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十九章 石姬的承諾
  寧清到了今天才知道,上太空的不止是宇航員。

  青年抱著她溫存了半小時,待疲倦的她睡著后,才輕輕將女孩的雪白大腿從身上挪開,扯過一旁薄被,蓋住玲瓏誘惑的嬌軀,他走到衛生間洗了把臉,披上睡袍,來到客廳坐下,直到這時他才給自己點上一根事后煙。

  美少婦朝他看看,似笑非笑,“一夜七次郎,生猛的很嘛。”

  郝孟淡淡道:“是生猛而不是牲口嗎?”

  潭汐面色微微一變。

  她把這事給忘了,這家伙不僅是個超人系異人,還是個精神異人!

  在無所不知的精神異力的籠罩范圍內,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的掌控!

  郝孟在桌上沒看到煙灰缸,索性把潭汐喝了半罐的啤酒拿到面前,抖了抖煙灰,“對商七圖有多少了解?和我聊聊。”

  聞言,少婦微微沉默,隨后直言道:“我了解的不比你多,他從六年前就臥病在床,而我五年前才以夫人的身份嫁入商家的。”

  “我和他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面都沒見過。”

  “我只有聽我哥說過,商七圖是個不折不扣的梟雄,非常可怕的人。”

  郝孟緩緩說道:“白牛還說過什么?”

  潭汐從腦海里尋找著僅有的記憶,片刻后才說道:“我哥很少在我面前提商七圖的事情,但是我知道雖然商州集團的底蘊在第九區,可他們兩常年都去J市、G市、H市這些地方活動,也就是所謂的第八區。”

  “商州集團在那里并沒有產業,而且八區的馬家和他們從來不對付,所以我不知道他們經常去那是做什么。”

  “這些年里,除了商七圖外,還有三個人經常會來找我哥,一個叫馮寇,一個叫綠寡婦,最后一個叫喬悲。”

  年輕人眼眸低垂,淡淡道:“這三個人你都有親眼見過嗎?”

  潭汐說道:“綠寡婦我一次都沒見過,馮寇我看見過一次,是個拄著拐杖,臉上有很長傷疤的老人,喬悲我認識,是我們同村的兒時玩伴。”

  客廳沒了聲響,潭汐皺眉望去,只見到男人狠狠的抽了一口,火星燃燒至尾根,兩道白氣從他鼻孔、嘴角溢出,他繼而繼續取出一根點上,卻沉默不語。

  他不說話,潭汐便默默不語。

  終于。

  青年再次抽完一根煙,問道:“你能聯系上喬悲嗎?”

  少婦搖搖頭,“喬悲大概一年半前死于車禍。”

  郝孟追問道:“那你對他生前有多少了解?”

  潭汐不明所以,但郝孟既然問了,她思索一下,形容道:“喬悲長大后我就和他聯系很少了,后來聽說他和我哥一起在商州集團就職,這些年我和他見面的次數也很少,偶爾碰見了幾次,他也是性格大變,沉默寡言,從不和我有過多交流。”

  “再后來我就聽說他出了車禍,當場死亡。”

  郝孟的識海里,莊也從下三區的官網系統里調出了有關喬悲的信息。

  一個普普通通的漢子,國字臉,身材矮小強壯。

  在J市的夏江路交叉口,被一輛酒駕的寶馬撞到電線桿上,沒等救護車到就咽氣了,尸體火化,毋庸置疑。

  一年半前。

  沒過多久就是胡九薇的公寓之事,再然后就是喬殷的莫名消失和郝孟的異力覺醒。

  他叫喬悲,他也和白牛認識,他也是和商九生一伙的人。

  而瘋瘋癲癲的胡九薇,說的名字里也有一個喬悲!

  而商九生又恰好去了一趟第七人民醫院,在胡九薇對面的房間里和雨人交談,雨人第二天就死了,而胡九薇也恢復正常了。

  巧合,巧合,一個又一個的巧合。

  郝孟嘴角一扯。

  他找到脈絡了。

  所有一切的脈絡。

  這張迷霧的一角,已經被他抓住了,接下來就是如何掀開這層層迷障了。

  潭汐起身,邁著白嫩的大長腿走向冰箱,又取出一罐青啤,她穿著白襯衫和小熱褲,風景動人,一舉一動間都是成熟女人的風情,在郝孟見過的人里,喬殷是勝在身材的黃金比例和絕美容顏,而寧清是和喬殷極像的清純氣質。

  至于潭汐,純粹是尤物。

  鼓脹的胸脯,挺翹的嬌臀,S線曲線在腰間狠狠一束,其下的雪白大腿又長的驚人。

  這是個長在一切男人關注點上的妖嬈女人。

  在加上這點最肥美鮮汁的年紀。

  郝孟側頭看著她。

  仰頭喝完半罐的美少婦放下罐子,看了一眼正側頭望著自己的青年,她微微瞇眼,卻又是展顏一笑,款款而進,毫不客氣的在青年大腿上坐下,充滿彈性的臀部輕輕磨蹭,“才歇了沒多久,還行么?”

  郝孟沒說話。

  可沒多久,美少婦就眼睛微微睜大,受驚般的站起身,錯愕又震驚,“這么快?”

  郝孟一把拉著她的手往懷里扯,這下潭汐是真的有點慌了,她能夠明顯感覺到男人身上的熾熱,她是在客廳里聽完了全過程的,當然知道主臥里究竟持續了多久,就算是頭牛,這時候也應該累趴了吧。.

  “超人系異人有這么夸張?”潭汐微微咬牙,可她很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事到如今,反而沒有絲毫怯場,只是腦子一時沒轉變過來,她立馬就仰起頭,直勾勾的看著郝孟,一手攬著他的腰,一手放在自己胸脯,輕輕解開紐扣。

  她才解開一顆,郝孟便抓住了她的手,眼神平淡,“別想多了,寧清還在里面。”

  聞言,潭汐卻是微微瞪眼,“那我剛才還在外面呢!”

  郝孟淡淡道:“你也配和她比么?”

  面對這毫不留情的傷心之語,美少婦緊抿紅唇,卻沒有絲毫氣惱,展顏一笑,“我怎么敢和她比,不過我覺得,憑我這具皮囊,還是有資格替郝先生一解憂愁的。”

  潭汐半邊襯衫耷拉在肩上,大片春光泄露,嬌軟肌膚緊貼著郝孟的胸膛,媚眼如絲,“郝先生,今晚賞臉臨幸嗎?”

  年輕人低頭望著懷里的絕色。

  如感狐媚,如蠱妖色。

  單論對男人的誘惑力,兩個寧清也不是她的對手。

  郝孟眼中并沒有燃燒的情火,他只是輕聲說道:“真可憐。”

  連先前的無情之語都毫不在意的女人,此刻卻在這短短三個簡單的字下陷入沉默,眼眶迅速泛紅。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極夜之下更新,第十九章 石姬的承諾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