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五章 世界顛覆
  郝孟目光呆滯。

  無法接受!

  這徹底顛覆了他迄今為止的所有認知。

  李昊和青卷皆是嚴肅的盯著他。

  正常人接觸到這些信息一時是很難接受的。

  尤其是精神異人!

  一旦出現大的精神波動,將會是一場不可控的災難!他們必須將苗頭扼殺在初期!

  過了一會,郝孟終于長吐一口氣,按著桌子的手有些發顫,緩緩坐下。

  見狀,李昊和青卷對視一眼,這才放松身體,前者朝身后的防暴治安員們打了個手勢,他們紛紛退出了門外,屋里只剩下三人。

  李昊在郝孟對面坐下,雙手交叉,認真說道:“郝先生,再次請你原諒我們的無禮,之所以不請自來,主要是得知你的能力初步覺醒,而精神異人又是最容易失控和暴走的,我們這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異人覺醒的時候,身體會發生各種變化,其中尤以精神異人最為強大和麻煩,每次造成大規模傷亡的覺醒者案例,五成以上都是精神異人!

  精神越強大,越容易出現問題!

  李昊再次說道:“郝先生,我很高興,你并沒有出現失控和暴走,此等能力覺醒時,會影響正常大腦的判斷,導致你在無意識中做出極端離譜的事情,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們。”

  郝孟默默無言。

  他此刻還恍如夢中。

  李昊指了指桌上的手表,沉聲道:“郝先生,手表沒有問題,按目前情況來看,你所說的手表給你帶來的奇遇,其實是你精神力初步覺醒帶來的副作用,你的大腦開發率達到了20%的程度,稱得上是極夜以前,人類歷史兩萬年內最為聰明的能人,所以你可以像電腦一樣飛速學會各類語言。”

  “換句話說,手表的能力是你的臆想,你真正的特點,是初步覺醒的精神異力。”

  郝孟看了他一眼。

  臆想嗎?

  李昊接著說道:“郝先生,我們現在需要你做出一個決定,a市隸屬于下三區,其內嚴禁有關極夜和妖魔的信息流通,你現在擁有異力,按照極夜規則,你若想繼續留在這里,必須加入極夜,納入監管范圍,當然,這期間你還可以和以前一樣過普通生活。”

  “若是你不同意,那我們只能請你離開下三區,前往中三區,在那里,沒有任何管制,是一個和下三區截然不同的天地。”

  “你在下三區過的生活,是1999年極夜之前,全人類的縮影,也是最后的凈土,一旦離開,便是無序混亂的末日年代,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在外面,不會再有憲法規則,人命如草芥,生死一念間。”

  郝孟看著面前的男人。

  “我不能離開。”郝孟用力搖頭,“我還有父母在鄉下,我還有女朋友要我照顧,我只想當個普通人。”

  李昊點頭道:“好,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愿意留在下三區,那便需要遵守極夜定下的異人規則,具體情況,稍后有人會和你細說的。”

  頓了頓,李昊拿起面前的資料,沉聲道:“還有一個問題,你說的女朋友,很抱歉,我們并沒有查到你有女朋友。”

  郝孟一呆。

  什么意思?

  他沒有女朋友?

  “不是……”郝孟連忙說道:“她叫喬殷,她一個月前去國外出差了,我們從小一起長大……”

  話還沒說完,郝孟心頭一抖。

  國外出差?

  是啊,全世界就只剩下周夏了,哪還有什么國外?

  李昊皺起眉頭,他再次翻了翻手上資料。

  男子嚴肅道:“郝先生,我需要和你解釋一點,我們的情報系統遠超你的想象,從你出生起到現在的點點滴滴,任何接觸,甚至于你這24年僅僅擦肩而過的一個路人,我們在來之前都調查清楚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你沒有一個叫喬殷的女朋友。”

  “你至始至終都是一個人在生活。”

  郝孟的嘴唇開始發抖。

  沒有?

  一個人生活?

  開什么玩笑!

  李昊將手上文件推給郝孟,低沉道:“至于喬殷這個名字,在你的關系網中,她應該是你是孩童時期的玩伴,八歲那年舉家旅游的時候,三人盡皆遇難,她和其父母的的尸體都已火化處理,此事在交通科有詳細案底和資料。”

  郝孟死死的盯著面前資料,其上是各種文字和配圖。

  顛覆的世界,未聞的奇異,這些已經讓他開始懷疑人生,但現在,李昊居然和他說,自己朝夕相處的青梅竹馬,自己的女朋友,喬殷,居然不存在!

  一邊說著,李昊一邊朝青卷使了個眼色。

  異力覺醒的初期是最不穩定和狂暴的,特別是精神異人,一旦產生大的精神波動,便會失控暴走!

  這并非宿主本人的意識,完全是自發的不可控!

  郝孟顯然已經被各種信息刺激的心神奔潰,搖搖欲墜!

  少女雙拳開始緩緩攥緊,瞇起眼睛,凝重以待。

  青卷的此行目的和任務,就是為了防止這一點!

  若是出現最壞的情況,她必須就地制止甚至格殺郝孟!

  “郝先生。”李昊給出了解釋,“此事應該和你的手表性質一樣,皆是因為你的精神異力過強而產生的臆想,這位喬殷是你的兒時玩伴,在她死亡的時候,你十分悲傷痛苦,然后潛藏的精神異力作用下,你幻想出了這個人物還活著,并陪著你一起長大,直到一月之前。”

  “你的精神異力達到了邊界點,終于初步覺醒,擁有超強學習能力,繼而臆想了手表,這便是完整的事實。”

  雙手抱頭的郝孟猛地站起。

  李昊瞬間腳尖點地,椅子后滑,木質的凳腳居然在地面瓷磚上犁出一條長長的溝壑,門外的防暴治安員幾乎是剎那間就下蹲、隱藏,抬槍。

  青卷拳頭之上縈繞著青色氣流,眨眼便擺出了拳架姿勢。

  一眾人如臨大敵!

  可郝孟卻是轉身就跑向屋里,拿出自己的手機,他顯得有些激動,大聲道:“不!不可能!喬殷絕對不會是我的臆想!她一直在和我聊天交流!你們看!我還可以現在就給她打電話!”

  李昊略有意外,原來是他們風聲鶴唳了,他盯著飛快的解釋著的郝孟,展示聊天記錄,點開相冊看兩人合照,而后撥打了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是個空號,請稍后再撥……”

  郝孟一下子就懵了。

  “我……我可能是按錯號碼了……”郝孟的聲音都在顫抖。

  手機屏幕上,是兩個大字。

  喬殷!

  什么按錯號碼?

  這是存好的通訊錄!

  青年語無倫次的想要解釋,可手機已從顫抖的手間掉落。

  李昊神色認真,沉聲道:“郝先生,合照和聊天記錄,可能是你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自主通過p圖和切換賬號對話形成的,至于電話……抱歉,你是不可能打得通的,因為它根本就不存在!”

  他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

  臆想?

  幻夢?

  他這十幾年來,都在和一個從不存在的人生活?

  手表是假的他可以接受!

  這世界已經亂套,他咬咬牙也過去了!

  但是。

  為什么?

  喬殷居然也是不存在的啊?

  那他這么多年,究竟在干什么?

  換句話說,或者換個角度。

  他,郝孟。

  這不就是一個神經病,一個瘋子嗎?

  李昊剛想上去開導安慰,眼角余光卻瞥見桌上的水杯,居然微微一抖,離桌一公分在凌空懸浮。

  男子心中咯噔一跳,神色劇變!

  “青卷!”

  李昊猛地朝著少女暴喝。

  少女瞳孔狠狠一縮。

  不僅是她,在場的所有人都驚駭發現,屋里的一切,桌子、木凳、冰箱、電視,無論大小,居然都開始升起,懸空飄著!

  少女緊咬銀牙,立馬沖向了跌坐在地上的青年。

  那一只可以打爛銅門的小巧拳頭,這一次狠狠砸向了青年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