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四章 人世間,有邪魔妖異!
  在郝孟驚恐猶豫時,不堪重負的進戶門轟隆倒塌,連帶著水泥墻壁都塌下一截。

  年輕人看著門口出現的人們。

  一隊全副武裝的治安員,手端沖鋒槍,防彈背心上是“防暴”,他們謹慎小心的圍著四周。

  站在門前的還有兩人。

  黑色西服正裝的男人。

  籠罩著黑袍里的矮小之人。

  場面瞬間明朗,黑洞洞的槍口全部指向了面色慘白的青年。

  郝孟艱難的舉起雙手。

  只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

  身材矮小的黑袍人一手虛壓,門口的防暴治安員紛紛放下槍四散而開,警戒封鎖四周,隨著黑袍人摘下頭套,居然是一張只有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女臉龐。

  她輕描淡寫的俯身拎著門往外一丟,就仿佛是一塊泡沫板,落地時的沉重轟鳴卻提醒著郝孟那是扇三五百斤重的銅門!

  郝孟看的眼皮直跳。

  直到現在,他才終于發現,門上的拳印是這么小巧,赫然便是這少女留下的!

  是她砸開了這扇進戶門!

  西服男子從懷里掏出治安局徽章,“a市市長,李昊。”

  少女同樣拿出一本紅色證件,封面卻是一團深邃漆黑,像是燃燒著的黑色火焰,冷漠道:“超自然研究機構,極夜組織,青卷。”

  不用介紹,郝孟就認出了這位經常在電視、網絡上露面的市長李昊!

  至于后者,聞所未聞!

  李昊緩步上前,和顏悅色,“郝先生,對不起,驚嚇到你了,我們只是擔心你出現異常情況,所以便采取了激進手段。”

  郝孟擠出勉強笑容,“沒……沒事!”

  擔心他?

  這他娘的是要嚇死他吧!

  他們要是直接用炸彈強拆還好點!郝孟頂多認為是遇到恐怖襲擊了!

  可現在?

  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居然三兩拳砸毀了他的門和半堵墻!

  見到那少女也走上前,郝孟下意識的往后倒退,緊緊貼墻,心頭發顫。

  怪物!

  這小娘們是個怪物!

  那已經不是力量超凡可以解釋了,這全然是怪物!

  人類在面對未知的時候,總是擁有著源自骨子里的恐懼。

  模樣俏美的少女走到一半便停下,雙手抱胸,背靠墻壁,李昊則是給自己和郝孟都搬了條凳子,相對而放。

  “坐。”

  李昊慈眉善目,緩緩說道:“你放心,我們此次來并沒有惡意……”

  郝孟當即解下手表,燙手一般的扔在手邊桌上,驚慌解釋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自從一月前撿到這手表!然后就發現自己能看懂聽清各國語言!”

  他只是個普通人!

  這輩子甚至連治安局都沒進去過!哪里見過這陣仗,一群荷槍實彈的防暴治安員找上門!

  還有各種奇異之事!

  李昊一愣,隨后望向少女,少女纖細眉毛皺起,她拿起手表左右端詳。

  再然后,郝孟就驚懼發現她指尖也出現了視頻中和黑衣人一模一樣的能量,只不過顏色是青色!

  青色能量環繞著手表。

  一分鐘后,少女沖著李昊搖頭,“沒有異常,就是個普通手表。”

  李昊朝向郝孟,微笑道:“郝先生,我知道你現在心中有很多疑問,且聽我好好給你解釋,但在這之前,我需要你簽下一份協議。”

  有一人立馬拿著文件上前。

  郝孟接過一看。

  《1999年極夜事件絕密檔案授權協議》

  1999年?

  現在是2099年!

  整整一百年了!

  “傳說是真的?”郝孟難以置信,“1999年真的發生了不可莫名的事情?”

  網絡是一直都有對此猜測,很多人說的神乎其神,傳言1999年降臨了外星人,也有人說有超自然怪物現身,還有人聲稱親眼見到了龍!

  諸如此類,眾說紛紜。

  合同很長。

  郝孟根本沒細看,直接簽了字,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有什么拒絕的資格嗎?

  門口還站著一排防暴治安員!

  李昊示意身后人收起協議,他隨后取出一個銀白色圓球,神色變得無比嚴肅,“郝先生,接下來無論你聽到或看到什么,都請克制自己,拜托了!”

  與此同時,少女瞇起眼睛,被她盯著的郝孟只感覺全身一涼,如被荒野孤狼盯上。

  他甚至感覺,只要自己有任何異動,少女那能砸開進戶門的拳頭,就會毫不留情的落在他腦袋上!

  房間里的燈光全部熄滅,漆黑一片。

  下一瞬,圓球光芒大放,竟然將整個房間都照亮,光芒交織間,形成無比真實的3d立體虛擬環影,郝孟只在電影里見過這種科幻技術,震得話都說不出來。

  有個中.山裝男人出現,背對眾人。

  他雙手在面前緩緩一拉,景象中出現一個巨大的類似實景地圖一樣的東西,仔細一看,赫然便是周夏版圖的模樣。

  版圖之上,有三個圈,如三堵圍墻。

  在之上,是一個半圓形的天穹罩,形成了天圓地方的模樣。

  中.山裝男人的聲音很平靜,“1999年,極夜降臨,妖異橫行,邪魔肆虐,生靈涂炭,世界各國相繼覆滅,疆域盡皆淪陷,全球只余周夏一界,余下人類建造九區,抵御邪魔。”

  “七區,八區,九區,為下三區,構建正常人類社會,嚴禁任何有關極夜與妖魔信息流通。”

  最里面的圈內亮起。

  “四區,五區,六區,為中三區,警戒漏網之魚,安頓前方人員。”

  第二個圈內的接著亮起。

  “一區,二區,三區,為上三區,抵御妖魔邪異入侵,鎮守人類最后凈土。”

  第三個外圈籠罩了整個周夏版圖。

  再然后,鏡頭突然重重拉近,來到了第三圈外圍,光幕之中,顯示出一堵高聳入云的雄偉城墻,其上架構著無數猙獰炮管,是各種聞所未聞的武器。

  再然后,便是一道道人影從高聳城墻上一躍而下,身化白虹。

  城墻之外,是無數模樣恐怖,千奇百怪的怪獸洪潮,驚天動地。

  天地之間。

  響起一陣濕漉漉的鳴音。

  洪潮盡頭,升起巨大影子。

  這是一團有生命的黑影,外形有點像人類,軀干下面的身體像刀鋒的尖端一樣漸漸變成一條線。怪物的身體在搖曳,隔著一層蕩漾的黑水看過去,一雙冷峻的眼睛突然迎著郝孟的目光,穿透了他的靈魂。

  它突然貼進,懸浮在天空,午夜的漆黑從它的形體中滴落下來,如黑血融入空氣,又如墨汁消散在大海,怪物拉長了雙臂,末端扭轉變平,構成了一對寬厚的、惡毒的刀刃,沿著它的爪子向前彎曲。

  它越變越大,甚至蓋過了一線奔涌的獸潮,直撲長城而來。

  明知只是影像,可郝孟仍舊被純粹的恐懼嚇得動彈不得。

  景象到此戛然而止。

  燈光恢復,銀白色圓球恢復原狀,郝孟卻是嘴唇發抖。

  他看著圓球,李昊、青卷卻是緊緊看著他。

  郝孟的世界觀,在此刻,被粉碎成齏粉。

  世界淪陷?

  唯余周夏?

  電視里天天播放著全球各地的實時新聞,漂亮國又在哪里搞事,櫻花國又怎么陰陽怪氣。

  一切如常。

  可突然,有個人跑出來告訴郝孟。

  世界其實已經覆滅了。

  還有視頻里那些恐怖無比的怪物。

  若是一個月前,郝孟會把這些當成笑話,把那個男人當做瘋子。

  可現在。

  他撿到了這個手表,也通過它獲得了財富,擁有了翻譯任何語言的能力,這難道不是笑話嗎?這說出去,他不會被人當成瘋子嗎?

  再然后。

  他聽到了那名為羅嫣的驚世之言。

  有個男人悄無聲息的來到了自己的臥室。

  那男人也提到了極夜。

  接著就是李昊和那能夠以拳砸爛幾百斤進戶門的少女的到來。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郝孟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

  他生活的這個世界,有著他之前從未敢想的秘密和黑幕。

  面前男人所言。

  極有可能是真的!

  這世界,已地覆天翻!

  人世間,有邪魔妖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