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八章 商界雙美潭少婦
  郝孟走出電梯,整整衣袖領子,捋捋頭發,昂首闊步的走向遠處的香車美人。

  “你好!”青年微笑說道:“我叫郝孟,很高興認識你。”

  美婦擁有著一雙狹長的桃花媚眼,她目光頓在來者年輕臉龐上,“你好,商州集團,潭汐。”

  站的近了,郝孟才清楚感受到什么是世間罕有,不愧能拿下商界雙美之一的名頭,潭汐的容貌本就稱得上絕佳,身姿纖細欣長,卻擁有不符合常理的飽滿曲線。

  細枝掛碩果。

  絕!

  在郝孟觀察她的時候,潭汐也在打量眼前的年輕人。

  太年輕了!

  在潭汐的印象中,這類偏僻語言的掌握者一般都是苦攻專項多年的老學究!

  即使是許多常用國際語言,都足夠讓普通人耗費數年甚至十數年光陰去攻讀。

  就拿西班牙語來舉例,漏掉一個音標,整句話就崩了!比如:

  mipapatienen47a?os=我爸爸今年四十七歲。

  mipapátienen47a?os=我的土豆有四十七個屁.眼。

  連世界第二大語言都如此繁雜澀難,更別提使用稀少,甚至被當作無線電密碼使用的納瓦霍語!

  所以潭汐在得知曲振興半個月就交稿時,是十分吃驚的!在來之前,她認為的曲振興口中的年輕人,再怎么樣也應該有三四十歲,可沒想到,居然是這么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

  作為一個縱橫商場,熟絡人心的成功人士,潭汐知道自己這么問很不禮貌,可她還是忍不住道:“冒昧問下,那份納瓦霍語的合同,是你獨自翻譯的嗎?”

  郝孟一愣。

  這都跑到自家門口了,還問這么一茬,這就差沒明著問自己行不行了。

  一個男人,能說不行么?特別是在這一個妖嬈動人,妖嬈風韻的美少婦面前。

  于是郝孟十分堅定的點了點頭。

  少婦雙手疊放在小腹前提著包,微笑道:“見多了暮氣沉沉,白發蒼蒼的老教授,沒想到還能遇上如此年輕的語言大能,郝先生,今日還請你鼎力相助,有任何困難或疑惑的地方,請隨時與我溝通,至于薪酬方面,只要事成必有厚報。”

  曲振興這時終于跑到,大手搭在郝孟肩上,氣喘吁吁,卻立馬堆起笑臉,“沒……沒問題!潭夫人請放心!我們今天肯定不會掉鏈子!”

  潭汐拉開車門,“郝先生,請!”

  郝孟坐上奢華的昂貴座駕,內飾精美,幽雅清香,潭汐隨即在另一邊坐下,兩人的座椅中間是一張小桌,其上擺著紅酒和杯具。

  車輛緩慢啟動,黑衣西裝的專職司機行駛平緩,目光凌厲警惕著四周,顯然不是什么簡單貨色。

  沒資格隨行的曲振興站在原地擺手歡送。

  潭汐從手邊包里取出文件夾,放在桌上推到了郝孟面前,沉聲道:“郝先生,我們現在前往商州集團大樓,預計需要半小時左右,在此期間,我會向你簡單介紹這場會議的參與者和相關目的。”

  郝孟一邊拿起文件夾,一邊說道:“潭夫人,你的意思是?”

  相關目的?

  郝孟是翻譯過整篇合同的!

  無非是商州集團和一個叫做艾木森的古塔納氏族人進行的土地所有權交易,地點是z市的一處開發區域。

  簡簡單單,普通明了,還有什么需要特別注意的目的嗎?

  郝孟翻看著手里的文件夾,第一頁是艾木森的圖片和介紹,之后就是交易土地的全貌和各種資料,還有一些合同上已經拍板的細節注釋。

  潭汐的嗓音輕緩平靜,“郝先生,你應該知道,商州集團是一個非常大的企業,即使是我接觸到的,也只是它的冰山一角。”

  年輕人的視線從文件夾上移開,轉而望向身邊那張精致側臉。

  他隱隱感覺好像有點不對。

  果然!

  潭汐輕聲道:“集團內部,脈絡紛雜繁復,這項目原本是由我家老爺的二公子商令執手的,我與他同為集團的順位繼承人,可以說,此次項目極為特殊,能算作一塊敲門磚,決定是誰最先觸碰到集團深處冰山下的龐然大物。”

  郝孟攤攤手,無奈道:“潭夫人,我只是一名翻譯,你們大家族的這種奪嫡之事,我恐是幫不上什么忙,不過此次會議,拿人錢財替人辦事,任何一字一句,我都會精準譯出。”

  潭汐清亮眸子望向郝孟,柔柔道:“這就足夠了,今次便仰仗郝先生了。”

  年輕人手上的資料已經翻至最后一頁,他剛想收攏,目光一頓,眉頭逐漸皺起。

  最后一頁是土地內的一處取景,荒山野嶺,遠處是一些低矮平房,屬于城市郊區。

  吸引郝孟目光的是右上角的一塊破舊指路牌。

  “市北路。”

  一個很普通的路名。

  可郝孟的瞳孔卻猛然收縮。

  那破舊路牌的頂端,有一個很不起眼的標志,若是不細看根本覺察不出來。

  但郝孟卻對那標志刻骨銘心。

  漆黑如墨的一團火焰。

  沒錯!

  就是青卷曾經展示過的徽章本上的極夜標志!

  郝孟睜大眼睛看著邊上的妖嬈美婦。

  潭汐覺察到郝孟的異狀,疑惑問道:“郝先生,怎么了?”

  郝孟盯著潭汐看了一會,直看的后者毛骨悚然,她下意識的抓住一側的扶手,緊縮柳眉,重復說道:“郝先生?你?”

  年輕人終于開口,“潭夫人,你是不是還有什么沒有告訴我?”

  美婦一怔。

  “你……”潭汐覺得不可思議,她想要辯解,可見到郝孟那張暗沉臉龐,她只能吞下嘴里話,喃喃道:“你怎么知道的?”

  郝孟身子前傾,沖著開車司機沉聲道:“師傅,靠邊停車。”

  黑衣司機抬頭,視線卻是透過后視鏡望向潭汐。

  “郝先生!”潭汐連忙說道:“你聽我解釋!是因為……”

  郝孟擺擺手,“潭夫人,我只是想掙你點小錢,但你好像想要我這條小命,這種交易我頂不住,告辭!”

  潭汐紅唇微張。

  她欲言又止,猶豫一會,嘆氣道:“郝先生,我確實瞞了你一些事,可我也是迫于無奈,今天就是會議日了,我實在沒有辦法再找到第二個會納瓦霍語的了。”

  車子在路旁停下。

  郝孟靜靜的看著美少婦。

  潭汐說道:“項目是我三個月前接手的,在找振興翻譯社之前,我已經廣納資源,鋪天蓋地去搜羅會納瓦霍語的,總共找到了三人,這三人……”

  女子看了一眼郝孟,輕聲道:“三人沒有一個能完成合同翻譯,對他們來說,這項語言太難了,簡單的對話交流勉強還能支撐,可合同里很多精細條款和數字,連他們自己都無法確定譯文是否準確,所以我只能放開消息,直到你的出現。”

  “我拿著翻譯好的合同敲定了會議日子,以防萬一,我是打算帶著他們三人一起出席,可就在這短短時間內,一人下樓失足摔成重傷,一人在家中煤氣中毒,還有一人不知所蹤,至今沒有找到。”

  郝孟后背泛起一股寒氣。

  這……

  他娘的,真是來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