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十八章 屬性月石
  郝孟和賈仁回了第九區,賈仁蹬蹬蹬跑回房間埋頭大睡,郝孟洗了個澡,換上輕便運動服。

  年輕人走出小區,站在暗沉夜幕下,凝視馬路對面燈火通明的24H便利店。

  人流進出,逐漸變少,時至深夜,馬路上連行人車輛都寥寥無幾。

  郝孟坐在便利店門口的凳子上,抽著煙,處理完店里事情的年輕店員緩步走出,在他對側坐下,兩人遙遙對望。

  “在外面的動靜鬧得挺大么。”店員摘下鴨舌帽,一頭秀發隨之散落,她一邊熟練挽發,一邊說道:“我想你已經去過J市了,否則也不會來找我。”

  郝孟點點頭,抖落煙灰,問道:“你認識商七圖,或者說……商九生嗎?”

  羅嫣看了他一眼。

  年輕人繼續說道:“胡九薇恢復正常了,但據你所說,被附身的人會出現各種癥狀,并有嚴重的后遺癥,我并未從她身上看出什么端倪,所以這會不會是那個存在故意裝出這幅模樣的?”

  羅嫣搖頭道:“不會,她的確恢復正常了,且沒有任何問題,就是一個最普通不過的人。”

  郝孟說道:“商九生圖謀了一個世紀,這個人太可怕了,我非常不想和他有接觸,但現在看來,在所難免了。”

  年輕女子盯著他,過了一會,她的語調突然變得非常艱澀難懂,異于常人,可落在郝孟耳中卻被自動翻譯成了無比清晰的語言,“商九生曾和一位偉大存在有過約定,極夜降臨之后,他欲要登頂,追逐永恒。”

  郝孟沉默了。

  最終,他還是心念一動,出口的語言也同樣由莊翻為了九蠻語,“那個偉大存在是誰?”

  羅嫣神色有些恍惚。

  多少年了。

  她已經記不清了,這種熟悉的語言,這種特別親切的語調,是她夢寐以求,心心念念的故鄉,女子的眼神難得的柔和了許多,輕聲道:“郝孟,那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接觸的,那是一個只要出現,只要被提起,就會山河傾覆,大地陸沉的禁忌之名!”

  郝孟心頭已經了然。

  是他。

  郝孟的生活,從撿到腕表起,就和這個人息息相關!

  商九生和他也有關!

  羅嫣微微側頭,凝視著郝孟,眼神深處卻不是這張臉龐,而是倒映著無數記憶深處,無比遙遠的各種畫面,那是一處異界,山岳高聳,大江流淌,人類魁梧雄壯,身披獸皮,原始野性。

  她已經幾千年沒有聽過這種語言了。

  她也很久很久,很久很久沒有回去過了。

  在這個世界,她甚至都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一場夢。

  人類有據可查的歷史中,并沒有九蠻,她是史前文明的唯一遺珠,距今不知幾百千萬甚至上億年。

  羅嫣很快回神,清了清思緒,平靜說道:“商九生身上有很多秘密,連我也不知其況,他背后站著的是人類最強大最可怕的一批存在,我勸你不要去招惹他,否則將會惹來殺身之禍。”

  頓了頓,羅嫣補充道:“即使你是執刀人級別的培養人才!甚至還要更高!”

  年輕人只是偏頭望向馬路盡頭的一輛的士,它緩緩駛來,在小區門口停下。

  一襲黑色長裙,干凈清麗的女孩走下車,站在路燈下,昏黃燈光傾灑在姣好小臉上,她左右環顧,瞧見了對面的的青年,柔柔一笑。

  郝孟遙遙招手,示意她在原地等就行,隨后年輕人雙手握著凳子后挪起身,緩緩說道:“我一定會找到喬殷,在這之前,別說是商九生,天王老子擋著也不行!”

  羅嫣只是望著青年離去的背影。

  對面的女孩挽著青年手臂,兩人朝小區內走去。

  年輕女子轉頭往西方,眼神幽幽。

  ……https://

  郝孟帶著寧清回了房間,那扇看上去異常奢華高貴的甲級進戶門和周邊環境格格不入,郝孟拿出鑰匙開鎖,此時此刻正坐在沙發上抱著靠枕看電視的美少婦朝兩人望望。

  郝孟視若無睹,寧清向著潭汐微微點頭,隨后跟著郝孟回了主臥。

  美少婦一言不發,繼續看著無聊的肥皂劇。

  郝孟坐在書桌前,書桌上立著游樂園的合照,邊上是一疊照片冊,這里面的物件擺放、壁紙、衣柜等,都和一年前沒有任何區別,每次回到這里,郝孟仿佛就能看見那巧笑倩兮的女孩。

  有些人是生命中的噴嚏,而有些人,注定是癌癥。

  郝孟發了一會呆,片刻后,一雙柔軟溫暖的手臂環住他的脖子,好聞的清香和沐浴露味道沖入鼻腔,少女輕輕的用半側臉頰摩挲著他,小聲道:“又想她了?”

  青年輕扣住她的五指,喃喃道:“每次回到這里,我都會有一剎那的錯覺,覺得這一切都只是我的夢,夢醒后她依舊在。”

  寧清柔柔道:“我隨時都在。”

  郝孟猶豫,最后還是說道:“我要離開下三區了,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寧清是簽過保密協議的,她是可以離開下三區的,但目前她異力未曾覺醒,并且對外面世界一無所知,離開這里并不是好事。

  可讓寧清留在這里,郝孟覺得更不好。

  郝孟轉過凳子,直視著垂頭不語的女孩,溫聲道:“不用急著回答我,好好考慮,并且我雖然會離開,但不是不回來了,只不過會相隔比較長的時間罷了。”

  “無論你選擇什么,我都不會怪你的。”

  女孩抬起頭,眸子清亮,默默的看著他。

  郝孟伸手將寧清攬入懷中,后者坐在他大腿上,輕輕呼吸著他身上的氣息,這是一種讓她能夠心安寧靜的感覺,只有在這個男人身邊,她才有安全感。

  女孩雙手用力環著郝孟的腰,小聲道:“我不害怕外面的世界,我只害怕我跟不上你的腳步,你會離我越來越遠,最后消失不見。”

  寧清把頭埋在郝孟胸膛,呢喃道:“我跟你走,你去哪,我就去哪。”

  年輕人輕撫著她的秀發,說道:“寧清,你在我這里,永遠會有一個很特殊的位置,不僅僅是因為喬殷,我或許最初確實是將你當作了她的替代品,可人非草木,我們相處的一點一滴都是真實的,它們會一直在我心中留下一個個烙印,時間久了,自然就不可磨滅。”

  郝孟緩緩說道:“相信我,我會給你幸福的。”

  少女沒有說話,享受著難得的溫馨。

  可是沒過多久,她小臉變得微紅,她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泛起一陣異樣的緋紅,下意識的扭了扭身子,避過身下異樣的凸起,

  郝孟一本正經的解釋道:“這是正常反應,不能怪我。”

  少女羞澀低頭,但很快又壯著膽子仰起頭,眉目春意蕩漾,輕輕咬唇,吐氣如蘭,“不含而立,永遠是你對我最大的肯定。”

  青年屬實沒想到向來清純良家的女孩還有這幅動情模樣,他心中像是有一團火被點燃,猛地竄起,連帶著呼吸都粗重了許多,他抱緊懷中柔弱無骨的嬌軀,寬松浴袍下的一切都清晰映入郝孟眼簾。

  寧清高高仰著脖子,滿臉通紅,雙手抱著身前埋著的腦袋,男人的粗糙胡茬在她最為柔嫩的肌膚上留下別樣刺感。

  一會后,男人抬起頭,僅有的理智使他克制道:“不,今天就算了吧,外面還有人。”

  可女孩卻是站起身一抽腰間系著的浴帶,隨后跪在地上,俯首主動,用行動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郝孟所有想法和防線,引以為傲的定力和毅力,全部在那張紅潤小嘴下崩潰。

  片刻后,他把女孩攔腰抱起丟上床,寧清雙手捂著嘴,竭力忍住聲音,可寂靜房里仍舊響起嘎吱嘎吱的木床搖晃聲。

  客廳里的坐著看電視的美少婦一手拿著零食袋,看了一眼時間,主臥里傳來的搖晃聲已經持續了半個小時,她忍不住小聲啐罵了一句牲口,同時也有點心煩意亂,去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啤酒,隨著冰涼液體入喉方才舒服許多。

  終于,聲音告一段落。

  癱軟如泥的女孩滿臉潮紅,偏過頭去不敢去看大汗淋漓的青年,可是她很快就發現了什么,驚呼一聲,瞪大眼睛,滿是不可思議。

  直到這時她才反應過來,眼前是一位超人系的異人!

  這一次,寧清終于忍不住了,從喉嚨里發出誘人的,無法抑制的淺吟。

  余音繞梁。

  客廳里的美少婦白嫩五指用力,把手上啤酒罐捏的發扁,低罵道:“這王八蛋,真是牲口中的牲口……”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極夜之下更新,第十八章 屬性月石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