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五章 荒野血戰!
  洪華往前走了兩步,柴程等隊員皆是跟在他身后,他雙手抱胸望著嬌小少女,少女身后的魏萌、邵高格和畢鵬此刻也緩緩站起身,兩波人馬形成對峙之勢。

  但無論是氣勢還是實力方面,雙方都不成正比。

  夕陽小隊為了突圍出來已經損失慘重!縱使這段時間洪華沒有出手,而是任由他們恢復,可即便如此,這點時間能恢復多少?

  這種異力的枯竭損耗,沒有三五天能補得回來?

  再加上這些嚴重的傷勢,即使是肉體出眾的超人系也扛不住!

  這已經是一場勝負注定的戰斗!

  洪華笑呵呵的說道:“青卷,我知道你背景不弱,身后有乙級強者,所以今日我可以放你離開,你趁早走吧。”

  青卷的來歷之大,在黃江基地市是人盡皆知的!

  十五歲的初等搜查官,何等耀眼?

  只要足夠實力的人都知道,這丫頭后面站著的是楊鳴,一位乙級巔峰強者!所以很少有人敢打她主意,洪華今日圍殺夕陽小隊是志在必得的,但青卷是例外,洪華是不敢,也不想得罪一個乙級巔峰強者的!

  青卷咬牙切齒,怒瞪著洪華。

  洪華聳肩,看來這小鬼是聽不進去了,正在這時,沉默寡言至今的唐文德終于站起身,朝向洪華沉聲說到:“洪華,箱子里的東西你也看到了,打底8000w,你要2個億對嗎?我給你湊!”

  洪華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唐文德面無表情,說道:“洪華!相信我,就算我們現在重傷在身,但如果拼了命,想拖你們一二個隊員墊背還是能做到的!”

  說著,唐文德目光一個又一個的從洪華身后的五個隊員身上掃過,眼神陡然兇狠的讓人心驚,“不信的話,你們可以試一試!”

  柴程等人變了顏色。

  這話絕對不是威脅!

  唐文德這一只夕陽小隊,如果真的鐵了心要死搏,那他們還真不敢說誰一定不會被墊背!只有洪華才有這個自信!而他們五個,誰會成為這個倒霉鬼就不知道了!

  一想到這,五人的氣勢頓時一弱!

  沒辦法!

  真打起來,他們肯定能殺絕夕陽小隊,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誰也不想成為被墊背的那個!

  洪華眼角余光瞥見隊員們變幻神色,心頭暗嘆,唐文德到底還是老江湖啊,畢竟是和他同一個層次的高手,三兩句話就起到了比實力碾壓更重要的作用,他身為隊長,自然也得考慮隊員們的想法和心態。

  2個億月石的收入,說實話這波已經血賺了!

  洪華淡淡說道:“行!唐文德!2個億!拿到錢我們就走人!”

  唐文德一言不發,走向自己的隊員。

  “隊長!”

  青卷等人急忙圍了上來。

  畢鵬看了一眼洪華那邊,小聲道:“真要給他們湊?”

  邵高格說道:“即使我們湊出了2個億,洪華他們反悔了怎么辦?”

  魏萌恨恨道:“他們一定會反悔的!我們還是死路一條!還湊什么湊!不就是一死嗎?打!”

  年紀最小的女孩癟嘴不言,慘烈氣氛讓她由衷的感受到了害怕,她害怕今天以后,夕陽小隊就不復存在,這些朝夕相處的隊友成為冰冷的尸體。

  “各位。”唐文德緩緩道:“我們現在沒有其他辦法了!與其現在就死,不如將希望寄托在最后一點籌碼上,賭他們不敢和我們血拼,被我們拉死一二個墊背的!”

  唐文德重復了一遍,重重咬字,“湊!”

  三人面面相覷。

  唐文德率先點開通訊設備,清點資產,沉聲道:“我卡里還有2292w月石,身邊帶了1000張月石符,我身上的戰斗服還有些零碎寶貝,能再值1000w。”

  唐文德全部身家,去零去尾,能算4000w!

  畢鵬嘆了口氣,點出數字,“我身上還能拿出2000w,這是我全部家當了。”

  邵高格將懷里的月石符全部掏出,“我這里也是2000w樣子。”

  魏萌輕聲說道:“我的全部身家滿打滿算,1700w,都在這里了。”

  青卷是實力最弱的,她手里只有1000張月石符,這還是郝孟在聚集點送了她300張才勉強夠到界限的。

  “那加上箱子里的8000w,我們總共能湊到1.9億左右,還差一千萬。”唐文德沉默一會,打開設備撥打了一通電話,過了一會,一則收入1000w的余額通知亮起。

  2個億,湊齊了。

  唐文德自嘲一笑,說道:“荒野獵殺是來掙錢的,沒想到錢掙不到就算了,還得打電話問人借錢,這錢還是拿來買自己的命。”

  夕陽小隊的幾人都面色陰沉,這次和洪華他們已是血海深仇了。

  十輩子都解不開的梁子!

  唐文德將所有款項收攏,然后走向洪華,隨后通過實時轉賬,付完了2個億月石。

  錢到手的洪華不可抑止的嘴角上揚。

  2個億啊!

  什么概念?

  小隊拼死拼活,拿命在荒野搏個五年都不一定能有2個億!

  今天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賺到了!

  洪華微微偏頭,看著神色平淡的異常的面前男子,他笑了笑,轉身就走,“告辭!”

  唐文德沉默著往回走。

  魏萌、畢鵬等人死死盯著洪華小隊的人們離去的背影,心中升起一絲慶幸,但更多的是怒火,他們這次把所有身家都賠上了!

  但不管怎樣,洪華他們拿錢就走了!

  人還活著,就是最好的。

  這是沒有辦法里的辦法!

  錢沒了還能掙,可命沒了,那就是什么都沒了!

  “沒事。”唐文德面向隊員,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大家伙還活著就是最好的,能夠闖出來,就是最好的……最好的。”

  人群中的青卷鼻子一酸,夕陽小隊已經很久沒有吃過這種大虧了,她也很久沒見過隊員們這么狼狽悲憤的模樣了。

  “該死!”青卷用力的攥緊拳頭,“該死!”

  “走吧,回基地……”唐文德話還沒說完便停住了,因為他發覺身后傳來一股強大的異力波動。

  走出百米的那一隊人,領頭的洪華突然停住了,身上的異力波動狂暴而發。

  “隊長?”跟在后面的柴程小心翼翼的問道。

  洪華抖著手上厚厚的月石符,咧嘴一笑,笑容異常猙獰,“走?真走嗎?”

  洪華轉頭看著身后的五名隊員,“你們怕死對嗎?怕成為那個被拉下水,被墊背的那個,對嗎?”

  他用力的甩著手上那讓人眼紅瘋狂的財富,“我的好隊友嗎,你們知道這么大一筆錢意味著什么嗎?你們每人可以均分3000W!這筆錢是怎么來的?是讓我們后面那群人割肉放血拿來的!”

  “你們知道他們有多恨我們嗎?”

  “以后的日子還過不過了?等他們恢復過來,再找上我們的時候,還是死一二個的事情嗎?”

  柴程等人的神色逐漸變得難看。

  是啊。

  等夕陽小隊恢復過來,那是一場噩夢啊。

  他們害怕現在被拖下水,被墊背,那回頭還是這事嗎?

  那是要團滅!要全軍覆滅的事情!

  洪華猙獰咆哮道:“動手!”

  他霍然轉身,暴沖向面色劇變的夕陽小隊!

  背對著洪華的唐文德長出一口氣,果然還是這樣,這微弱的,甚至不可捕捉的希望,終歸只是幻夢,他其實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是這結果了,他太了解這個老對手了,洪華是什么人,他能不知道?

  可他還是選擇湊了。

  不湊又能怎么辦?直接血拼,直接死?

  湊了也是死,但那好歹有一絲虛無縹緲的希望。

  “洪華!”青卷紅眼怒吼,“你出爾反爾!你個王八蛋!”

  邵高格怒吼咆哮,魁梧身子在此刻膨脹了一圈,肌肉鼓脹,“殺!殺!”

  那就死戰!

  唐文德腳掌一跺,調用體內僅剩的力量,返身和洪華對轟一拳,后者只是身子微微一顫便穩住,可反觀唐文德卻是腳掌犁地數十米才穩住身形,他面色一紅,吐出一大口鮮血。

  這個狀態下的他,根本不是洪華的對手!

  但這又怎樣?

  唐文德滿嘴鮮血,眼神卻冰冷的可怕,“能拖一個是一個!想要我們的命!那就用血來換!”

  絕望之際,人類可以爆發出最后也是最強烈的余光!

  血腥戰斗,瞬間展開!

  “殺!”

  畢鵬、邵高格和魏萌都紅了眼。

  這已經不是戰斗的概念了,而是在死之前能拖死幾個!

  當所有人都抱著這個信念的時候,縱使是全盛狀態的洪華小隊都應付的頗感吃力,可他們的吃力對應的,是夕陽小隊的近乎自殘式的攻擊。

  青卷因為突圍時并沒有消耗過大,實力最弱的她反倒是人群中應付的最輕松的,甚至爆發之際,還能壓著對手打,可這根本無濟于事,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隊友們血灑荒野,戰況慘烈。

  大家伙都要死了。

  唐文德、畢鵬、邵高格、魏萌,每一個人身上都鮮血濺灑。

  少女淚流滿面。

  她只能無力的就這樣看著,看著曾經那些笑聲歡語的熟悉臉龐被鮮血覆蓋,在瀕臨的死亡前發出最后的怒吼。

  洪華身上也添了幾道傷痕,被絕地困境里瘋狂的唐文德狠狠來了兩棍,可他同樣不是什么省油燈,以肉身扛下一棍后,冷酷的將手上大刀捅進了唐文德的胸口。

  貫穿而過!

  “隊長!”

  注意到這一幕的青卷悲憤尖叫,不顧一切的沖了過來。

  唐文德微微張嘴,滿嘴鮮血如泉涌,隨后右手雷霆般揮棍,甩向洪華的腦袋!

  洪華又怎會和他一換一,立馬抽刀后退,險險避過這一擊。

  “隊長!”青卷終于趕到,她顫抖著攙著唐文德。

  兩人亦師亦友,青卷的一手棍術正是唐文德傳授的,就連使用的那根黑色長棍也是唐文德購買的武器輔料制造的。

  唐文德的生死迅速的流逝著,他吐掉嘴里血水,一把推開青卷,“走!他們不敢動你的!你趕緊走!”

  青卷愣愣的看著垂死的唐文德繼續提棍沖向洪華,她環顧四周,在洪華小隊的全力攻擊下,自家小隊的所有人都生死垂危。

  少女腦子里像是有什么東西炸開了,淹沒了一切理智,她死死攥著手上長棍,驀然尋找到了目標,悍不畏死的向著洪華沖了過去,如撲火的飛蛾。

  才一擊打退唐文德,剛欲痛下殺手的洪華眉頭一皺,眼角瞅見沖過來的少女,不勝其煩,他確實很不想得罪青卷背后的強者。

  但這也是有限度的!

  如果再拖下去,連他自己都可能有變數,更別說手底隊員了!

  乙級強者確實很恐怖,但他洪華身為初等搜查官中的佼佼者,背后難道就沒有勢力和強者?

  “彭!”

  洪華三兩下打飛少女,下手不輕,翻滾在地的少女掙扎著起身,不顧傷勢,再度紅眼沖了過來,而此刻的唐文德也視死如歸,終于被惹怒的洪華狠狠一腳踹飛唐文德,隨后拖拽大刀奔向沖來的少女。

  “既然你找死!我就送你去死!”洪華動了殺心!

  殺就殺了!

  事后再說!

  就算那這丫頭背后的強者要找他尋仇,大不了自己就躲回組織里!

  “死!”

  洪華大刀重重劈下!

  “青卷!”重傷垂危的唐文德眼見這一幕,睚眥欲裂。

  迎頭一刀劈下!

  力重萬鈞!

  少女下意識的雙手持棍格擋在頭頂,然而那重重一刀像是山岳崩碎,少女的雙膝瞬間跪地,兩手虎口炸裂,手臂響起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聲。

  大刀力壓而下。

  鋒銳的刀鋒直逼少女頭顱。

  “到此為止了嗎?”

  瘋狂狀態的青卷突然陷入了短暫的清明。

  她知道自己要死了。

  她只是很不甘心。

  但也沒辦法了。

  那就死吧。

  到底為止。

  少女閉上了眼睛。

  突兀之間,她感覺手上的重壓消失了,她錯愕的重新睜開眼,卻是看見一只手掌從她頭頂伸過,單手握住了她的鐵棍,那力量恐怖的大刀竟然是再無法下壓一寸。

  少女轉頭,看著身后那一道身影,喉嚨里的像是堵了什么,“甄……甄申。”

  洪華死死咬牙,卻是駭然發現,自己竟然真的無法下壓半點。

  “這家伙……”

  洪華心頭升起從未有過的不安。

  再然后,他就看到聽到那男子的輕聲,“我其實不打算出手的,我和這只小隊并沒有過深的交情,還沒有到能讓我賭命的地步。”

  “但是這小丫頭是我最后的底線。”

  “既然如此。”

  男子苦苦壓抑的滿腔戾氣和負面情緒,在此刻如潮水般洶涌而出,他獰笑一聲,簡直比這片荒野最恐怖的異獸還要兇惡,“那你們就全都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