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三十五章 沙灘對話
  女孩回身,緩步走到青年面前,笑顏如花。

  “喬……喬殷。”郝孟只覺得眼前一幕如是幻影。

  喬殷側頭笑道:“怎么了?”

  郝孟艱難的伸出右手,顫巍巍的摸向女孩臉龐,熟悉的觸感,柔軟的溫度,女孩反手抓住他的大手,輕輕的用臉頰摩挲,“郝孟,你怎么了?”

  青年的聲音變得沙啞,喃喃道:“我……我找了你好久好久,喬殷,你到底去哪里了?你不辭而別整整三年,我無時無刻不再想你,不再找你。”

  青年猛地將女孩攬入懷中,“我找到你了!我終于找到你了!”

  喬殷反擁著青年,輕輕拍著他的后背,安撫道:“郝孟,我一直都在啊。”

  兩人久久相擁,他貪婪的呼吸著熟悉的氣息,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戀戀不舍的松開手,兩人就這樣坐在沙灘上,沐浴著從出生起就從未見過的暖陽。

  他們聊著,笑著,聽著海風習習。

  從小時候的種種回憶,到成長路上的痕跡,過去,一樁樁,一件件。

  郝孟從未有如此心安,如此放松,沉浸在久違的舒適感中。

  喬殷將耳旁發絲捋至耳后,聽著他的敘說。

  “喬殷,你知道嗎,我撿到了一個腕表,就在你不在的這段時間里,它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世界。”

  “它有意識,它叫莊,它能翻譯各種文字,還能將我的話轉化成任何語言,它功能萬全,像是世間最大的奇跡,它將我帶入了異人世界,它是黃粱留下的至寶。”

  “對了,你還不知道黃粱吧,極夜世界中最強的男人,特等搜查官,稱號救世主。”

  “我拿著莊去了振興翻譯社,認識了曲振興,褚曉曉,孫勝,我給他們翻譯了很多語言,賺到了很多錢,但也惹上了一些麻煩,商州集團你肯定知道,A市最大的商業集團。”

  “我幫了潭汐,和商令對立,我去了Z市,下了有礦鬼的月石礦,又碰見了石姬。”

  ……

  “老孫死了,我覺得他不該死的,他恪守規則,只是個普通人,卻因我而惹上了他這輩子都不會接觸到的人與事,男兒有所為,有所不為,所以我殺上了商州集團,我殺了商令,我和商九生對峙。”

  “我敗了,石姬現身,替我激活了分身的能力,我以發力增幅斬斷了商九生的一條手臂。”

  “賈仁來了,他大殺四方,這家伙還是一樣的猛。”

  ……

  “孫勝事件落幕了,我安頓了所有人,分身化名甄申去了第四區,磨練實力,本尊為了躲避六芒議會而去了天驕訓練基地。”

  “我又遇上了青卷那丫頭,和他們去了84號城市,解決了洪華小隊,分身回了基地市開始靜心參悟三倍發力增幅。”

  “寧清突破到丙級了,可以開始訓練計劃和參悟了,所以我也將精神異力提至了丙級。”

  青年的輕聲敘說一直沒斷,每說一段,他的眼神就清明一分,到了此刻,他眼中的情緒已經清澈無比,他偏頭望著那張日思夜想的絕美臉龐。

  “然后我就在這里碰見了你,喬殷啊。”

  女孩偏頭一笑,“我在啊。”

  郝孟伸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龐,神色變得哀傷,“我真希望這一切不是幻夢,若是可以,我寧愿從撿到腕表起的那一天,就只是一場好夢。”

  “現在夢醒了,你仍然在我身邊,沒有什么莊,沒有什么不死人、盛齡,更沒有這光怪陸離的極夜異人世界。”

  “我們還是我們,一枕黃粱,好夢一場。”

  天際之上,大日緩緩變暗,被濃厚烏云逐漸覆蓋,天地變得發黑,郝孟眼前的臉龐開始變得模糊,沒有光明的世界里,漆黑才是主調。

  青年微微抿嘴,伸手右手,一團熾熱的光芒在手上亮起,將四周照射的亮如白晝。

  這樣他才能看清眼前人的臉龐。

  喬殷此刻也是收斂了笑容,眉眼低順,喃喃道:“郝孟啊,我的郝孟,不要再找我了好嗎?”

  年輕人髖骨硬起。

  女孩在此刻脫離他的懷抱,緩緩站起身,“你知道的,我早就不在了,你無比清楚的知道這一點的。”

  郝孟還坐在沙灘上沒有起身,他輕聲道:“我們是對門鄰居,從小一起長大,八歲之后,你更是和我住在同一個屋檐下,一直生活,一直成長。”

  “羅嫣和我開誠布公的在咖啡館談過一次,妖異附身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一直潛藏,直到時機成熟然后蘇醒,這種情況下,會吞噬剝奪宿主的靈魂,鳩占鵲巢,那本人就再也不復存在了。”

  “第二種則是一開始就占據了軀體,潛伏生活。”

  “羅嫣說過,妖異和人類的身體是有排斥性的,一旦奪舍后不可能共存太久,我想過了,直到你消失之前,你都沒有任何異狀,還是我熟悉的模樣,那也就是說,第一種的情況很小。”

  “你從八歲車禍的時候起,就不是喬殷了,我猜的對嗎?”

  “可你還是和我這樣過了如此之久,我的生活里處處是你的影子,你的痕跡,所以無論你究竟什么,我認定的那個人,是和我擁有諸多回憶的人,至于那個人是什么身份,我都無所謂。”

  青年在此刻站起身,靜靜的看著眼前女孩。

  喬殷低垂著頭,一言不發。

  郝孟伸手重新將她攬入懷中,緩緩道:“喬殷,如果是第一種情況,你是在離開我的時候被奪舍,被蘇醒的存在抹殺了靈魂,那你放心,這只妖異,無論有多強,無論在哪個天涯海角,它都只有死路一條,我,郝孟,以生命起誓,必殺之!”

  “但如果是第二種情況,你從一開始就是你,那同樣的,無論你在哪里,我都會找到你的,我從不在意你的身份,你的種族,你的任何情況,我在意的,僅僅是你是不是和我朝夕相處的那個喬殷。”

  青年的身體開始逐漸變得透明,他卻毫不在意,眼中只有面前人。

  “喬殷?”

  青年柔聲呼喚。

  女孩仍舊低著頭不語,青年笑了笑,他嗓音溫柔,笑道:“我走了啊。”

  一絲絲光點從他身上散開,整個身子愈來愈透明,最后消散于無。

  最后的最后,他的眸光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

  在他徹底消失后,那一直低垂著頭的女孩終于抬起手背輕輕擦拭了一下臉龐。

  這片天地重歸寂靜。

  ————

  強橫波動一瞬擴開,驚醒了正在打坐的黑裙女孩,她抬起頭正好見到邊上青年睜開了雙眸,一對重瞳分外清晰,仿佛帶著無窮的魔力,讓她有種深陷其中的感覺,好在青年眨了眨眼后便一切如常。

  寧清面露欣喜,“突破了?”

  郝孟笑著點點頭,精神異力一塊的修煉毫無瓶頸,他想要提升實力是很簡單的。

  寧清想了想,一邊打開設備投影一邊說道:“那我們明天就開始修煉吧?學院里的培訓計劃分為兩種,第一種是拜師,你有心儀的導師嗎?或者第二種,自主修煉,其中以重力訓練室、模擬塔和任務閣為主,學院每月都會指派要求,不達標者會被清算成績點,一旦成績點掉到標準線之下就會被勸退出訓練基地。”

  “郝孟,要不我們先去重力訓練室看看?先自主訓練一段時間,畢竟我們沒有關系,導師是很難找的,如果表現的天賦杰出,說不定還會有導師能看上我們。”

  “郝孟,還有……”

  青年聽著女孩事無巨細的計劃和分析,并沒有第一時間回應,而是偏頭望向東方,眼眸深沉,直到絮絮叨叨說了半天的黑裙女孩拿潔白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皺眉道:“郝孟,我說了這么多,你有沒有在聽啊?”

  郝孟回過神,揉了揉她的腦袋,“沒事,就按你的安排來吧,我都可以。”

  “你這家伙。”寧清埋怨。

  青年歉意一笑,解釋道:“剛在想點事情,不好意思,你繼續。”

  寧清這才開始繼續。

  ……

  海天一線,重現的暖陽無比耀眼,不可直視。

  沙灘上的女孩此刻負手而立,她的眉眼已經變得冰冷,氣質超然,深邃眼眸之中,倒映出整片天地,在其身后,有一副頂天立地的巨大虛影,那是九條輕輕搖晃的灰絨尾巴。

  遙遠的海平線上,有一道白光轉瞬而至,破開一線海浪。

  白光化作一個漢子,他哈哈大笑著,一屁股就在沙灘上坐下,但很快他就狐疑輕咦,伸手一探,輕輕嗅了嗅,詫異道:“奇怪,殘留的陌生氣息,難道出現新的超越者了嗎?聞起來也不像是妖異邪魔啊,見鬼,難道是我人類?更不對了,人類里哪有這種深藏不露的家伙。”

  女孩身側,有一道虛影逐漸浮現,正是一團黑水狀的夢魘,它翻滾的身體中透出一雙刺骨的漆黑眼眸,向來輕柔的嗓音此刻卻有一絲恨意和畏懼,“天官!”

  漢子用力招手,開懷笑道:“大兄弟,好久不見啊!甚是想念!”

  女孩平淡說道:“天官戚望,來此有何貴干?”

  漢子后仰,雙肘撐地,嬉笑道:“妖首大人你別多想,我沒啥事,就是過來玩玩,哦,不對,不應該喊妖首了,畢竟妖首大人在我們人類地區呆了十多年,“

  漢子笑容玩味,說道:“你說是吧,人類喬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