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二十四章 異族文字
  這里地處內城,周邊領地里皆是丙級異獸,堪稱龍潭虎穴,尤其是郝孟兩人所在位置,更是一只丙級高等的三尾妖貓的地盤,論實力,這只三尾妖貓是84號城市數一數二的王者!

  人類之中,同階能單挑此妖貓的,寥寥無幾!

  郝孟之所以闖進這危險之地就是為了擺脫獨角星鹿的追殺,在他們一跨入此地時,浩浩蕩蕩的追殺大軍戛然而止,三只獨角星鹿無比憤怒,但只能焦急暴躁的在邊線徘徊,死也不敢踏進雷池一步。

  且不同于其他領地,這一里范圍內,除了三尾妖貓外,沒有任何一只異獸!

  郝孟兩人正躲在倒塌的一間店鋪的廢墟之下,聽著外面獨角星鹿的惱怒咆哮,同時也得警戒三尾妖貓。

  他有一個最大的依仗——石姬!

  石姬承諾過可以替他出手一次,乙級之下皆可,因為有這張護身符,所以郝孟才敢踏入此地,他實在是被后面的異獸群追的走投無路了,再這樣亂竄下去,遲早是死!

  還不如拼一把,只要呆在這里,三尾妖貓沒發現他們,他們就是安全的!

  即使發現了,那就大不了把石姬的承諾用了!

  三尾妖貓再強,能擋得住石姬的一招?

  好在到剛才為止,風平浪靜,一切平安。

  直到異力通訊設備的頻道聲音響起,再然后男子就偏頭,看著不遠處抱膝而坐的少女,后者抬起頭,兩只烏黑眼睛緊緊的盯著他。

  相對無言。

  突然,少女猛地暴起,速度快若閃電,一把抓向角落的箱子,而郝孟的速度更快,搶在她之前把箱子攬到了自己身邊。

  “甄申!”少女憤怒的瞪著他,像一只發怒的小獸。

  郝孟一只手搭在箱子上,一只手揉著眉頭,道:“小丫頭,冷靜點。”

  青卷咬牙道:“把箱子給我!否則別怪我無情!”

  郝孟被氣笑了,“就算你帶著這一箱寶貝出去了,洪華他們就會放過你們?荒野如此殘酷,換做是你,會留下一群實力相差不大的生死敵手嗎?”

  “這么拙劣的招數,還要我來教你嗎?”

  少女緊緊咬唇,眼眶迅速泛紅,“我不管!把箱子給我!我要去救隊長他們!”

  郝孟搖搖頭,說道:“我最后說一遍,冷靜點,容我想想對策。”

  聞言,少女才安靜了些,她坐在狹小角落,卻是眨也不眨的頂著郝孟,時刻注意他的動靜。

  郝孟沒搭理她,他先是打開了箱子,逃亡至今,他還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呢。

  “這是……”

  郝孟眉頭一挑,將箱子里的東西取出,竟然是一整套的戰斗服和一對短劍武器,從其上蘊含的波動來看,至少也是丙級高等,武器還好說,千八百萬,但這全套的戰斗服就貴了!

  丙級高等武器的售價從六百萬到三千萬不等,可戰斗服,即使是丙級中等的,一套都得三千萬打底!

  武器是用來對戰的,可戰斗服是保命的!

  這一套丙級高等的戰斗服,價格至少在五千萬往上!比郝孟的那顆屬性月石還要貴!

  隨著檢查,郝孟不免皺皺眉頭,這套戰斗服有好幾處破損,尤其是腹部處的口子,染著斑斑暗色血跡,足有三指長,像這種情況,戰斗服的價格會大打折扣。

  “可惜了,像這種破損度,能賣個原價一半都不錯了。”

  話雖這樣說,可這等于撿了2000w!

  要知道,丁級高等極限異獸才這值多少錢?黑水蟒,鬼臉狼那種才100w左右!而丙級異獸,初等的以200w往上,中等的500w,唯有高等的可以賣出上千萬的價格。

  這一套戰斗服,破損成這樣都值2頭丙級高等異獸!

  “嘖嘖,獨角星鹿它們是從哪搞來的這玩意?”郝孟稱奇,這一套裝備,極有可能是某位丙級高等極限的強者遺物!

  再接著,郝孟繼續往箱底翻去,拿出了三樣物品。

  “哇塞……”郝孟眼睛睜大,“5018張月石符?!”

  這箱子里居然還有現金!

  直接就是5000w!

  再然后就是一塊令牌,三角形狀,上面刻著一朵盛開的黑蓮花,郝孟迅速打開設備聯網查詢了一下,當即確定了來源,“這是第三區一個叫黑蓮的異人組織,該組織由兩位甲級強者創建,勢力不弱,旗下門徒眾多。”

  令牌背面,則是一個名字:張桑。

  郝孟繼續搜索,密密麻麻的信息躍入眼簾。

  “丙級高等除魔者,黑蓮組織執事之一,擅使水火雙劍,實力強大……”

  郝孟一目十行。

  最后目光停在最后的一句話,“2096年犧牲,享年49歲,喪生于邊境一只丙級高等的紅眼獵犬妖魔之手。”

  郝孟十指摩挲。

  這果然是一位丙級高等強者的遺物!死在六年前的上三區邊境!

  他的遺物怎么會落到這里的?

  郝孟不由望向角落的少女,少女直勾勾的和他對視,最后還是低下頭,小聲道:“我們小隊在荒野意外碰上了一只重傷的丙級初等邪魔,也是一只紅眼獵犬,我們獵殺了它,隨后得知它的老巢是這里,所以隊長判斷這里有它的所藏。”

  郝孟明了,張桑當年死在邊境,殺死他的就是一只丙級高等的紅眼獵犬,而如今這只偷溜進來的邪魔,極有可能是那一只的后代子嗣,這些人類金銀裝備對邪魔無用,但是在人類境地說不定能派上用場,所以被攜帶進來了。

  邪魔不同于異獸,他們是有智慧的,不弱于人類的智慧!那是另外一個智慧族群!

  “光這些東西就值至少8000w月石了。”郝孟感嘆,夕陽小隊這次確實是發了,即使六人均分,每人的收入也可超千萬!

  最后,箱子里剩下的便是一疊薄如蟬翼的晶瑩之物,長方形,類似于紙張,郝孟把玩了一會,嘗試著往內輸入異力,其上瞬間亮起光芒,然后是一行行歪來扭曲的各種符號,比鬼畫符還艱澀難懂,簡直就像稚童涂鴉。

  可郝孟卻是身體一震。

  “這是……”

  他見過類似的東西!

  在J市的精神病院里,胡九薇畫的涂鴉和這個非常相像!

  這是妖異邪魔的文字!

  異族文字!

  “莊!”

  郝孟心神一動,本尊泥丸宮內當即浮現清晰的圖像,光人手指連點,一串串信息被剝落組合,迅速翻譯。

  一分鐘后,所有紙張的內容皆被翻譯。

  郝孟迅速一掃。

  “這是這只紅眼邪魔在周夏境內活動的自我紀錄!有很多基地市、戰略點的分布和防護力量,以及各種有關人類強者的機密信息!”郝孟吃了一驚,這只邪魔是如何搜尋到這么多信息的?

  它一只邪魔,又做不到和妖異一樣可以附身人類!

  郝孟繼續往下看,立馬鎖定了一個名字,“3號!這個3號一直給這只邪魔提供信息!紙上明確的紀錄了交易地點,時間,這3號是誰?竟然就在黃江市!”

  郝孟一陣后怕,所幸這份信息沒有流露出去,若是讓外界得知,那無疑是一場災難!

  “該死!”郝孟眼中有著殺氣,“竟然有人類通敵異族!覆巢之下豈有完卵!若有一天上三區潰敗,掌握這些信息的邪魔豈不是可以輕松攻破中三區的防御?!”

  中三區是人類的第二道防線!

  種族面前,沒有小事!

  男人將這些東西鄭重的收進懷中,這些資料一定要及時交到極夜組織手上,這么多年,人類對妖異邪魔的了解寥寥無幾,破解知曉的異族語言也僅僅片面,這份東西,可做大用。

  若不是怕腕表表露,郝孟倒是想直接將譯本甩上去。

  正在郝孟考慮時候,一道兇巴巴的聲音響起,“你把什么東西揣懷里了!交出來!”

  郝孟翻了個白眼,不想搭理她。

  青卷惡狠狠的瞪著他,“甄申!你千萬不要想著帶著寶貝逃跑!只要你敢這么做!我立馬就驚醒那只三尾妖貓,我們兩個一起死!”

  “喲,威脅我?”郝孟嗤笑道:“那你就來嘛,反正帶著箱子回去也是死,早死晚死都一樣。”

  青卷臉龐漲的通紅,又氣又怒,還牽掛隊員安危的她心急如焚,卻又毫無辦法,眼眶迅速泛紅。

  她拿手背擦了擦眼睛,驕傲的少女此刻擺低姿態,哀求道:“甄申,我求求你了,把箱子還給我,隊長他們就靠這個活命了!”

  “你把箱子給我,我立馬就走!絕對不引起任何異獸注意!”

  郝孟皺眉望著女孩,長嘆一口氣,反問道:“你真覺得把東西給他們,唐文德他們就能活著?”

  青卷咬唇不說話。

  男人看了一眼時間,他身子往后縮了縮,淡淡道:“那你就帶著東西走吧,我可不會隨你一起去送死。”

  女孩一怔,隨后蓋上箱子,她擦去臉上的淚痕,抱起箱子,輕聲道:“謝謝。”

  隨后,青卷毅然決然的往外跑去。

  郝孟雙手枕在腦后,瞥了一眼女孩急匆匆離去的背影,自語道:“沒個清閑,我就知道會有這些破事。”

  一個時辰后。

  84號城市外。

  坐在車前蓋上的洪華緩緩睜開眼,他看了一眼手表,5點55分,柴程等人也注意到那道走過來的嬌小身影,一個個紛紛起身。

  車身下的唐文德第一次緩緩睜眼,凝視那道熟悉的身影。

  “青卷!”

  “小丫頭!”

  魏萌、邵高格和畢鵬他們皆是神色復雜,青卷還是來了。

  少女把手上的箱子往地上一丟,兇狠的盯著洪華,怒道:“洪華!我把箱子帶來了!放了隊長!”

  一地的月石符和整套的戰斗服、武器使得洪華小隊的人都直了眼睛,“真有大寶貝啊!”

  洪華望了一眼地上,隨后再望向嬌小少女,露出了不可捉摸的詭異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