚吧!”

  老翻譯滿心恐懼,手腳發顫,“是……是!商總!我一定……我一定會完成這場會議!”

  滔天富貴背后對應的也是兇險生死,老翻譯非常后悔自己為什么要鬼迷心竅接下這單子活,這下可好,一個不慎連自己小命都得搭上!

  男人甩開老翻譯,從兜里掏出雪茄點燃,老翻譯則是倉惶爬起,整理衣衫,拼命平復呼吸,調整著狀態。

  十分鐘后。

  兩人再度進入會議室內。

  “艾木森先生,久等了!”商令臉上洋溢著燦爛笑容,“我們繼續吧!”

  會議再次開始。

  艾木森此次顯得漫不經心,一邊玩著手機,一邊聽著。

  進度一如既往的緩慢。

  老翻譯手腳全是汗水,心里防線到了崩潰的地步。

  翻不了!

  根本翻不了!

  越到后面,他越聽不懂艾木森兩人在說什么!

  嘰里呱啦的一大堆,他一遍遍的用錄音筆在耳機里回放都無濟于事!

  剛開始還能保持表面功夫的商令,這次甚至都不再掩飾,神色無比暗沉。

  金發男人雙腳交疊擱在桌上,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兩人。

  沉默。

  整整五分鐘。

  老翻譯面色慘白,嘴唇蠕動,卻根本聽不懂艾木森五分鐘前說的意思,他一句話十幾個字,老翻譯只聽懂了三五個字。

  這還翻譯個屁!

  花甲老人認命般的閉上眼睛。

  艾木森再度說了一句。

  花甲老人猛地睜眼,終于聽到一句不是合同條款內容的了,他下意識的要翻譯,可待理清內容時頓時一僵。

  商令盡力在艾木森面前壓抑著怒火,“說啊!”

  老翻譯顫聲道:“艾……艾木森先生問我們,這份合同的譯稿,真的是我們翻譯的嗎?”

  商令一只手捂住半面臉頰,吐了口氣。

  艾木森接著說,老翻譯只能接著翻譯,“艾木森先生說,說……說他是因為商州集團給出了這份譯本合同,他才決定來現場會面的,早知如此,他甚至都不會離開z市……”

  商令他們當然有一份稿件,是老翻譯通宵達旦兩個月才完成的,但是和眼前這份相比,老翻譯的那份簡陋的就像路上隨處可見的垃圾!

  他們手里現在拿的這份,是商令不擇手段從潭汐那邊弄來的復印版!

  這份讓艾木森滿意,決定前來參加會議的譯本,是那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毛頭小子翻譯的!

  艾木森一邊說一邊站起身。

  老翻譯幾乎要哭出來,“商總,他們說……說對我們非常失望,他會親自聯系商老爺子,如果以后的商州集團是這樣的話,那他會重新考慮和商州集團的所有……所有合作。”

  男人一動不動,房間里的溫度似乎都降到了冰點。

  艾木森大跨步的往門口走去。

  老翻譯站在原地,手足無措,滿心惶恐。

  他知道商令為了此次會議花費了多少心血和錢財,越是清楚這一點,老翻譯此刻就越恐懼,他自認對納瓦霍語有相應了解,原稿合同也能看懂八九,可實際對話時他才明白,自己錯的有多離譜!

  太多生僻詞語,太重的地方口音!

  此刻會議失敗,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下場!

  突然。

  門口響起了高跟鞋的踢踏聲,由遠而近。

  正欲離去的艾木森眼睛一亮,望向門口出現的妖嬈尤物,身姿如一尾豐腴錦鯉,誘人心魄,最能勾起男人心中火焰。

  金發男人笑著說了一串。

  商令猛地抬頭看向老翻譯,眼神異常陰沉,“他說什么?”

  老翻譯不敢怠慢絲毫,立馬說道:“他說對潭夫人仰慕已久,但是對于她今日的缺席,艾木森表示非常難過和不理解,但做不成買賣還是朋友,日后若是潭夫人來z市游玩,他可以款待一二。”

  商令緊繃的身子緩緩放松,他走向潭汐,露出滲人微笑:“哈哈哈,這樣也好,我們倆又回到同一起跑線上了。”

  潭汐看都沒看他,側身直接往前走。

  男人看她走向艾木森,攤開手譏笑道:“怎么?還不死心?潭汐啊潭汐,你這樣子也太難看了,老老實實承認失敗不好嗎?”新筆趣閣

  潭汐并不理會商令,對著金發男人平靜道:“艾木森先生,請原諒我的遲到,我并不想解釋原因,但還是希望你能重新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繼續這次會議,可以嗎?”

  艾木森滿臉疑惑。

  商令譏笑道:“潭汐,你腦子也撞昏頭了,覺得他們能聽懂中文?算了,我就大發慈悲,把我這個翻譯借你用用吧,去,給我們譚總向對方轉述一下她異想天開的好夢。”

  老翻譯硬著頭皮往前走。

  商令再次譏嘲道,“潭汐,我可得提醒你一句,你好歹掛著老頭子的名號,要是想打著爬上艾木森的床來促成這次合作的心思,那可得好好斟酌啊。”

  女子從商,尤其是像潭汐這種空有美貌沒有實才的花瓶,能影響局勢的就只有游走在床底之間的三兩事了。

  對此,商令并不擔心,就算潭汐舔著臉去勾引,也得看艾木森敢不敢,真當商七圖威震商界一甲子的是空名嗎?

  美少婦面色不改,猶若未聞。

  老翻譯剛想準備開口復述,門外卻響起了一道納瓦霍語。

  老翻譯懵了。

  艾木森滿臉錯愕,望向聲音的來源。

  商令此刻只感覺全身上下的血液仿佛都停止了流轉。

  因為即使是不懂語言的他,此刻也分外清楚的明白一個事實。

  這道納瓦霍語,和艾木森兩人的腔調一模一樣!

  同根同源!

  他艱難轉頭。

  會議室門口,一個身上還綁著繃帶,只披著一件外套的青年緩步走進,不緊不慢的扣上了手上腕表的帶子。

  美少婦終于露出一抹冷笑,微微揚起雪白脖頸,以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著滿臉呆滯的商令。

  商令像是見了鬼一般,心中翻起驚濤駭浪。

  “他……他怎么會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