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極夜之下 > 第十七章 加注
  賈仁最終還是沒能逃脫郝孟的毒手,被硬拽著去了極夜俱樂部,當上了卑微的戰機飛行員。

  目標,J市!

  “有病吧!大晚上去J市!”賈仁一路上不停抱怨,叨叨不停,“就不能過兩天再去么?郝孟我跟你說,下回再這樣我就要發脾氣了!哪有這樣的,我忙的要死!哎哎哎,你要干嘛?動手?我告訴你,我威武不能屈,富貴不會淫……啊!”

  “狗東西!這么用力!痛不痛的啊!啊!又來!”

  “他娘的,你再捶我一拳,我們就同歸于盡吧!”

  ……

  兩人一路斗爭,終于抵達了J市的第七人民醫院。

  “這鬼地方……”賈仁一下車就念叨道:“陰氣森森的,看著就害怕,里面是不是關押著那種很殘暴,很瘋狂的異人異獸?”

  郝孟沒搭理他。

  “你好,請出示相關證件!”門口的兩個全副武裝,端著沖鋒槍盯著兩人。

  郝孟兩人出示信息。

  “兩位長官,請!”核對完身份后,上次那個列兵打開小門,走在前方引路。

  郝孟已經駕輕就熟,賈仁則是到處觀望。

  “這里……”郝孟感覺有一絲不對勁,“這里的溫度比上次來還要低了!”

  賈仁兩手互摸手臂,嚷嚷道:“見鬼!這地下是不是有輛老捷達開著三擋的制冷空調啊。”

  列兵臉龐肌肉微動,但他受過良好訓練,一般不會笑,除非真的忍不住了。

  漢子說道:“笑啥嘛,我以前就有輛老捷達,我村里老頭去世,六月天走的,訂不到冰柜,找我借捷達凍了三天三夜。”

  “一檔掛霜,二擋凍傷,三擋看見北極光。”

  “捷達,你的厚愛,珍藏一生!只要9998,就能帶回家,兄弟你要么?忍痛割愛賣你!”

  郝孟忍不住再給了漢子二頭肌一拳頭,“誰喊你來這里打廣告了,提點神,這里真有問題。”

  賈仁嘟囔兩句,總算停止作妖。

  三人走到了樓內盡頭。

  列兵敲了敲鐵門,說道:“胡九薇,有人來看你了。”

  屋里披散著頭發的女子立馬跑了過來,

  “嗯?”郝孟一眼就發現不對。

  眼前女子,眼神不復之前的茫然呆滯,而是充斥著慌亂和驚懼,她不待門打開就大喊道:“我不是瘋子!我沒有瘋!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列兵望向郝孟,眼神詢問是否需要打開門,郝孟點了點頭。

  鐵門打開,郝孟兩人往里走,列兵一人站在門口,像是一堵墻候著,女子下意識的倒退,有些害怕。

  “你還認識我嗎?”郝孟沒有再靠近,停步問道。

  心亂如麻的胡九薇此刻稍稍冷靜下來,迅速的眼前人臉上尋找熟悉的特征,她猛然驚醒,意外道:“姐夫?!你是郝孟姐夫?”

  郝孟心頭一沉。

  胡九薇恢復正常了!

  “姐夫!”胡九薇著急道:“我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被關著這里!我怎么喊怎么說也沒用!你快救救我!”

  郝孟朝賈仁望望,后者繞著房間開始緩緩走動,尋找蛛絲馬跡。

  “沒事,姐夫在,不要害怕。”郝孟安撫著胡九薇,按著她在床上坐下,自己從一旁拉過一條凳子,詢問道:“你還記得發生了什么嗎?”

  有認識的人在,少女心定了許多,她快速說道:“姐夫!我只記得我住在公寓里,半夜里突然響起了很奇怪的叫聲,然后整個屋子都變黑了,再然后我就失去意識了,醒來后就發現到了這里!”

  郝孟問道:“你是什么時候醒來的?”

  胡九薇想了一下,有些遲疑,“應該有一禮拜了吧?或者更多幾天,記不清了,我在這里根本沒辦法記日子!”

  郝孟看了一眼把守門口的列兵,后者沉聲答復道:“長官,她是在十一天前恢復正常的!”

  胡九薇焦急躁動,“姐夫!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為什么會被關在這里?我什么都記不起來了!我要出去!我不要呆在這里!”

  郝孟雙手虛按,“九薇,姐夫待會就帶你出去,你不要著急。”

  聞言,胡九薇冷靜了一些,緊緊咬唇。

  郝孟皺眉思索,十一天前?

  那不剛好就是他來到這里和胡九薇身體里存在對話之后嗎?

  走完一圈的賈仁沖郝孟搖搖頭,“沒有發現有異力殘余。”

  “是因為我驚動那個存在嗎?”郝孟若有所思,隨后看了一眼房間和走廊密密麻麻的攝像頭,喊道,“賈仁?”

  “知道了知道了!”賈仁很不耐煩,“一天到晚就會使喚人,我去查總行了吧。”

  郝孟站起身,微笑道:“走吧,我帶你去辦手續,送你回家。”

  少女眼里迅速噙滿淚水,用力點頭,緊緊跟在郝孟身后。

  ……

  半個時辰后,郝孟辦好手續,一輛軍用悍馬載著胡九薇離去,會有專人將她送回家,并解決后續一切事情。

  賈仁從監控室里走出來。

  “有什么發現嗎?”郝孟問道。

  漢子摸著下巴,露出了奇怪笑容,“在胡九薇這我沒什么發現,但是對面的牢房里,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郝孟回想起了那掛著雨人牌子的對面房間,最里面就這兩間房!

  漢子拿出手機,播放視頻。

  走廊之上,有一個黑色風衣貝雷帽的男人出現,他走到雨人房間里,兩人聊了一會,半小時后,男人離去。

  “這個人……”郝孟眼中精光一閃,“商七圖?!”

  沒錯!

  雖然男人穿著風衣,但是從零星畫面里,郝孟很清晰的就判斷出他那異于常人的膚色!

  賈仁咂嘴道:“沒錯,就是他!當天晚上,雨人就自殺了,而頭天早上,胡九薇也恢復正常了。”

  郝孟三指頂著眉心,沉默不語。

  又是他!

  郝孟在下三區,除了不死人外,最不想扯上關系的就是商七圖了!

  這個本名商九生的家伙,是個活了一百二十二年,還續命了兩次的怪物!

  現在看來,胡九薇八成只是一個載體,被占據靈魂附身了,但也有可能是混淆視聽,那個邪異存在還躲在胡九薇體內,為了避免萬一,郝孟準備找人長期盯著胡九薇。

  商九生這就更麻煩了。

  “靈魂,靈魂,又是靈魂!”郝孟長吐一口濁氣,“商七圖的換命游戲,和靈魂有關,妖異邪魔的附身,當然也是靈魂方面的,若說是巧合,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但事實究竟是什么樣,郝孟一點頭緒都沒有!

  “查!去查一查喬悲!那只被殺死的黑貓異獸!”郝孟之前有顧慮,沒有著手這一方面,但現在從外歸來,他的心態和身份又發生了巨大變化!

  第八區極夜俱樂部。

  出示了身份的兩人想要調取這一份檔案,卻被告之權限不夠。

  “扯淡么這不是!”賈仁當場就發飆了,“老子,初等搜查官!查不了一個甚至沒有進化的異獸的案子信息?”

  郝孟眼眸深沉,給楊鳴打了個電話。

  十分鐘后。

  楊鳴回了過來,“J市是第八區,是暴熊馮寇的地盤,我只能查到你要的黑貓異獸的檔案已經被刪除了,刪除日期是十天前。”

  郝孟掛斷電話。

  同樣和靈魂有關、同樣是蘇醒、以第八區的身份參加考核、來第七人民醫院見雨人、第二天檔案被刪除。

  一個自殺,一個恢復正常。

  太巧了。

  郝孟是個從不相信巧合的人。

  “商九生……”郝孟瞇眼成縫,他盡力的想要避免,但卻繞不過這座大山。

  賈仁攤了攤手,“咋辦,不管你要查什么,線索現在都全斷了。”

  郝孟轉身就走,“回第九區。”

  ……

  第八區,K市,鎏金大酒店。

  寬敞房間里沒有開燈,僅有外面月光照進,有個男人坐在中間的靠椅上,背朝落地窗,輕輕搖晃玻璃杯中的猩紅液體。

  “刷……”

  輕微破風聲響起,男人身邊出現了個拄著拐杖的老人,他干枯瘦削的臉龐上,疤痕顯得尤為猙獰。

  第八區,最高戰略部部長,中等搜查官,暴熊馮寇!

  每一個中等搜查官,都是乙級中的超級強者!

  論實力,論名氣,論資歷,搜查官都是同階中無敵的存在!

  即使是風刀秦考、楊鳴,論影響力和戰斗力,都很難和中等搜查官相提并論!

  皮膚雪白的男人平靜問道:“怎么了?”

  馮寇緩步走到玻璃窗前,緩緩道:“三個時辰前,我底下的人傳回一則消息,有兩個人去往第七人民醫院探望胡九薇,并辦理手續帶走了她。”

  男人淡淡問道:“誰?”

  拄杖老人回答道:“第九區異人,郝孟,第一區異人,初等搜查官賈仁。”

  商九生將杯中液體一飲而盡,臉龐呈現對稱的兩級分化,一者淡漠,一者邪魅,一道和先前完全不同的聲音傳出,“又是那小子,趕緊殺了吧,省的夜長夢多。”

  “他是柱石級培養合同的人才,貿然殺了他會引來多大的風波?”

  “你也怕這些?”

  “喬悲,你腦子還是一如既往的愚蠢!”

  ……

  兩道不同的聲音一直交流著。

  站在玻璃前的馮寇置若罔聞,過了一會,商九生慢慢起身,聲音恢復正常,“馮寇,在下三區邊界線派人守著,一旦那賈仁離開下三區,就地格殺!郝孟的話,由我來處理。”

  老人淡淡點頭,拐杖點地,一步一步離去。

  男人坐在椅上,身子輕微搖晃。

  屋內再次寂靜無聲,他習慣這種一人獨處的安靜,享受孤獨。

  離群索居者,不是野獸,便是神靈。

  “問世間誰人無憂,唯神仙逍遙自在。”

  “大羅神仙居于大羅天,不老不死永生不滅,仙境極樂無所憂愁。紅塵凡人居于地界,順生應死繁衍不息,得失苦樂情欲交熾。”

  “我是商九生,我不止活九世。”

  “我要長生,我要永恒。”

  “我,終將是這世界的神靈!”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極夜之下更新,第十七章 加注免費閱讀。https://